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觉晓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今年读的书写的字穿的鞋

(2022-11-08 06:58:15) 下一个

12月30日

12月21日

还一套《朱雀城》。搭地铁去参考图书馆借了两本书,萧军《延安日记》,香港牛津出版社,品质保证。《鲁迅全集》13,书信集。翻此书第二封信是写给萧军萧红,那是一九三年五年一月四日,那天鲁迅写了六封信,长长短短。回想我上周六写了两张贺卡上的信,便觉得累。翻萧军《延安日记》也是佩服日记之勤,日记与摘抄在一起,一本写真话的书。

12月20日

今年捡到一本英文诗集,八百多页,1983年第三版了,半旧,见下图左。

书角有dog ear,被我压平。此书收录的差不多从莎士比亚(也有他之前)到金斯堡(也有之后当代)的著名诗人的代表作。所以,我其他处读到英文诗,会去里面找有没有收录。

昨晚读《十扇窗- 伟大的诗歌如何改变世界》里面写到了奥登的“美术馆”,查良铮的中译,附原文。我读的稀里糊涂。今早翻我的“Norton”诗集,有这首,抄日记本,再抄中译,慢慢体会到了。“伊卡鲁斯”,我以前博客里写到,AGO也有一幅荷兰画家的。我被英文诗改变,从艰涩到喜欢。

12月19日

“哇!这又是您去哪里找来的项链哦?好复古特别。您的字好好看!虽然以前也看过,可再看到依然这样觉得。我看到后边才想说,竟然不是印刷体。”北京女孩小C回复我的。本来上周四叫她来包饺子,可是那天风雨雪,况且早上起来,我咳嗽几声,是前一晚吃了点辣。不过小心起见。她昨天就飞欧洲玩了。

我周六上午给她送家里有的冰冻饺子,大概有15只左右。又给她小礼物。她先提早送了。我老实坦白于她,帮了我大忙,我把她的礼物转送我家女儿。因为我头疼买礼物。今年我还没有为圣诞节花费一分钱呢,连给她的小卡片,是多年前淘来的二手Vintage。
 

12月15日

今年第38本书是《朱雀城》(下)。外面有大风有雨雪。宅家,连去买一袋面包都免了。也不去邮局寄信。摘抄笔记,也有笑。黄永玉是十足的“周伯通”,笔下的凤凰风土人情好看,而且能够让人深思。

读书,是用眼睛听一场文化讲座了。

12月14日

(重读董桥《一纸平安》,《夏先生》篇,原来不是我下面提到的北京人夏先生,是上海人,姚克朋友,董桥香港认识他。特此改正。2023年1月24日)

“读书乐趣不外一叶知秋,腹中有书,眼前的书不难引出腹中的书,两相呼应,不亦快哉。”今天我在三年前笔记本读到抄过的句子,不是出自董桥,他听夏先生说的。夏先生是夏承楹,笔名何凡,《城南旧事》作者林海音的丈夫。我夏天在博主项狄博客里也读到,她看来的记录。可是那时我想不起来自己哪里读过。昨晚翻笔记本,读到一乐。笔记本是我博客最早的读者之一四年前在上海送我的,我三年前写完,摘抄为主。

