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玉子

云游四方,一路风尘。云烟人生若白驹过隙。随心所欲地涂鸦乃人生之梦。静心赏音乐练瑜伽玩博客走世界,也是一种修炼。

申明:本博客所有博文皆为原创,本人保留著作权。禁止一切商业化转载及盗用行为。
正文

南美行(34)秘鲁:“南美罗马”库斯科 快乐玉子

(2018-12-21 04:28:05) 下一个

南美行(34)秘鲁:“南美罗马”库斯科

快乐玉子

“进库斯科了。”导游说。
海拔3700米的库斯科古城有“南美罗马”之誉。当年泱泱大印加帝国的首都,美洲古印加文明的发源地。如今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定为世界历史文化遗产。
“库斯科古城聚集了印加帝国无数奇珍异宝,人人眼馋啊,”导游接着故事。“西班牙人英国人法国人美国人,你抢我夺。昔日印加帝国的宝贝,如今流落在世界各地著名的博物馆里。唯独美国总统奥巴马上任后,毅然决定将美国抢走的印加文物还给库斯科。坐好事的人不会被人忘记,库斯科人由衷地尊敬奥巴马。”
世界上有几个抢了人家东西还肯归还的?库斯科对奥巴马的敬意隐含了内心多少无可奈何的悲哀。
车停在库斯科武器广场(Plaza de Armas)一个叫那纳玛(La Relama)餐馆前。安第斯高原最后的午餐。
餐馆小楼颇有几分像中国川贵高原木结构建筑。导游不是说,印加人的祖先来自中国蒙古吗?看这雕花的木质小楼和红彤彤的砖瓦屋顶,竟生出似曾相识的亲切乡情。
来一杯库斯科本土紫色玉米打成的特色饮料qiqimorada,纯正的玉米甜香。再来一杯Pisco sour 酒,威士忌酒加柠檬调制。酸酸辣辣的,秘鲁特产酒。
清清淡淡的蔬菜汤,居然有上海人爱吃的蚕豆仁,无花果做的果菜,清爽可口。印加人的口味怎么会象中国南方小菜?
当地人吹起萧笛,欢快的旋律中游人禁不住踩着音乐节奏起舞。
刚才还是阳光普照,转眼,天空飘起乌云,赶紧去逛逛武器广场。
在印加语中库斯科意为世界中心,而库斯科的城市中心就是武器广场。与我所见过的其他城市的武器广场相比,其恢弘不凡独占魁首。
导游Stephen介绍说,武器广场见证印加人肉体和灵魂被征服的不幸史实。当年印加人口数十万,西班牙入侵者才数百人,双方人力悬殊太大。印加人对远道而来的客人极尽热情。西班牙人却从欧洲运来沾染天花病毒的衣服,在太阳神庙前发送给印加人,天花病迅速蔓延成灾。结果可想而知,真诚善良的印加人被口蜜腹剑的殖民者以龌龊下流手段控制了。古老的印加文明和殖民地时期的欧洲文明在武器广场展开一场生死厮杀。
就在这块土地上,殖民者摧毁了代表印加精神的太阳神殿庙和印加帝国皇宮,替而代之的是西班牙人的宏伟壮丽的大教堂。他们企图彻底磨灭昔日印加帝国的痕迹,从精神上完完全全控制被殖民者。
命运弄人,殖民者最终也倒台了。时世风云数百年,无论是代表印加文明的大石建筑遗迹还是殖民统治者的华丽教堂, 都不可避免地被淹没在滚滚向前的历史长河。
地陪导游凯柔(Caro)说,“武器广场的教堂中库斯科大教堂(basilica catedral cusco)的前身就是昔日最宏伟最重要的印加太阳神殿Qorikancha。西班牙殖民者摧毁了代表印记人文明的神殿,却留下神殿的地基。大石建筑坚固稳定,完美的基石连殖民者也不舍放弃。”
走入库斯科大教堂,耀眼闪光教堂装饰让人眼前一亮。她是南美第二大天主教教堂。与所有教堂不同,这里的雕塑画框都镀了金,不少塑像用的是纯粹白银。真金白银啊!优质红衫木制作的神像底坐,雕刻着精细复杂的花纹。殖民统治者极尽奢侈豪华。可惜教堂内不允许拍照。
秘鲁矿产资源丰富,白银世界储量第一,黄金第三。教堂里最大的二座纯银神像雕塑,一座用银1250公斤,另一座500公斤。
