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水丽人

分享旅行足迹,健康生活,饮食营养,医药卫生 新资讯
( 原创博文,转载请告知,谢谢!)
个人资料
白水之鱼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中国ICU病房见闻 (2):八卦与真相

(2017-01-16 10:12:42) 下一个

上篇《中国ICU病房见闻:ICU的大夫们 讲到,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ICU的周主任提议为老人家做“肺活检”, 理由一是病因不详,二是老人对目前的药物治疗反应不明显。 他说活检能帮助确诊。丽人问, 是不是怀疑癌症?周主任说,癌症不会发展这么快, 中国老人平常自己可能吃点小药,包括抗生素,说不定引起抗药性, 活检能帮我们尽快确诊,如果是抗药性问题就好办了。我们明白,如果发现抗药性病菌,就能有针对性地使用抗生素,就有希望了,我们表示同意。 他又说,事不迟疑,明天就做,你们早上10点来医院等候。

特别的清洁工小W

第二天是星期一,我们满怀希望,大早就来到医院,等待活检的结果。一直等到中午,也没见到周主任。

就在我们等侯周主任“做肺活检”期间,碰到了ICU病房的清洁工小W。妻妹前几天已经跟小W熟悉了,我和丽人是第一次见她。说小W特别,是因为她不仅是清洁工,还喜欢跟病人家属“八卦”病房里的人和事,而且每次都显得很神秘。

见她从病房里出来,妻妹忙问她“肺活检”做完了吗?她望了望四周,悄悄地说,没做,周主任正在跟几个大夫查房。随后又周围看了看,像特务接头似的小声说:“做不做都没啥个意思,给他们做实验,让老人平平安安地走吧, 别再折腾她了”,她在说什么呢?

我对她的第一印象不太好。想,做清洁工的怎么知道这些,就算知道,也不该由你来说啊。丽人听了小W的话,更加担忧起来。我劝说,不要听她的,要对周主任有信心,周主任年富力强,经验丰富,他的话,肯定比清洁工的话可靠。

终于见到周主任了。他说,活检上午做不了,还要去取工具,下午做,让我们不要等了,到时会联系我们。

我们一行五人不敢离医院太远, 看看已经下午一点该吃午饭了, 刚进餐馆还没坐稳,电话响了,我们立刻紧张起来,原来是医院催缴费用。好奇怪,我们在医院一上午,没人提缴费的事,刚刚离开电话就来催了,妻妹决定先赶回医院付费。我们草草点了菜,正准备动筷子, 妹妹打电话过来说收费处要两点半才上班。大家听后无语,只好安慰妹妹不要回来了, 我们打包回医院吃。

我们一直等医院的电话,直到下午3点医院规定的的探视时间也没有电话。我们再次进入ICU病房探视,才知道活检已经做完了。老人家依然如往日一样静静地(昏迷)趟在那里,但从监视器看到,血压比较低,只有80/50,而且继续在下降。护士说一直在用升压药,可是血压一直升不起来。丽人问为什么会这样?护士显得不耐烦说,去问医生。这时血压监控器发出“嘟””的警示声,血压已经降到70/50

首次见主治医生王大夫

离开病床,赶紧来到医生办公室,这次王大夫,周主任都在。这是第一次见王大夫,她看起来偏瘦但眼神眉宇之间透着精明强干。周主任先说话:活检做了,老人还好,没有意外发生。晚上再做一个全面肺部造影,应该没事。

丽人问起肺炎的治疗,王大夫,用的是广谱抗微生物药,包括抗细菌,真菌和其它微生物病原。目前除了抗肿瘤药物,其它的药物该用的都用了,包括治疗肺纤维化的药。但是老人的肺部已经有超过四分之三的坏死,只有一小部分的肺有功能。她还拿岳母的肺部CT 影像给丽人看 说你不需要知道太多的医学就能看懂 ,她移动着鼠标说, 这些黑的地方都是空洞。大大小小的空洞布满了整个肺部。王大夫接着说,老人的心脏很弱,肺部的恢复需要一个强壮的心脏, 而一个强壮的心脏又需要有健康的肺提供所需的氧气。

听到这里,我们才真正明白为什么我们刚到的第一天夜里,值班的年轻医生说,老人很难恢复过来的话了。 丽人又问,母亲是coma了吗? 周主任说,不是, sedation。丽人又问,那活检的结果要等多久? 周答,要四五天。王大夫接过话说,就算有肿瘤,活检也不一定能查出肿瘤,因为活检的取样是随机的,取的位置也许离肿瘤很远。

我们听的是一头雾水,前文已经交待,周主任认为不是癌症,做活检就是为进一步确诊和治疗;王大夫表示,人没有希望了, 活检也不一定能查出肿瘤。 听不懂,也顾不上那么多了, 丽人问,如果救不过来,能不能让人醒过来,我们想跟她一起度过最后的时刻。王大夫眼睛转向计算机没说话,周主任这时插话:“你想让你母亲醒过来,难道就是为了让她知道你来看她了吗?,丽人无语…… 这当然不是我们的目的,我们只是想知道,老人家到底还有没有希望?真没想到周主任会如此讲话, 那个慈眉善目,谈笑风生的周主任一下子变了......

