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军训期间撞见黑太阳

(2017-09-02 22:39:02) 下一个

      我曾经无意中撞见日全食。

    

       那年从地方院校毕业后,我考入军校读研,入校前需要进行一个月的军训。习惯了老百姓的自由散漫,突然进入中规中矩的军营生活,非常不适应。

 

       记得军用卡车载着我们一群新生翻山越岭,四、五个小时后停在树木环绕的营房前。所谓营房,是由数个单间组成的平房,房间里两排通铺靠墙摆放,有点像北方的炕,每排可以睡八九个人。我和一位女生下了车四处找厕所,看见远处有个露天小草棚,没多想就朝那方向走,突然传来一声厉喝:上哪去?回头一看,是领队的队长。上个厕所,至于那么凶嘛,真没劲!队长似乎察觉到我的小心思,口气柔和了些,告诉我们那是男澡堂,以后离队,必须先请示。

 

          军训真不是自由人能过的日子,干任何事情都得列队,行动一致。我感觉自己好像一台没有思想的机器,忘掉了自我,一切行动听指挥。

 

        那时候最盼望的事情是开饭。训练了一整天,我们饥肠辘辘地列队来到食堂。食堂中央立着一个木制饭桶,桌上一大铁盆素多荤少的菜,被挤到人堆后面的矜持女生只能刮锅底。

 

       吃不饱不打紧,最怕半夜睡梦中的尖锐哨声,催命似的必须在5分钟内穿好衣服打好背包。经验丰富的军校本科毕业生都偷偷合衣而眠,所以遭殃挨训的总是我们这些不懂军规、被他们戏称为土八路的地方本科毕业生。接着是树林里夜行军,每人抓着前面那位的背包带,半睡半醒、磕磕绊绊。我开始可怜那些当兵的,他们要常年累月熬这种枯燥乏味的古板生活,又没有战争的刺激,几年下来,人不会疯掉吧?

 

       记得一天上午,我们列队站在山坡上的开阔地带,被命令取下军帽,任由烈日暴晒。我悄悄低垂头,让流海遮住脸颊。站在前排的男生们就惨了,清一色的平头,面对教官不得不迎着似火的骄阳昂首挺胸。

 

         队伍解散后我没有马上随大伙回营地,而像往常那样,寻找可以独处的安静之地,坐在树下,凝视远方,任由思绪天马行空。正在这时,晴朗的天空突然变得一片黑暗,我一抬头,猛然看到带有一圈光暈的黑色太阳,圆圆的。当时不知道是日全食,还以为世界未日来了,而此刻只有我一人站在那里。我惊恐的同时,又忍不住好奇地等待可怕的灾难发生:山崩地裂会是怎样的景象?死亡过程很痛苦吗?LG现在哪呢?人面临死亡时会想很多很多。然后我注视着黑太阳露出金黄色月牙月牙渐渐膨胀成全日,天色大亮。

 

       我那时压根没有跑回营地的念头,正可谓视死如归,而且视力也没受损,实在不可思议。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