地陪凯柔说,我母亲是印加人,父亲信天主教。信神的父母从小教导我们,人应当辛勤劳作,决不能偷懒行窃。库斯科城市相对安全,因为人的行为规范来自神的信仰。
库斯科大教堂塑有诸多玛利亚的神像。凯柔解释说,库斯科青年男女大多相识于教堂或宗教活动,人们相信,唯教堂的女神能够保佑女性嫁得理想郎君,教堂牵手的婚姻离婚率很低。
看得出来,凯柔是虔诚的神之信徒。可我没有好意思问,她信的什么神,天主教的耶稣还是印加人的太阳神。感觉上可能是前者。
据史书记载,自西班牙殖民者踏上印加领土的那一刻起,为维护征服者的绝对权威,统治阶级开始对古印加人的洗脑。他们不仅摧毁印加人的神庙,更是强迫印加人信奉“人生而有罪”的天主教。他们要求印加人学习忏悔。连幼童也不放过。刚进学校的小学生就由老师带去教堂,匍匐于神像前祈祷忏悔。太阳之子的自尊自信被强制地洗涤一净。
读历史书了解世界的我对殖民统治的认识还有些似是而非。但库斯科大教堂那座雕塑却激起我未曾有过的哀思。
那是大教堂侧门的一组雕塑。高傲西班牙人趾高气昂地骑在马上。马肚下,印加人屈辱地跪伏地上,艰难地用自己的双手托起马的前蹄。
自以为高人一等的西班牙殖民者,其内心何其冷酷残忍。更不可思议的是这座雕塑冠冕堂皇地立在劝人弃恶扬善的大教堂。奢华的教堂,傲慢残酷的教堂守卫者。
望了一眼身旁无动于衷的导游凯柔,她也是印加人子孙啊。是无可奈何还是完完全全被洗脑了?或许已习以为常地认为被凌辱的只是罪人?
或许是我太敏感太理想化。纵观古今,弱肉强食胜者为霸,贯穿整个人类发展历史。这个印加人所承受的苦难只是美洲最古老帝国兴衰长河里的一朵浪花而已。
“看,画中的耶稣吃的是豚鼠。“团友们嘻嘻轻笑。
达芬奇名画《最后的晚餐》被印加化了。印加美食烤豚鼠被搬上神圣耶稣的餐桌,库斯科大教堂耐人玩味的杰作!
在感觉西班牙人摧毁印加文化那种强悍的力量时,我无时不刻地发现古印加文化的烙印。或许,这才是库斯科游人趋之若鹜的魅力所在。印加文明在西班牙殖民者血与火的征服中被摧毁了,但并没有被灭亡被遗忘,太阳的子孙在人类史写下的神秘灿烂一页被世人津津乐道地阅读欣赏。
走出库斯科大教堂,仿佛穿越数百年的岁月。
武器广场街心花园里,秘鲁民族民族解放运动英雄图帕克·阿马鲁二世(Túpac Amaru II)雕像高高地站在喷泉上。他手指远方,仿佛向世人宣告:殖民统治那苦难心酸的一页翻过去了。库斯科回到库斯科人手中。
广场上,库斯科人悠闲地在长椅上歇脚看手机晒太阳。游人东游西逛,好奇地寻觅古老文明的遗迹。
如果把武器广场比作太阳,周边的狭窄石铺小街就像太阳放射的光芒。这里到处留下古印加文明的痕印。小巷两边,砖垒土堆的彩色屋楼,不少房基的石块,甚至围墙都是古印加帝国大石建筑的遗物。安第斯高原地区地震频繁,多少墙塌地陷,唯印加人留下的大石块安然无恙。
逛着逛着,走进小巷深处。小街集市热闹嘈杂,一派生机勃勃的市井景象。穿校服的孩子们嘻嘻哈哈打打闹闹。放学归来时分,把个小巷挤得水泄不通。身着传统服饰的库斯科妇女来来往往。巷子里挤满小摊,蔬菜瓜果、小吃点心、日用百货,应有尽有。礼品摊前,各种羊驼制品、马丘比丘仿石、古印加雕刻制品等五花八门。游人们挑挑捡捡讨价还价,库斯科的特色产品悄悄地走向世界各地。
山区天气多变,下雨了,武器广场笼罩在淅淅沥沥的雨中。带着小巷的泥泞,我们告别库斯科古城。
傍晚,坐飞机返回首都利馬。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Californian 回复 悄悄话 这明明是西班牙风格,还有浓浓的南美殖民色彩,不知怎么被安上“南美罗马”?
五湖以北 回复 悄悄话 游历史遗迹,有一个合适的三观,不容易做到呀,节日快乐!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