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玉子

云游四方,一路风尘。云烟人生若白驹过隙。随心所欲地涂鸦乃人生之梦。静心赏音乐练瑜伽玩博客走世界,也是一种修炼。

申明:本博客所有博文皆为原创,本人保留著作权。禁止一切商业化转载及盗用行为。
正文

南美行(28)智利复活节岛的鸟人传说

(2018-09-19 17:08:56) 下一个

南美行(28)智利复活节岛的鸟人传说

快乐玉子


2018年3月18日星期日 晴

久违的鸡鸣打破黎明寂静。刚下过雨,树枝头草叶上水珠清凉晶莹。
教堂钟声敲起,一声声深长悠远。
云遮住了太阳,云层缝隙中透出的红霞仍炫人眼目。
一直想亲眼目睹复活节岛最大的拉诺考火山湖(Rano Kau),没想到她就坐落在离我们不远的拉诺考火山上。
沿海边小道徒步前行。通往火山湖途中,滴答几声雨,更显万籁俱寂。
雨过天晴。蓝天白云下的大海宁静无波,如镜的海面慢慢悬起一道彩虹。彩色的虹光在天空渐渐延长,如绸的虹带下浮出一座鸟形的小岛。她就是位于复活节岛西南面的莫图努伊岛(Motu Nui),拉帕努伊人崇拜的鸟岛。
算起来,海鸟才是复活节岛最早的生命,最初的岛上居民。
复活节岛流传一个神话传说。很久很久以前,岛上的祭司接到造物主神喻,去复活节岛附近的鸟岛吧,在那里,我会赐予你们赖以生存的食物。拉帕努伊人找到了,鸟岛铺天盖地的鸟蛋滋养了复活节岛一代代拉帕努伊人。在拉帕努伊人心里,海鸟蛋和海鸟都是神的馈赠、神的化身。
鸟岛的海鸟蛋带给拉帕努伊人生命的生机,拉帕努伊人敬拜鸟岛如般恭敬。
彩虹飘浮的鸟岛,见证拉帕努伊人对大自然的虔诚和他们世代相传的“鸟人”崇拜仪式。
每年八九月,海鸟飞到鸟岛产蛋后,拉帕努伊人便集聚海边举行一年一度“鸟人”选举。一声令下,各部落推举的选手奋力游到鸟岛,取回鸟蛋交给本族酋长。首位获得鸟蛋的酋长成为新一年的“鸟人”。新当选的“鸟人“顺理成章地成为小岛的主宰,被全体岛民当神明般供奉敬拜。世代相传的“鸟人崇拜” 支撑拉帕努伊人的信仰文化,辅助和维系岛上各部落间的秩序和稳定。
没有阴谋诡计没有血腥撕杀,拉帕努伊人以他们简单公平的信仰仪式,心平气和地完成了复杂的权利交替。
走过一座座石垒墙堡,来到古拉帕努伊人举行鸟神膜拜祭祀活动地点奥荣格(Orongo)。奥荣格位于拉诺考火山口旁,如今是拉帕努伊人“鸟人”祭祀仪式的展览馆。满墙画片和文字记录鸟人崇拜和祭典仪式的场景。
为铭记和重温先人的文化习俗,每年二月,岛上居民和游人共聚奥荣格,举行一年一度鸟人竞选仪式,今天的仪式已非昔日纯粹的神灵崇拜,而是对传统文化的缅怀和传承。现代拉帕努伊人更多接受欧美文化和精神文明。岛上居民大多信仰天主教。
我曾经问地陪导游,是否知道朗戈朗戈(Rongo—rongo)的故事。他一脸迷惑地看着我摇头叹息。
像世界上其它古文明的象形文字一样,朗戈朗戈是古时拉帕努伊人刻在木板上的图形文字,复活节岛又一神奇谜团:“会说话的木板”。
十六世纪,欧洲传教士踏上复活节岛后,为把拉帕努伊人改造成天主教徒?下令烧毁所有朗戈朗戈木板。死里逃生的几块如今成了世界著名博物馆的珍贵收藏。不可弥补的遗憾,拉帕努伊人的后人无缘目睹先人的文字。
触目可见的陡峭悬崖,我们终于攀到山顶拉诺考火山湖边。
拉诺考火山湖面积不大,直径约1.6公里。圆盘般湖面端坐在高高的山顶。绿色湖面布满不知名的藻类植物。湖旁长着细细的芦草,当地人叫它托托拉草,它可以用来搓制绳索。湖边长满尖刺的植物据说可以治疗腹泻。
导游说,复活节岛虽是草原,但地表没有河流。地处热带海洋气候的复活节岛,它的植物靠天落水生长。火山湖的水乃岛上居民重要的淡水来源。 
站在火山湖旁,念及昔日拉帕努伊人攀山越岭湖里取水的艰辛。活着,对拉帕努伊人来说,真不容易。
导游瑞尼(Ruini)带我们去到拉诺考火山脚下的海边,那里是瑞尼的家乡。他指着身边的一座摩艾,“他见证了我的婚礼。“
瑞尼的家在安伽若阿(Hanga Roa)小镇附近,不远处能见到零散的现代水泥砖制房屋。如今的拉帕努伊人大多靠工资生活,也有人坚持放牧种菜。
在安伽若阿小城午餐。花花绿绿的小街和商摊。城里有公立私立的小学中学,高等教育才去象圣地亚哥那样的大城市。
跨入归程的汽车,大家挂着心满意足的笑容。复活节岛此行很值。
倒是实诚的导游略生遗憾,“以前来复活节岛,酒店旁熟识的当地人会在落潮时带我们去捡海胆。滴着海水的海胆啊,那个新鲜甜美。”
听得我口水打滚。复活节岛,太多太多让人着迷的地方。
飞机上,再一次俯视那片神奇的土地,来时的激动换成离去的留恋不舍。人走了,心被丢在那片净土。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