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北东南的博客

记性不好,写得很慢,所忆所思,存下一点点
个人资料
正文

由教授名单说开去——教授、副校长、右派、夹边沟、解救(下)

(2016-08-28 11:04:06) 下一个

(上接本文中篇,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70974/201608/1217778.html  )

三、1961年春 解救回校

 
对于网上和一些出版物中很多关于陈时伟先生饿死于劳教农场(甘肃酒泉夹边沟农场,或甘肃武威黄羊河农场)的不实传言,至今少见有人澄清。
 
陈时伟先生在夹边沟之后的十几年人生,兰州大学、特别是兰大化学系的教职员工,肯定是知道的,至今也鲜见有人提及,不知是不是因为知情的人们反而过于谨慎了。
 
2014年出版的《反右运动夹边沟惨案幸存者证言》一书中写道,1959年7月,为了抢救被劳教右派中的高级知识分子,陈时伟黄席群(建国后在甘肃兽医学院、即后甘肃农业大学教英文、国语,兼任院长秘书;1963年起,在西北师范学院外语系工作,1909——2009)、谢再善(建国后在西北民族学院语文系任教授,蒙古史专家,1903——1977三人从夹边沟调到了酒泉市新生机械厂,继续劳动教养。陈1961年回到兰大,1962年解除劳动教养,1973年去世,1980年改正。这些应该都是准确的信息,只是没有过程。
 
读了 为纪念江隆基校长(1905.12——1966.6)诞生110周年而作的《江隆基的最后十四年》一书,才算了解其间一些过程。这本书的两位作者 王戈、王作人,都是兰州大学中文系1965年的毕业生,他们在校的那些年,直到文革之前,后来被称为兰州大学的黄金时期。
 
1959年春节还没过,江隆基奉调离开他已工作了 7 年的北京大学,来到兰州大学担任党委书记兼校长
 
1961年2月,陈时伟和原兰大历史系教授赵俪生一起,被江隆基校长从两个不同的劳教场所解救出来,回到学校。
 
赵俪生先生(1917——2007)原山东大学历史系教师,1956年定了三级教授。据说是兰大同意给予一级教授的待遇,赵于1957年8月调进兰大。赵先生的右派是山东大学定的,是在他调入兰大以后,1958年秋天追送过来的。也被定为极右分子,发配在河西走廊、祁连山下、甘肃山丹劳改农场,困难时期几近饿死。事实上,他所在小队之前已经有4个人饿死。
 
1961年2月初,赵俪生先生的即将高中毕业、住校的二女儿和另外两个女同学去爬山,她与另一女生不幸失足摔下,那个女生当即死亡,赵的女儿重伤,被山下的砖瓦厂发现,电告兰大。江校长在第一时间得知此事,指示用自己的车,并嘱派一医生立即送去就近的省医院抢救。他自己则马上去找甘肃省公安局、劳改局和甘肃省委的政法委交涉,才把赵俪生和陈时伟(陈的女儿曾跳黄河被救起)从劳教场所解救出来。后来,赵的女儿还是没抢救过来。那个时候,赵俪生所在历史系,早从兰大分出、合并到西北师范学院历史系,他家也不在兰大家属宿舍了。
 
关于这件事,书中是这样写的:
 
”江隆基坐着苏式嘎斯吉普,通姓报名进了公安局,回答说归劳改局管;又去劳改局,一位白姓局长对他很客气,但兹事体大,他做不了主,得找政法委;又进省委,在省委政法委书记面前,他简单讲了赵俪生的女儿正在医院抢救、陈时伟的女儿曾跳黄河自杀的经过后,理直气壮地讲了自己对右派改造的看法,说:地主分子改造几年还能摘帽子变成农民,也不送劳改农场,为什么对专家学者就要用这种办法进行改造呢?改造改造,那人家的实际困难要不要解决?谁来解决?孩子上不成学,住医院没人照顾,人家能安心改造吗?能改造好吗?株连三代是封建社会的腐朽制度,我们共产党人是讲人道主义的。
江隆基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磨破嘴皮说了半天,总算说服了政法委书记,从死亡的边缘上一举解救出两个教授:陈时伟和赵俪生。“
 
《江隆基的最后十四年》,作者     王戈、王作人,2015 年 7 月作家出版社出版
相关章目:第35章  艰难推动(2)
网上阅读链接: http://www.dsryd.com/50941.html
 
中还写道,直到2013年,左宗杞教授的1956年研究生、1985——1993年的兰州大学校长、化学系教授胡之德先生才对这本书的作者说出一个具体细节。1961年2月(3月?),是他陪同左宗杞教授去了兰州火车站,接回从酒泉回来的陈时伟先生的。当时陈的身体很虚弱,胡从车厢里把他背下来,让他躺在架子车上,蒙上被子,悄悄地拉回学校,送到家里。
 