12月13日

读书三余“冬者岁之余,夜者日之余,阴雨着时之余。”今天还何伟的《甲骨文》。

昨天收到小C姑娘圣诞礼物与贺卡。一早微信句子——

破洞的羊绒衫可穿出静气
过时的皮包要背出文艺范
所有的礼品不敌字的质地
尽显温柔的是对书的情感

12月4日

多伦多大学东亚图书馆借的。我的小朋友小C帮忙。这本中文版比之前的英文版要详全。

今早等友邻在Tim 家小聚,终于读完了这本,无限感叹。对比所有读过的此类作品里,最为动情的部分,是文学的陪伴铸成一位归国学者在困境里的一道坚不可摧的隔离高墙,保持了内心的宁静,是哈姆雷特、杜甫、狄兰·托马斯(Dylan Thomas)。


~~~

29日,来回万步,在AGO读书,有人聊天,她自我介绍叫Ruth,本地人,会员。她带表弟来,赞我把美术馆当living room。我说你们坐二楼喝咖啡很不错。她接受建议。我今天把AGO当书房,主要是周二人少,我来回锻炼,奖励自己顺路在大龙凤吃芋头糕、可颂、咖啡,$3.7。我戴女儿的旧帽,“男朋友”的旧夹克。穿男朋友的衣服,是书里学来的法国时尚。

以前读过中文名字何伟的《江城》和《寻路中国》,这本《甲骨文》是台湾竖版,大陆出版不了。几本书同时读的好处是减少疲劳。

11月28日写了一首诗,摘第一节如下…

十一月二十七日晚六点四十分
穿着他八十年代的黑色皮夹克
他帮我竖立领子
戴上三十年前的黑色围巾
摩卡颜色的皮靴套着黑裤
拉起的连帽衫掩住我的短发
右手把一罐蜡烛放进口袋

~~~

昨天26日拿到这套书,我让看见此书的那家图书馆转到我家近的图书馆。多伦多公共图书馆服务方便读者。

“人格,有的时候是自己的文章培养出来的。”黄永玉八十岁后写的《朱雀城》里的金句。

早几年就知道这本小说好看,上周四走去接厨师长下班,经过离唐人街近的图书馆中文部借到了上中下三册。很久没有读到好看的中文书了。序言里那句“家数虽小,亦足享回旋之乐。”有倪瓒容膝斋气息。

读中文,一马平川之乐。不必查字典了。

~~

~~

读过《Cabbagetown》,才认知原来有错误的地方,它不是单一爱尔兰移民集中区,书里的Carbbagetown也比现在提及的要小。

因小D的缘故,读一本与爱尔兰有关的书,再接着大萧条气氛,借了这本《Angela’s Ashes》。

~~

我读完《Cabbagetown》,小说讲的是上世纪大萧条时期,住多伦多东区贫民窟Cabbagetwon的几个年轻人的故事,主角是Ken。Ken的父亲在一战结束回来没有多久,抛弃了妻与幼子。母子相依为命,母做清洁女工,后酗酒。Ken中学毕业,那时的穷人孩子,十七岁便做工。大萧条爆发,很快失去工作,靠救济金。Ken走过弯路,跟从一起长大的小伙伴去偷窃被捕,后因法官同情当时的经济情况而没有受罚。Ken在那样的环境下,坚持读书,读了大量的书。在参加集会游行的过程里遇到给他读书、人生指导的前辈。Ken的初恋女友为了生存去做住家保姆,后来意外怀孕,又走上歧路。她是不甘于做女招待赚小钱。作家对人的选择,包括Ken另外的小伙伴的故事没有下评判,读者自己思索。

Ken做过Hobo,搭上火车,去西部找工,也去过美国。Ken不信仰共产主义,但是参加西班牙内战的国际纵队。从这本书,我对大萧条时期的Hobo,有了解。那时期的工钱、物价等细节都是不可多得的看点。

此书出版于1950年,作者Hugh Garner生活在Cabbagetown,所以能够挖掘出这个社区里的烟火气。Ken虽厌恶自己的家庭环境,但是没有抛弃母亲,他对母亲怀有感情。小说里,男性长者称晚辈男孩“son”,很有亲情感。邻里之间,更是远亲不如近邻。