探视的时间已过,我们怏怏地回家了。

真实可爱的普通人

回到家, 心里七上八下,一夜未合眼,反复思索周主人和王大夫的对话...刚刚迷迷糊湖要睡,电话响了。 医院通知母亲情况危急,测不到血压,让家属赶快带衣服来医院。妻妹听此消息几乎晕倒,我们互相搀扶,立即赶往医院。按门铃告知我们到了。一家人坐在外面的椅子上等候,因为不是探视时间,过道里没人。

这时,看到一位小伙子,是病人家属,来“结账”的,按了门铃以后,跟我们一样等候。因为“同病相怜”,我们聊了起来知道,他的亲人今天凌晨走了。他说,亲人在ICU住了一一个多星期,前后已经被医院叫来好几次了,每次感觉像做过山车一样。他还说每个医生的说法都不太一样,有的说有希望,有的让准备后事,让人摸不着头脑,小伙子的感觉跟我们差不多。

1小时...2小...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

等待期间,又碰上了清洁工小W。按惯例,她看看周围,确保没人,小声说,4号,9号,11号床就这一两天的事(岳母是9号床),到这时,我们开始相信小W说的“八卦”了。

这时有人来送医疗用品,开门的是个护士,我就上前问9号病床怎么样了?她回答,你们等等吧,我说我们都等了2个多小时了,我能不能跟医生说句话。她就找了个医生来到门口,医生说,今天早晨病人几乎没有血压了,我们给她做了“血液透析”。她还说有事会打电话。看来在这里等也没什么意义。我们决定到马路对面的酒店开个房间,在那里等。酒店住下后,我和妹夫回家,拿些睡洗的物品,丽人和妹妹在酒店里等。

人刚到家,妻妹的电话也到了,让我们立刻赶往医院。到了医院后没多时,被通知人没了。看了一下表,时间是20161261333……

其实,妻妹几天前就委托清洁工小W帮忙准备“寿衣”了。小W想的很周到,她将买好的寿衣存放在放清洁用品的储藏室里,今天上午见到她时,她说随时给她打电话,万一晚上用她不在,下班前会把寿衣包起来,放在过道边的小房间里。

等医院处理完毕,让我们一群人进入ICU病房,这时病床边的所有医疗设备已经移走,寿衣已经穿上,算是家属确认死亡吧。

过后,清洁工小W的形象一直在脑海里萦绕。在所有医院工作人员里,清洁工应该是最低级别的工种,文化程度应该也是最低。但她却是最真实,最让人起敬的人。她帮我们准备寿衣虽然是有有偿的,但我们心存感激;她每次神秘的讲话虽然听起来像 “八卦” ,但从头到尾都成了现实。由此我不得不相信医院真的如同社会“谣传”的那般了。

渴望了解事实的真相,是人类的天性,哪怕它很残酷。也许是在国外生活久了,更喜欢西方医生的坦荡和直接,这样我们才有可以做出自己的选择和决定,虽然这种选择常常是困难的。希望中国的所有医务工作人员,也能像清洁工小W一样,讲出事实的真相,而不应该用所谓的“善意谎言”来敷衍,更不希望医生为了某种需要或目的,来隐瞒,甚至欺骗病人或病人家属。

到现在,我开始有点明白为什么中国的“医患关系紧张”,为什么出现“医闹”了。虽然这是个复杂问题,但我想,医患之间缺乏必要的坦诚沟通是其中的一个重要因素。

原创博文推荐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9)
评论
白水之鱼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李道子' 的评论 : “至始至终,有问过病人自己的愿望吗?那才是最重要的”。
病人的愿望当然超过一切,但病人一直昏迷,不省人事,能问吗?
白水之鱼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李道子' 的评论 : 这不是option的问题,关键是医生意见不一致,一个是主任,一个是主治医,你该听谁的?人命关天,难道每个医生都有自己的“医生操作流程”吗?那还叫“流程”吗?这显示了医院的弊端和医生的职业素养。
李道子 回复 悄悄话 从文章和评论,我只看到了医生难做人。
作者认为自己理智,希望医生提供几个option,作者可以做出最合适的判断。这不是网上买东西啊,就算医生提供了option,对于人体来说,都是概率问题。你做了判断,后面的发展超出你的预期,是不是要算医生的失职?那结果基本上还是医生按操作流程来安排,中美基本如此,让你挑不出刺。

清洁工的语言只反映了最现实的捷径罢了,你能接受不代表其他人能接受。你不直接要求放弃治疗,还不是存一线希望。为了希望,不就是要折腾吗?

