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北东南的博客

记性不好,写得很慢,所忆所思,存下一点点
个人资料
正文

也算回首:那一年,我们相遇在北京的校园里(下)

(2016-04-20 01:24:29) 下一个
(续)
 
久别重逢
 
 除了和 G 的各种巧合外,G  还有另外一段奇缘,这就是她和 Z  的久别重逢。这是他们的故事,我不大详知细节,但当时也是我们班的一段佳话,也写在这儿吧。

Z 是分在5班的一个男生,瘦瘦高高,比我们几个大两岁。他来自哈尔滨,也是干部子弟,一来就当了团干部。可能是过了若干天吧,G 和 Z 才敢互相确认彼此。原来他们都是浙江人,小时候都曾在杭州上过小学,而且 是某小学初小的同班同学。后来G 和兄姐们随父母来到上海 ,Z 则随家庭去了北国。分别十来年、身处天南地北的童年朋友,在十八、九岁青春年华时竟然意外地在北京的校园里重逢,真的很奇妙、很美好啊!曾经,我和一些同学都觉得(或是希望)他们会成为一对。慢慢才知道,Z 在哈尔滨上中学时,早就有了心仪的女朋友 ,乱点未成。虽然几经分班,我和 Z 倒一直是在同一个班,他也一直是党团干部,毕业时,他留校了。
 
 
巧遇学长“关主编”
 
上高中时,因语文老师的推荐,我曾做过一、两年办黑板报(校刊)的工作。黑板报在中间一排教室面向道路和操场方向的山墙上,记得是每周出一期。
 
校刊主编姓关,比我高一届,个子不高,头发有点自来卷,白净文气,给我的印象是腼腆,话很少。他负责组稿、审稿,稿件不够时自己写,出黑板报时负责排版,也自己抄写,勾画边框,等等,很负责、也很能干。他们年级还有一位编辑,姓蒋,不常来了。大概是因为他们临近高考复习了吧,老师推荐我们年级的张同学和我参与黑板报的工作,主要是向他们学习,准备接手。他们离开以后,出黑板报的工作就由张负责,我协助。板书也是在那时侯练习起来的。
 
虽然和关一起出黑板报,也有一段时间了,但是因为他很少说闲话,我又是被动慢热的人,除了与黑板报相关问题,交流很少。
 
进大学以后,有一天在新华书店闲看,意外地发现关也在书店里,我不禁有点惊喜!而他却是不惊不怪,淡然得很。交谈几句,才知他在化学系就读。第一次见面时还算是说了几句话,以后再碰到就只有点头示意了。后来知道,他仍操旧业,做了化学系黑板报的编辑,他们那个刊物好像还有点名气。
 
前几年,还在网上看到他写的报道化学系某年级校友聚会的一篇长文,图文并茂,文采依旧。很是感慨,我这位两任学长在自己的专业之外,竟能把“主编”工作也做得如此风生水起,有始有终!
 
唐老师
 
记得大约是大二的时候,在系大楼里迎面遇到唐老师,像往常一样,向老师问声好。其实,唐老师 没给我们上过课,她和她先生都不是我们专业的(当时系里只有两个专业,对应有两个教研室)。但他先生是很年轻、能干的副系主任兼某教研室主任,她自己也年轻好看,我们很多同学都知道她,见了面会打个招呼,如此而已。这一次,她突然问我:“你以前见过我吗?我们以前见过面吗?不是在这儿。。。。。”我一时竟想不起来了。看见我有点发懵,她又说,“在育才中学?”当然!原来跟我们谈话的那位女老师就是您呀!
 
毕业以后没有再见过唐老师。想起来,就上网查了一下,当年那位年轻好看的招生办唐老师和她的先生早就都是院士了。
 
祝唐老师伉俪健康长寿!
 
(全文完)
 
 
 
之前发在《几曾回首》,(2/26/2015)
 
 
上接: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