还有最后几页《Women in Love》在读。现在,会上午去图书馆读。

旧羊绒衫穿出洞洞好几个,再套上亚麻衬衫,像罩在夏天的树荫下。已经下过大雪,冬季顶着白色王冠如约而至。我的内心永驻的春天,任凭窗与墙隔离。门户清寒,书香微暖。

~~~

我现在连留言评论都要克制。我喜欢抄书,如下——

“Dr. Samuel Johnson 评论,他说最喜欢将他人降格的人,其实是在私底下抬高了自己。”

 
1968年张爱玲在给於梨华信里说,“我到台湾去的可能性不大,台湾有许多好处都是我不需要的,如风景、服务、人情美之类。我需要的如privacy,独门独户,买东西方便,没有佣人,在这里生活极简单的人都可以有,港台都很难……。”
1974年5月13日张爱玲写给庄信正的信,“我母亲在英国工厂做过工,不像我手笨脑子慢,但是一直非常羡慕中国人在海外能这样的。”
 
张爱玲的母亲晚年在伦敦工厂做女工,六十多岁,自力更生。这才是名媛的独立与坚强。
 
我也抄过博友的好句子,比如舒啸的译诗,暖冬的一句英文,抄过。
昨晚散步,雨后的红枫,厨师长大手拉树枝,教我那个角度拍。
 
今天厨师长与我时隔三年,去ROM。厨师长回家就读书,他发现读书很重要,我给他讲解。
 

我原来穿Blundstone短靴,二十年穿破三双。现在有两双不适合雪地穿的黑色短靴,但比较时尚了。一双是西班牙品牌Stuart Weitzman。一双就是本月常穿的,六年前厨师长看中的美国牌子Vince Camuto。记得是半价拿下,税后七十左右。开始觉得挤脚,现在走万步还行。

我观察过八月底蒙马特高地见到的巴黎女人穿着,临近两桌女友相约喝咖啡,四个女人里两个穿皮短靴,配裙子或牛仔裤。
 
我的衣服不多,耐穿。比如那件旧BR羊毛背心,有破洞,而且洗后宽松。破洞更波希米亚了。我单穿,或里面加进衬衫。我今天仍然穿着,里面是夏天穿到深秋的亚麻衬衫。我去小希腊时,穿结婚前的呢裙子。
 
我在城里行走,没有觉得自己是乡下人。“乡下人”不含歧视意味,而是“Out”的意思。特别是北京女孩小C很肯定我的穿着的质地,不容易,得到下一代的肯定。
 
有博友问我牌子什么,我不爱买,所以真的不清楚。我只是熟悉几个常识牌子。
 
随身带小本子,记下句子。之前有人不相信我会每天读圣经。是的,我上网,但是一直坚持读纸书,每天。圣经里的句子,我边读边思考。厨师长打电话来问“私秘”,私人秘书,最近哪天加班的。我翻日记,小小的字是草木灰。
 
 
我上周日与龄龄去的日本风格咖啡店,前日我们结婚周年纪念日,我一个人去了,厨师长不喝。所以后来我在AGO等他下班,看五楼特展。这样特别方式,我自己都喜欢。烛光晚餐,在我看来毫无新意。
 
~~
 

“在抽疯般的狂笑中,他们尊敬地看看他们的英国客人。”(网络上中文版翻译)

中译漏了“the elect ”,出自圣经里的“选民”。劳伦斯写时在一战结束时,这句是德国人对英国人的看法,意犹未尽的。英国人当时也是以“选民”自居。这种类似“The elect ”写法,在其他作家里也会用到。

“选民”最早是旧约里指犹太人,上帝的选民。我觉得读英文文学,圣经很重要,旧约新约英文版都要读。多伦多大学比较文学博士课程就是一句一句读圣经。我现在每天还是坚持读,我已经读过中英文版了。

Munro小说里也有过不少出自圣经的典故。

~~

上面是我读劳伦斯《The Women in Love》时,想到记下,发给朋友邮件。

今早去在我的摘抄本找到了哪篇Munro 用“the elect”。我记性还不坏,好记性不如烂笔头。是《Friend of My Youth》。Munro小说里写到的是来自苏格兰的移民,他们是The Cameronians。这个教派我从来没有听见过。

今早先读2 Timothy第二章第十句,保罗用到了“the elect”。

~~

本来写的大段感想不小心被删去。就不费时间再多写了。抄自己的:)

我给上海朋友的微信—


The Bookshop是你翻译的吧。刚才翻读书笔记。133页,”if you’re down in the mouth think of Jonah— he came out all right.” Jonah的故事来自旧约《约拿书》(Jonah)。Jonah 在被大鱼吞之后,在腹中三天三夜。比如之前去美术馆看的西班牙帝国特展,有一只陶瓷盘上面有Jonah与鱼。
 
