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儿

用文字留住岁月的芬芳
个人资料
迪儿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青春作伴,亲历车匪路霸

(2022-02-16 10:50:16) 下一个

大学毕业后,陆续看到一些年轻女孩子甚至是女大学生在旅途中轻信受骗,被拐卖到穷乡僻壤被迫成为人妻的报道。每次,我最强烈的感受都是后怕,庆幸自己在与绿皮火车为伍的大学时代,用清澈好奇的目光探索这个世界的时候,收获的皆是温暖善意的回应。回想起来,我真正嗅到了危险气息的一次旅行,是在参加工作以后。

硕士毕业,我得到了留校的机会,成为激光与红外研究所的一名年轻科研人员。期间,我参与了一个横向科研项目的研发,客户是位于河南省的南阳油田。94年冬天,项目到了现场总装的阶段,我和同事李昭,一个和我同年的女孩子,踏上了去南阳的旅程。

我和李昭在开往洛阳的火车上碰头。置身于绿皮火车简陋的硬座车厢里,两个懵懂之间早早为人妻为人母的女孩子,不约而同地感受到一种久违的兴奋,贪婪地享受着短暂逃离的放飞和自由。我们在暮色中抵达洛阳,在招待所楼下用过简单晚餐,早早安歇,准备乘第二天一早的长途汽车前往南阳。

以现在的标准衡量,九十年代的国内长途汽车,用简陋和混乱来形容一点都不过分。我和李昭坐在车厢中段,她在靠走道的座位上,我在内侧靠窗的位置。快开车的时候,上来了一个身材瘦小衣着寒酸的年轻男子,他手上拿着一桶易拉罐,一边喝一边往里走。也许是他怯懦的神情和讨好型的眼神,一车的乘客中,我唯独注意到了他。他沿着过道朝后走,选了最后排的空位,安安静静坐在那里,继续享受他的易拉罐。车门关闭之前,又上来了几个身材健硕面目凶狠的年轻人,他们如入无人之境般大声喧哗,也落座到了车厢的后部。

这种三教九流混杂的行车环境,对我们两个城市长大的女孩子有一种无形压力,我们失去了聊天的兴致,坐在各自的座位上闭目养神。突然间,安静的车厢出现了一些悸动。我睁开眼睛,看见最后上来的那几个人,站在车厢的过道中,正旁若无人地在翻行李架上的行李。我的头脑因为震惊而一片空白,几乎同时,我听到了李昭的轻声提醒:把戒指和钱藏起来。那时候,我和李昭挺赶时髦的,左手无名指上都戴着24K的足金婚戒。我取下戒指,拉开袜子开口塞了进去,感受它滑进了脚底。我的钱缝在贴身的内衣里,已经在最安全的地方了。后来才知道,李昭也将戒指放进了袜子里。

我看见他们拉开我行李侧面的口袋,我想了一下,里面好像没有什么重要的东西,由着他们去吧。之后检查发现,他们拿走了一袋饼干,那饼干是我买来路上吃的,已经开包,图方便塞在行李的侧袋里。接着,让我傻眼的一幕出现了,我前面几排的一个男性乘客貌似正在打盹,他们中的一个人,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将手伸进了他上衣胸前的口袋,而那个男士,依旧在酣睡。

他们终于折腾完了,车厢里安静下来,一种令人恐惧的安静。过了一阵,车里再次喧哗起来。作俑者还是那几个人,其中一个,正在逼迫坐在他附近的那个喝易拉罐的男子。听明白了,那个男子喝的是健力宝,易拉罐打开之后,拉手上有一个头奖标示。那一段时间,电视广告的确在反复播放,关于这个巨大的头奖。我已经忘了具体金额,应该是在几万或者几十万,总之是一个令人垂涎的大数目。那个壮硕的男子翻遍了身上的口袋,把所有的钱拿在手里,然后,他又摘下手腕上的手表,强迫那个瘦小的男子,将手里的易拉罐和他交换。我的感觉是,这个可怜的小男人,要被他们活撕了。

逼宫仍在继续,小男人开始自救了,他在过道中前后巡视,和座位上的一些人耳语,他想把中了头奖的易拉罐转让出去。李昭问我,要不我们答应买下来,借口钱不够,到了目的地,见了接我们的老陆,再和他做交易,应该不会有安全问题。一边是天文数字的财富,一边是虎视眈眈的地头蛇,我的头脑又是一片空白了。小男人来到李昭的旁边,他低声说:大姐,你愿意买我的获奖易拉罐吗?你放心,我不告诉他们。李昭非常肯定的说:我们没有钱,你去找别人吧。我的思维依旧迟钝,没力气追究她为什么在最后关头改变了想法。

