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正着看漫画头像的人

(2017-11-25 06:05:34) 下一个

     在华人教会有幸认识一位先生,中年人,长相喜庆,乍一看活脱脱一笑佛,我且称他福先生。

 

       

            福先生习惯早起,待他洗漱完毕吹着口哨离家时,福太太才懒洋洋地起床。

 

          一天凌晨,福先生像往常一样天不亮就外出晨跑。睡梦中的福太太被卫生间哗哗的喷水声吵醒,她只当是福先生在淋浴。几分钟后,她感觉持续不断的喷水声不同寻常,抬头望向卫生间,那里一片漆黑。她慌忙摁亮灯,但见地上一片汪洋,抽水马桶下方的输水管连接处裂开大口,水柱喷泉似地往外涌,渗入二楼卧室地毯,又沿着一楼屋顶数个顶灯周边的逢隙呈扇状向下喷洒,那场景令人想起集中营里犹太人被送毒气室前所经过的公共淋浴室。

  

      那段日子福太太微蹙的眉间布满了愁云,在我面前低声叹息道:一楼的屋顶全毁了,过几天朋友一家要来小住,而家里一片狼藉,这日子该怎么过呀。当初不明白为什么华人喜欢买新房子,光秃秃的社区,哪比得上老区成熟的绿化环境。看来凡事都有它的道理。站在太太身边的福先生仍然笑眼弯弯,他看问题的角度与太太不同:幸亏我们在家里,又碰巧太太在楼上。如果输水管道趁我们外出时破裂,这房子就彻底毁了,真是万幸万幸。

 

         福先生一边找保险公司、保险公估人评估赔偿金额,一边电话handyman 检修家里所有的抽水马桶,然后乐呵呵地劝慰太太:知道为啥我的口语比你强吗?找美国人折腾呵。咱家老房子早该翻修了,这赔偿金正好用来装修,你说是不是坏事变好事?福太太一听有道理,紧锁的眉心立刻舒展开来。

 

        人说祸不单行,这话果真应验到福先生身上了。

 

       贫困家庭出身的福先生有个习惯,出门随手关灯。一天夜里,一家三口开车回家,远远望见自家房子灯火通明,福先生预感不妙,赶忙拨打911,半小时后警车姗姗来迟。据说该市匿藏许多非法移民,犯罪率居高不下,本该配制一千二百名警员的城市,如今只有八百多名。因为警力不足,有犯罪意识的人愈发猖獗。

 

          房子的铁门半敞着,里面呈现被打劫的经典场景。福先生脑海里蹦出来的第一个贵重物品是黑背包,里面装有夫妻俩和孩子的所有证件。对于合法移民来说,钱丢了事小,证件没了麻烦就大了:换工作、孩子转学都没了指望。然而非常不幸,背包没了。福太太彷佛天塌了似的,整日愁眉不展。福先生却仍然一张笑佛脸,感叹天不灭我也。原来,公司备存了他的护照复印件,他可以利用假期到中国大使馆补办护照,然后回国办理其他所有证件。

 

          事发后的第三天,夫妇俩的车被红灯堵在Walmart 拐角处,前方一名衣衫褴褛的流浪汉正沿着车队挨个乞讨。福先生出门前习惯在车里备些食物,以便接济路边的乞讨者。钱是不能给的,免得他们拿去吸毒。

 

        流浪汉渐渐靠近他们,福先生突然一怔,不动声色地嘱咐太太去Walmart等他,自己下车带流浪汉买吃的。路上福先生一边讲述最近家里被盗的详细经过,一边暗地里察言观色,只见对方表情淡然,一门心思惦记着将要到手的食物。福先生单刀直入,指着他的背后说,那是我的包。流浪汉立刻慌了神,惊恐地边退边辩解这包是从垃圾箱里捡的,里面什么也没有。福先生给他和他的同伴买了叁个汉堡包,然后根据流浪汉提供的线索来到背包遗弃地点,在附近翻遍了所有的垃圾箱,然而一无所获。突然,福先生咧嘴笑起来,他想起儿时常唱的歌谣:星期天的早上白茫茫,捡破烂的老头排成行,队长一指挥,冲进垃圾堆,破鞋子破袜子满天飞..” 

 

         “好人有好报,这话不信不行。与流浪汉分开的第二天,家里来了三位陌生人,手里拿着的,正是福先生被窃的所有证件。他们是谁?从哪儿找到的证件?又是如何知道他家的住址?至今仍是个谜。但这对福先生已经不重要了。他仰头向天,内心充满失而复得的欢喜和感激。

 

         不管你身陷何种处境,都带着你的心态,那处境可喜或可悲,全在乎你自己。记得以前见过一幅漫画头像,正着看是美女,倒转过来看变成女巫。福先生就是那位正着看漫画头像的人,在纷扰的岁月里过着阳光灿烂的日子。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