我现在读英文书,读到我看出是“圣经体”句子,会特别开心自己的发现。
 
对了,The Bookshop书里用到传统儿歌,再改动。这种写法,大概深受T.S.Eliot 影响。他的诗“The Hollow Men”就有改变儿歌。我喜欢他的诗,疫情里的收获。
[ 打印 ]
阅读 ()评论 (32)
评论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谢谢默默。你可以选择穿半身裙配短靴。配好连裤袜不会太冷。而且有时穿裙子人也精神的,拉长高度,然后你的短靴就显山露水加分了,人的目光落在脚腕上,不会在腿。在北美,华人基本没有特别胖的,你真不用担心。
什么纪念日呀,是我一个人搭台唱戏玩了。厨师长配合一下就不错了。
陈默 回复 悄悄话 错过了你们的纪念日,补一个祝福~好在觉晓不是外人,心里也早就把厨师长当老朋友了,不管他认不认。

SW的靴子我没穿过,前些年很时髦的。我有她家的中跟鞋,现在不去办公室上班,早就打入冷宫了。我很喜欢穿短靴,深秋初冬穿着很舒服,包着脚面也显得利落,有英威之气。不过我腿粗,很少穿紧身裤,靴子也是藏在直筒裤或牛仔裤裤腿里,露不出来,可惜了~

觉晓这两身都很优雅好看。“穿结婚前的呢裙子”,也要把我气得不看了~确实太拉仇恨啦!还喝咖啡吃甜点的,怎么还那么苗条。不服气不行呀~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谢谢码农。办公室工作大概比较需要运动。我的工作让我走动更多,所以,我不敢全退休,或许还是要为一点零花钱工作。
碼農學寫字 回复 悄悄话 “穿结婚前的呢裙子。”读到这句,就赌气不看了。太不公平啦!我生完一个,胖10磅,现在更惨,呼吸喝水也能胖。呜~~~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很高兴立冬后迎来暖冬。这句是我昨天翻摘抄本找出来的。记得我说过,你博文中文后面附的英文,很有学院派味道。比如那篇写莱卡相机的英文也是。可惜你现在关闭,我不能再去找。我们的精力有限,读书却可以带我们多思考。心理学的书我倒是不读,但我爱读用心理学描写的小说。如果你读Munro小说,比如那本Progress of Love,写三代人的关系,里面有深度。
鞋子,我没有几双,不是特别讲究品牌,而是,懒惰人觉得品牌的质量保证吧。
祝暖冬快乐!我要去做点家务,吃早饭,与友邻喝咖啡。
暖冬cool夏 回复 悄悄话 接到鸡毛信,我飞奔而来,看到觉晓工整秀气的字很亲切,突然发现还有暖冬的句子。"这是我写的吗? 写得还不错嘛:)) 现在可能都写不出来了。" 谢谢觉晓把它抄下来,要不然我自己都忘了。是不是我后来改了,你说不如原稿好那一篇?已经记不太清了。这不重要了。
觉晓的读书单子很长啊,我现在读的最多的还是杂志,最近也读了几本心理学方面的。要向觉晓学习 多积累!
另外,你们都穿名牌靴子,我跟着涨知识了。我自己不穿,可以给女儿看看。
觉晓周末快乐!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谢谢老皮卡。言之有理。做个干净整洁的乡下人。并祝周末愉快!
今天看了电影《西线无战事》。
laopika 回复 悄悄话 上海人看所有外地人都是乡下人,如今看海外回来的人也为澳戆、美戆,嫌人家穿着土,其实是暴发户心态:),所以我们做个乡下人也蛮好的,踏实:)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我没有买过新的BR,都是二手。想一想我是很节约,除了冬衣那件鹅。后来”鹅毛”满屏。一晃五年。我还好好的。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七月,那两句英文是受你贴影响,看见有“身体部位”的句子抄下。
