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北东南的博客

记性不好,写得很慢,所忆所思,存下一点点
个人资料
正文

想不明白——看论坛讨论有感

(2019-01-19 22:59:21) 下一个

怎么觉得,有些人(至今依然)死活就认为,知识分子,尤其是解放前就已经成为知识分子的那些人,生来有原罪,而且是不可饶恕的原罪。他们中的绝大部分人并没有反党反社会主义,没有大的过错,也合该被批判、被降职降薪、被剥夺工作权利、被剥夺子女受高等教育的权利,甚至于死不足惜。

四十年前,执政党对于自己先前做错了的一些事有所认识,有所改正,包括将右派全部摘帽、实事求是地改正由于反右极度扩大化造成的大量错案。从根本上来说,也是为了国家长远发展,社会安定团结,符合人民利益,不是坏事吧,怎么就让一些人至今觉得那么不舒服?

其实,解放后,大多数留在大陆和从海外归来的旧知识分子,都曾努力学习改造,希望能跟上形势。

他们中的许多杰出人士不仅有真才实学,也有强烈的家国情怀,为国家最高利益,他们隐姓埋名、艰苦奋斗很多年,作出重大贡献。也是时势造英雄,他们赶上国家战后恢复和发展的那个大时代了,有统一领导、各方协同、举国支持,终于创造奇迹。

绝大多数知识分子,都在各条战线、各个岗位上用自己的知识和技能为国家为人民做事,也包括教育、培养了解放后的一大批大学生,新一代知识分子群体。

七十年代末,改革开放、右派摘帽改正、平反冤假错案。被错划右派、平白受冤二十来年的那五十多万人,还有在文革当中受到批判迫害的很多知识分子,其中依然健在的也有六、七十岁了,很多人没想过、也没时间去纠缠旧怨,而是重新焕发了工作热情,在晚年还勤勤恳恳地做了不少事。这里不少文革后的77、78级和晚些年份的大学生中也有不少人曾经受教于他们吧。

有人提到钱伟长先生,1979年,中央撤销把他划为右派分子的决定,后来他任上海工业大学(后和几个学校合并为上海大学)校长,直至去世。在当年,他的儿子虽然学业优秀,却因钱先生的右派问题而被大学拒之门外。

想不明白,时至今日,这里一些人究竟有什么理由坚持认为,当年被错误地划为“右派分子”的那些人、以至那一代知识分子就合该被那样对待。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