中西合璧园

脚踏东西文化,手写天地真情
正文

常春藤大学的“蠢羊”们(转)

(2017-12-19 15:19:17) 下一个
岂止是“优秀的绵羊”,他们还是货真价实的"蠢货" — 论美国长春藤大学培养”批判思考“的神话之破灭                                   
2016-09-08 周立伟 善恩英文名著精读 善恩英文名著精读

【导读】

“批判思考”是美国教育,尤其是美国大学的标签。但事实是否真是如此?美国大学生,尤其是美国最顶尖大学的学生的批判思考能力到底如何?作者根据其自身的亲身经历,结合对当下美国时事之分析,提出了他的观点:美国最顶尖大学其实非常缺乏“批判思考”的土壤,师生们都非常缺乏批判思考能力。

作者认为,美国在过去8年里,综合国力全面衰退,和执政的民主党执行的极左政策不无关系。而精英知识分子没有调整他们一贯的左翼立场,依然盲目地支持民主党的左派政策,在这个时代最关键的时刻,没有表现出知识分子应有的反思精神。

作者进一步认为,学校,尤其是大学,可能根本上是自由主义的乐园。培养真正具有批判思考能力和独立精神的学生,这个责任可能还最终要落到父母的身上。


——————————————————————————————————————————————


优秀的绵羊们有批判思考能力吗?
 

美国前耶鲁大学历史老师William Deresiewicz写了一本名为“优秀的绵羊”的书,对存在于美国顶尖精英大学毕业生之中的自私、道德力量和勇气的缺乏进行了生动的刻画,深刻的分析以及酣畅的鞭笞。感兴趣的读者,可以购买来读一读。亚马逊和淘宝上都有卖。书的英文名叫Excellent Sheep。


坦率地说,我对此并不以为然。因为我本来就没有对这些精英大学生的道德水准抱有多高的期望。我认为谋求私利是人的本能。高等教育早先是最精英的贵族阶层为治理天下而做的准备,现在已经完全变成在现实世界里求生存求发展的手段,我认为当一只“优秀的绵羊”也无可厚非。问题是,这只“绵羊”是否真的优秀,他们是否真的具有美国教育传说中精心培养的“批判思考能力”?这个是我特别关心的。



批判思考能力在当下这个时代比任何时代更重要


毫无疑问,批判思考能力在当下这个年代比任何时刻都更重要。人类文明的发展已经到了一个非常奇妙的时刻:一方面,科学和技术空前发展,人类面对自然界的能力达到空前高度;而另一方面,存在于人们思想之间的鸿沟却越来越深,源于思想的冲突越来越激烈,人类解决内部争端的能力其实是在减弱。无论是美国两党制的基本失效,中间派丧失殆尽,还是支持转基因和反对转基因的群体各说各话,无法进行有效沟通,又或是伊斯兰教对非伊斯兰文明频频发动圣战式的恐怖袭击,世界永无宁日,这一切都彰显当前人类的意识形态之争。在这样的一个纷繁复杂的世界里,去伪存真的能力,在争论中愈发接近事物的真相的能力比任何时候都重要。否则,同样一个现象,不同的人分析得出不同的原因,进而采取不同的措施,那么导致的结果则是南辕北辙。例如,面对美国日益严重的枪支暴力,左派认为这是枪支泛滥造成的后果,应该遵循民主党的理念,加强枪支管制。而拥枪派认为,美国的枪支暴力和低收入群体的经济和社会地位日益恶化直接相关,而这一切都是由民主党对非裔采取的“福利豢养”政策有关。解决的根本之道是帮助少数族裔脱贫致富,找到向上的通道。而做到这一点,首先就要打破“福利豢养”政策,鼓励少数族裔自尊自立自强。



奥巴马的家乡-芝加哥-的枪支暴力的施暴者和受害者大多数是非裔和西裔


坦率地说,我对知识分子和学校教育能否解决某一时代最迫切的任务这一问题是持悲观态度的。看看盛产前卫思想的法国吧。当学者们在各种“解放”、“平等”中争论地不可开交时,他们突然发现穆斯林移民们已经永远地改变了他们的国家,而巴黎圣母院快要变成清真寺了。那美国呢,美国在过去的几年里又发生了些什么了?
 


 

美国左翼政策全面失败

一个毫无争议的事实是,美国的综合国力在奥巴马当政的8年里,全面退缩了。最直观的表现是,美国的联邦政府债务从8万亿美元增加到近20万亿美元的国债。原文见:http:/www.statista.com/statistics/187867/public-debt-of-the-united-states-since-1990/
 


我们注意到,美国的联邦债务增长最迅猛的时间,正好是奥巴马执政的8年。共和党总统小布什执政期间,美国联邦债务从最初的5万亿美元增加到8万亿美元,增量是3万亿美元。需要注意的是,在小布什任内,美国发动了911恐怖袭击以,并随后发动了伊拉克和阿富汗两场战争。而民主党总统奥巴马执政后,美国的联邦债务从最初的8万亿美元增加到了当前的近20万亿美元,增量将近12万亿美元,超过了他之前所有总统之和!并且,请注意:奥巴马结束了伊拉克和阿富汗战争,并且没有发动任何大规模的对外军事行动。


请大家注意,20万亿的联邦债务,虽然本金不用立刻还,但利息还是要付的。按照当前的利率水平,美国联邦政府每年用于付息的资金在4000亿美元左右。这接近于美国2016年的军费开支了。


更搞笑的是,奥巴马政府出于民主党一贯的人道主义理念,广发福利,大力扶持弱势群体。但这非但没能提高弱势群体的经济地位,反而进一步扩大了贫穷和贫富差距。关于这一点,没有什么数据比靠政府食物券的发放数量更有说服力的了。