PeonyInJuly 回复 悄悄话 我就这么粗心,又回来看, 才读了你关于衣裙的分享。 BR是banan republic? 我发胖以前也曾经穿过这个牌子。 现在还有几件没舍得给人的”精品“,等我恢复到理想size,再穿:)
送给女儿的鞋子, 我都是发照片给她,她喜欢的, 才下单。 你推荐的这个Blundstone,我越看越喜欢,刚刚下了单,同款两个号码,总会有一个合适,不合适的可以退。
SW是比较贵,但是高达5000人民币的可能是那款knee high boots,曾经特别火。 我的都是夏天的款,原价都在200多刀,打折(40% off)到100多时买的,不舍得随便捐出去,除了两双穿过,还有至少六双在盒子里没动过。如果能给懂它的亲戚朋友倒也不错。 我就再等等。
PeonyInJuly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觉晓' 的评论 : 先赞一下英文句子!不为考试不为分数而认真学习,那是真的爱学习啊。 赞你的精神!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我不能复制再贴。所以,啰嗦一下,那两句英文是应该加引号,书里读到。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七月,如果你送艺术家女儿,送Blundstone的磨砂感款,麂皮感的,Rustic味,咖啡色,非常艺术家范。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哈哈。汇报两句英文——
Your relatives and friends would all give you the cold shoulder, and you’d have nowhere to go.
You know how hard it is to get back on your feet.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穿衣更要有自信心吧。我认识的小C姑娘,上次说我喜欢就行,不管朋友喜不喜欢。指我带她去买的三样vintage衣裙。我傻乎乎问她穿出来时朋友喜欢吗?
有一双好鞋子,成功了一半。牛仔裤永远不过时。只要看看Jane Birkin,曾经的巴黎Idol,年轻时多瘦,现在老年发胖,但出场一件白衬衫,一条牛仔裤,仍然压得住,气场是自信心这个打气筒出来的。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我昨晚看了泥巴网站的英国电影《斯图尔特:倒带人生》,辛酸的成长故事,但是拍的不错的。很让人思考街上的流浪汉身后,可能有比泥巴更烂的不可见底的深坑。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SW很贵的,如果你没有穿过,新的,带回国送亲戚应该很不错。我听别人讲过一次,国内要五千一双。我这双还是捡漏以前雇主,她挤脚。我自己大概不会舍得买。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七月,一景也有Blundstone,登山也穿它。我的三双穿到底坏,放在人行道,都很快被捡走。可见它受欢迎程度。现在我倒是没有,想着有的鞋子穿就行。
但是原产澳洲的第一双质量最好,后两双是泰国产,有区别。
PeonyInJuly 回复 悄悄话 对了, Vince Camuto的靴子比较时尚, 我给女儿买过,她把那双靴子一直穿到破,去中国的时候她还让鞋匠给补了根。 当时家里亲戚都要给她买双新的, 她不肯。 最后回到美国, 我又给她买了双一模一样的。 哈哈。 我自己没有穿过这个牌子。看来你喜欢的牌子都比较年轻时尚啊。
PeonyInJuly 回复 悄悄话 仔细看了Blundstone靴子的reviews, 它的优点是,不像Dr. Martin那么重,虽然也有防水防滑的功能。 正是我需要的。 太完美了! 谢谢推荐。
PeonyInJuly 回复 悄悄话 再说说裤子,细长且直的腿,肯自觉相反的腿型,肯定要以掩盖为主。 今天我开始在走步机上练,等哪天有点信心了, 我也整条好看的裤子:)