还有,至始至终,有问过病人自己的愿望吗?那才是最重要的。

我看问题是我们对生命不再敬畏了。
白水之鱼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meiqian' 的评论 : 问题是医生没有统一的意见,家属不知道实际情况,怀抱一线希望呀。
meiqian 回复 悄悄话 这也得看你们子女们的共同决定。要平衡理智与情感。我母亲在最后昏迷时, 有几个医生总是建议所谓的“抢救”, 就是切开气管浑身插管子之类的。我们找了认识的主治医, 他告诉我们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挽回, 再“抢救”都是平添病人和亲人的痛苦及更多无谓的费用。在这种情况下医院当然愿意“抢救”来增加收入又不用承担任何后果。我们几个兄弟商量后决定就是尽最大的努力去维持让老人走得痛苦少一些。
bigsea 回复 悄悄话 二十多年前广东的医院就已经开始以各种名义给病人做不必要的检查来多赚钱。
Mmom2269 回复 悄悄话 清洁工只要做你的清洁就是了,实在不该八卦病人隐私,太没有职业道德。还是整体素质太差。
白水之鱼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Mmom2269' 的评论 : ICU跟鬼门关差不多,进去的人多,出来人少。病人在里面,家属只能提心吊胆,什么也不能做。我们当时有个愿望,哪怕转到普通病房,由家属照顾都可以。
白水之鱼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栗子上市' 的评论 : 每个人都经历不同,看来正应了“天下乌鸦一般黑”。谢谢评论,对生活在这里的人,也是一种提示。
白水之鱼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栗子上市' 的评论 : 你有幸碰到讲实话的医生了。主要看病况,老人在用药物和设备维持,如果离开,估计马上就走人。
白水之鱼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虾米糊' 的评论 : 问题确实多。
白水之鱼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zhige' 的评论 : 同意
白水之鱼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彩烟游士' 的评论 : 谢谢游士。
Mmom2269 回复 悄悄话 我痛恨大陆医院里的护工,清洁工。去年老父去世前在ICU 里十一天,嘴里插呼吸管,痛苦不堪。一女清洁工天天来:啧啧啧!这个人真没福气,一个月七千块退休金享受不到了。我奇怪我们素不相识她怎么知道我父退休金多少?我妹说医院电脑里有随便什么人都能看到。
落花起作回风舞 回复 悄悄话 “也许是在国外生活久了,更喜欢西方医生的坦荡和直接,这样我们才有可以做出自己的选择和决定,虽然这种选择常常是困难的。”我在美国亲身经历过的病人临终情况只有一次,朋友老W癌症复发以后不到三个月去世,这期间他大部分去看医生我都陪着。而那位口碑很好的主治医生一点也没有楼主说的坦荡和直接,哪怕病人直接问或我背地问都一直坚持说很好,我就一直认为他在给病人和家属False Hope!最后他建议Home care都没跟病人或家属或陪伴翻译的我说实话,只不过是我自己意识到Homecare以后病人基本上就是放弃治疗了、让家属准备后事,可是医生还是说情况很好,所以我也没办法明说、暗示了家属也不信,所以大约10天以后朋友老W走了,老婆儿子很愤怒地认为是Home care的护士给吗啡把老W害死了、扬言要去告人家。这美国医生又哪里是什么坦荡直接哟
栗子上市 回复 悄悄话 可能也看医院吧。我妈走的前一天,医生就说就这两天了,你们觉定是挪回家还是放在医院。我妈回家后第二天走的。
虾米糊 回复 悄悄话 前不久,我也目睹了中国的ICU黑暗,有一点点医学知识的人,都可以发现医生或医院到底是治病救人,还是什么 ? 可以在病床上摄x线,提醒自己的医务人员离开现场,而不顾大厅里还有十几个病重的病人在病床上躺着...
zhige 回复 悄悄话 中国目前不就是个“八卦”社会吗?!
彩烟游士 回复 悄悄话 很沉重的话题,愿你岳母大人安息。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