我们注意到,从奥巴马政府执政开始到现在,依靠食物券过活的美国人几乎增加了一倍。


而少数族裔美国人的家庭资产水平呢,看下图。


我们注意到,在奥巴马执政期间,黑人家庭的资产水平呈现出持续的衰退,并且和白人之间的距离越来越大。但非常搞笑的是,同期,黑人的失业率降低了。


看到这里,学过经济学的同学们都笑了:如果所有的黑人都因为拿到了食物券而不去找工作,理论上失业率就等于0(不明白的自己去度娘失业率的定义),可这样的失业率又能说明什么呢?奥巴马执政的8年真相其实很简单:民主党为了争夺弱势族群的选票,滥发福利,鼓励了人们的惰性,从而让很多人根本不愿意努力找工作,因此失业率降低,但收入水平和家庭资产水平都统统下降。


问题的根源,在我看来很简单:民主党的执政理念。过份强调人道主义和人人平等的理念(部分是源于选票的需要),在社会保障领域的“理想主义”让美国犯了“大跃进”的错误,给非法移民和低收入群体滥发福利,使国家的财政负担空前高涨,以致于一些高科技项目资助被裁缩。例如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的雄心勃勃的Constellation项目被砍,让很多科学家哀叹美国从此沦为世界三流航空国家。



遭奥巴马取消的美国Constellation项目


当然,除了上述经济领域外,还有大量的问题和民主党政策有关。例如全世界范围内伊斯兰极端主义的兴起,以及美国国内空前严重的种族对立情绪等等。


美国的顶尖大学依旧坚持其左翼的立场,未见任何反思

范仲淹曾说:先天下之忧而忧。如此危急的一个局面,美国的精英知识分子们,有没有表现出反思的精神呢?有没有检讨过他们支持的民主党政策呢?那些顶尖大学又都在忙活些什么呢?还是看图吧。
 



最近,美国顶尖藤校普林斯顿大学在推动人类平等上又迈出了“伟大”的一步:在学校的官方文件里彻底禁止使用带“性别歧视”的词汇。例如,freshman应该改成first year students,businessman应该改成business person,chairman应该改成chair person。多么了不起!


我们再看看,在民主党政策彻底破产的过去几年里,这些顶尖藤校又是如何分配他们对民主党和共和党的支持的呢?


如上图显示,在过去2年里,94%的长春藤大学师生的捐款流向了民主党。即使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希拉里是一个公认的腐败的化生,这种倾向未曾改变过。这是为什么?



 

大学生来具有自由主义立场,但其其固步自封难以接受

倡导男女平等,倡导世俗化和宗教自由,倡导全球化,倡导无政府主义,倡导废除死刑和人道主义,倡导同性恋合法化,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在任何一次民权运动的背后,都有大学的参与。因为本质上,知识分子都是一群理想主义者。他们对于世界怀抱着理想主义的看法,并按照这个理想的模式去努力改造着社会。所以,美国的知识分子绝大部分都是自由主义者,民主党理念的信徒。


正常情况下,这无可厚非。自由派和保守派,或者说左翼和右翼,就好比一只鸟的两个翅膀,谁都不可或缺,更无所谓对错。但当下的美国,稍加观察,就会发现左翼的政策彻底破产:无论是居高不下的政府债务,还是日益萎缩的中产阶级,还是弥漫于社会底层的绝望情绪,还是猖獗的枪支暴力,所有这一切几乎可以归结为一点:失败的民主党的极左理念和政策。


我认为,除了天生悲天悯人的自由主义情怀,知识分子更应有反思能力和反思精神。正如左翼和右翼应该学会自我调整才能保证飞鸟的平衡,同样地,一个国家的左翼和右翼也要学会反思自己的理念,甚至重新评估自己的立场,才能保证国家在左右摇摆中沿着中正之路往前走。遗憾的是,当下的美国这群精英知识分子,在美国因全面左倾导致严重的后果时,没有表现出我们期待的批判思考能力和反思能力。这也是耶鲁大学校长在开学典礼上要求同学们“审视对方的观点”的原因。显然,这不是一件容易做到的事情。



90%以上的哈佛教师支持民主党理念


实际上,对于“百无一用是书生”的这句话,我是早就心有戚戚了。知识分子往往容易犯理想主义和幼稚主义的毛病,他们拥护的政策,也常常难以适应这个复杂而现实的世界。我接触过的多位美国常春藤大学生和老师基本都是这个模式。美国著名的保守主义时事评论员就曾说过一句话,我宁可把美国政府交给波士顿电话号码目录表上的前400位人,也不愿意将之交给哈佛大学的老师。但时下美国大学言论自由之缺乏,思想之僵化,确实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虽然美国大学的教育水平依旧领先,但我们有必要调整我们对于学校教育的预期。期望美国大学培养批判思考能力?还是算了吧。这也提示我们,美国长春藤大学没有那么神乎其神。也许我们用更加平和的心态去面对孩子的教育,更加坦然地面对所谓”名校“的光环,更专注于教育本身。



美国著名的右派保守主义知识分子William Buckley


 

自由之精神,独立之思想。。。纵然再难,依然值得我们追求。作为父母,我们经历了社会之复杂,饱览了人性之微妙,我们依旧对生活充满热情。所以,我们其实比象牙塔里的老师更有资格教育我们的孩子。我们应该把我们的体察感悟分享给我们的孩子。毕竟,校园可能永远都是自由主义教条的乐园。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露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蓝天白云915LQB' 的评论 : 谢谢光临!
蓝天白云915LQB 回复 悄悄话 好文。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