今天边走步边看iyf的电影,“独行月球”, 喜剧。 还不错。
PeonyInJuly 回复 悄悄话 我曾经有一阵特别粉Stuart Weitzman, 囤了他家不少flats和小坡跟, 当时为了去大城市参加会议穿。 最近在断舍离,许多没有上过脚的准备处理掉。 有双SW的靴子, 样子好看,可是感觉不透气,而已不如Ugg舒服。 我图片里的红黑boots是Bos & Co牌子的,试穿了10分钟,也感觉不透气。你的Blundstone我以前没有试过。 刚刚查了我喜欢的网站,有这个牌子。 这就去找找适合我们这里的。
PeonyInJuly 回复 悄悄话 哈哈, 看到靴子啦! 谢谢分享!
你的大丽花照片拍得很艺术, effortless artistic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那是大丽花骨朵掉下,我捡来开的。弗朗西斯回来第二天修剪他的花枝。第二多是我从箩筐里拿出来的。今天还是好天气。我得走走。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酒绿。等我读完写几句。昨晚读到他们去Museum,就是ROM,写到中国展品,二楼的蜘蛛昆虫馆。都特别亲切。
我们因为刚去过那边,还是相对干净的居民区。
我今天醒来脑海里是“寒武纪”。哪里来的,是Munro小说里出现过的英文。哈哈,好久前读的,现在才回光返照。
厨师长与我相处是黑板上的班风四字“团结、活泼”。那种“严肃、紧张”不要。
昨晚洗碗半中,女儿来视频,之后我又上网,厨师长盯着我洗碗去。我说边洗边玩。把洗碗都分出上半场与下半场。
酒绿春浓 回复 悄悄话 看到你书桌上的花,也想起我在前院摘了一朵玫瑰花,很感恩进入11月了还有玫瑰花。
酒绿春浓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觉晓' 的评论 :
你说的College和Cabbage Town都是我熟悉的地方,曾经住在Cabbage Town,也很喜欢那些维多利亚式房子。这几年Cabbage Town萧条了一些。最近手里有一大堆书要读,感觉有点压力了。

我也喜欢在城里逛,今年夏天还去了Cabbage Town和附近的街区,有点物是人非的感觉。

结婚纪念日快乐~~~你家厨师长是个疼你的快乐的人,喜欢看你写他边做饭边碎碎念的样子。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酒绿。昨天我们结婚二十五周年,我带一本书去韩国城那家女儿带我去过的咖啡店读几页书,喝一杯卡布奇诺。再继续走到College,逛三家小店,日本艺术家新开的花店,多年的旧书店和定制帽子店,也是老店。再走到AGO,等厨师长下班过来汇合。今天去图书馆读书了。
在读的这本Cabbagetown,讲大萧条时期这个区青年的挣扎。我把书里提到的时薪,一场电影35分,诸如此类,抄下来了。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谢谢酒绿。我读《Pride and Prejudce》和《Jane Erye》,也都听过,有的章节反反复复听。但是听在我只能算作辅助阅读。我仍然要读字的。比如,我给我搞翻译的朋友指出她译的那本《书店》,,原著里,“small”,是作家喜欢用的词。
酒绿春浓 回复 悄悄话 像你这样认真读书,认真做笔记的人,可能不多了。

曾经也试图读圣经,英文版的,没继续下去,汗~~~
酒绿春浓 回复 悄悄话 我最近读【Alexander Hamilton】,作者是Mr Ron Chernow。应该是精读,读第一遍时查字典,然后边听边读。很有意思的是,当眼睛跟字相接触时,有些时常说的词汇居然有点陌生。更有意思的是那些常常使用的(用电脑打字常用的)中文字,居然也忘记了很多。感觉人类大脑被电脑钝化了。
[1]
[2]
[尾页]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