算起来,胡先生说出这个情节是在50多年后,陈先生已经离世40年,左先生去世也20多年了。
 
陈、赵两位教授被解救回校后,休养身体,安排适当的工作,一年以后解除劳教。。。。。。随着江隆基逐步推动的一系列措施,学校平稳发展了几年,是所谓的黄金时期。
 
1966年,一场更加疾风暴雨、波及范围更广、号称史无前例的运动袭来,。。。。这是另一段历史了。
 
陈时伟先生在1973年去世。想来晚年最让痛彻心扉、悲痛欲绝的事情是,他们的女儿在文革初期受刺激、惊吓而出走,曾苦苦寻找,却遍寻不着。她是1958年高中毕业生,成绩优秀,考大学屡考不中。现在大家都知道是什么原因了,可当时大概是内部掌握的后来还是在江隆基校长的关照下,1961年(1962年?)她被兰大录取,理应是1966届的毕业生,却在毕业前、文革初期失踪了。
 
。。。。。。
 
1973年,陈时伟先生病逝。据说,1981年,左宗杞教授离开兰州大学到北京看望儿子,后来美探亲,1989年在美国去世,时年81岁。
 

今年,2016年,兰州大学化学化工学院已经走过了七十载风云。他们没有忘记兰州大学化学系的创建者、先驱者们。

兰州大学化学化工学院的前身是1946年秋成立的国立兰州大学化学系。当时,张怀朴、袁翰青、常麟定、戈福祥、方乘、左宗杞、陈时伟、王雒文等一大批留学回国知名专家作为先驱者,为化学系的觉兴奠定了坚实的基础。20世纪50、60年代,程溥、韦镜权、刘有成、朱子清、黄文魁、陈耀祖等近百名专家学者,或留学回国,或支援大西北,陆续来到了兰州大学,充实了化学学科的办学力量。”

http://www.zhengjimt.com/zjxx/gongyehuanyidasailei/68173.html

 
 
四。后记
 
1.前几天看到,几曾回首论坛毛囡网友所收集和整理的“1956年评定的教授名单”有了更新版,比先前充实、丰富了很多,可能是找到了新的信息来源。更新后的“1956年兰州大学教授名单”如下:
 

兰州大学:


  二级教授:王德基 朱子清 左宗杞  陈时伟(副校长)周慕溪


  三级教授:徐躬耦 郑国锠 吕忠恕  刘有成 舒连景 李天祜 冯绳武 骆秀峰 陆润林

http://bbs.wenxuecity.com/memory/1053893.html

 

可知,当年兰州大学 5 位二级教授,陈先生名列其中;另有 9 位三级教授。这次更新的名单可能比较准确完备了,谢谢这位网友的细致工作。据网上看到的文章,在1957年鸣放的时侯,兰大不少教师对其中某位先生被评为三级教授,意见很大。看来当年评级可能确有不当之处。
 
2.资深政法干部杨得志,是夹边沟幸存者,还是当年夹边沟劳教农场、陈时伟先生所在小组的组长,他自己的回忆录写了一个“题记”。值得我们这些关心、阅读、想要了解、有时还想要评论五、六十年前那段历史的网友们好好学习领会。
 
    

 

把过去的苦难讲出来,是为了悲剧不再重演。

把曾经的迷惘讲出来,是为了今天更加清醒。

把往昔的幼稚讲出来,是为了往后更加成熟。

把前人的失误讲出来,是为了后人更加理智。

***************************************************************************************

参考:

1.《我的“夹边沟右派”父亲》( 作者:杨得志 杨肃)

 《别了,夹边沟》 ( 作者: 杨得志 杨 肃 ) 

  2.《夹边沟诗祭》(作者:张中式 谭增任)

  3.《 血泪惊魂夹边沟(二)  》  (作者:提正)

  4.《反右运动夹边沟惨案幸存者证言》,第167页 陈时伟和左宗杞(作者:赵旭)

5.《江隆基的最后十四年》(作者王戈  王作人)

 

(全文完)

 

2015-8-31 《几曾回首》http://bbs.wenxuecity.com/memory/1055607.html

 

上接:
 
[ 打印 ]
阅读 ()评论 (4)
评论
西北东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区分大小写已经存在' 的评论 :

谢谢你阅读和喜欢。不算是研究。曾经听说过的老人和学校,恰和当前热门的若干话题相关,更加上生死之谜,为弄清真相,就多看了些。顺便看看哪些人是真诚讨论问题的,哪些人在瞎说。

如果当年凡事处理得好一些,该不会伤害得这么深。
西北东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FayArk' 的评论 :

谢谢阅读和评论。在那些年曾经受到过深重伤害的人,仍抱持“题记”这种心态,只为国家好,同感佩。

当年极左思潮泛滥,危害真是很大。凡事处理得好一些的话,对各方面的伤害当不致那么深重。
区分大小写已经存在 回复 悄悄话 喜欢这样认真研究的态度,赞一个。
FayArk 回复 悄悄话 记得“最高指示”讲到,“阶级斗争要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虽然当时年纪还小,仍在国内,想到七八年就要来一次,真是感到无望。我们的父辈,经过抗日战争,解放战争,三反五反,肃反,右派,四清,文革,真的是不容易。很同意你最后的“题记”。多谢分享!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