下客站到了,两个穿着军大衣的军人下车之后走到了马路的对面,他们开始招手拦车。听车上的人讲,两个军人用五千块钱买下了小男人的易拉罐,他们正在返回洛阳兑奖。小男人在下一个停车点下车,他显出害怕的样子,一边走一边往后看。那几个地头蛇也先后下车,在不远处尾随着他,我的心系在这个可怜的小男人身上。

中午时分,长途车停在了一个大型的休息区,几乎所有的乘客都下了车,吃饭上厕所或者活动筋骨。那个睡觉时被摸了口袋的男人,正在不远处悠闲地踱步。我上前和他打招呼,问他是否知道那些人将手伸进他的口袋。他回答说当然知道,但不敢做任何反应,好在兜里并没有钱。又有几个乘客聚了过来,他们说,小男人和地头蛇是一伙的,几乎天天都在这条线路上表演,他们专找外地人军人和妇女下手,那两个军人上当了。我们遭遇了车匪路霸,对我来说,它曾经是新闻中遥远的名词。

我查了一下,洛阳到南阳的距离是224公里,现在已经通了高铁,可是当时,我们的长途车整整走了一天。老陆接到我们的时候,天色已经全黑。我们坐在他的接风饭局上惊魂不定,迫不及待地讲述了一路的奇遇。老陆虽然只比我们大几岁,阅历却是丰富得多,我至今记得他的忠告:记住,出门在外,任何便宜都不要占。

[ 打印 ]
阅读 ()评论 (42)
评论
迪儿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中年呓语' 的评论 : 很抱歉勾起你痛苦的回忆。这正是铁链女会出现和存在的原因,希望在越来越多人的关注之下,这种违法愚昧的事情最终失去生存的土壤。

上海火车站和汽车站附近很多车匪路霸,他们基本从淮北徐州一带过来,拐卖妇女后,全村就去用车拉人抢劫。
八孩妈那村,那些男人,基本都是土匪,孩子们全好不到哪里去,更加恶劣,全是恶棍。
只是不愿意回忆,太黑了,逃过来是运气。
迪儿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BeijingGirl1' 的评论 : 京妞不必紧张。这是九十年代的事,而且是在长途汽车上,现在车匪路霸应该基本绝迹了。疫情之前,我经常一个人在国内独自旅行,挺安全的。

看得我汗毛悚立。迪儿和李昭还是挺镇定的。 我2018年春节回北京,节后曾经坐特快卧铺一个人去西安玩儿。 挺安全的, 两边都是晚上上车, 一睁眼就到目的地那种。 如果我先看到你的故事, 估计会不敢自己去的。河南人卖血, 艾滋很多,这个倒是知道。
迪儿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雅佳园' 的评论 : 你的主任真好。我虽然一直听说车匪路霸,却从来没有和自己联系在一起,也从来没有人提醒过我,直到自己亲身经历了一次。

天哪, 太惊心动魄了! 怪不得, 以前在国内工作时, 我们主任从来不让我们女生单独出差。
迪儿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杜鹃盛开' 的评论 : 谢谢杜鹃,也祝你新春快乐吉祥。

惊心动魄的经历,后怕。好久不见迪儿,祝福新一年大吉大利!
迪儿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cxyz' 的评论 : 你说得对,危险其实一直在身边,我们太幸运了,

危险一直在外面身边,我们太幸运了。
迪儿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暖冬cool夏' 的评论 : 冬妹妹,九十年代北方乡镇比较穷,加上民风彪悍,的确比较危险,长途汽车更是重灾区。

迪儿这篇让我想起90年代我去广州,火车经过山西湖南一带也是会遇见偷抢的人。我坐的车厢有个男的,钱放在贴身的衬衫口袋里都被人偷了,那时候真乱的。问候迪儿!
迪儿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xiaxi' 的评论 : 我和你差不多,大学时一直利用各种机会出去玩,但是运气还不错。年龄渐渐大了,胆子却越来越小了。

一伙的啊!太可怕了!
中学、大学的暑假,我们几个闺蜜都会约着一起外出旅行,现在想想挺后怕的。
迪儿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南山松' 的评论 : 是啊,当时怕,现在变成有趣的经历了。

很吓人的经历。嗯,“出门在外,任何便宜都不要占。
迪儿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夏圓' 的评论 : 圆圆吉人天相,以后多加注意就是了。

吓人哦,我从没经历过这些。傻人有傻福,碰到的都是好人,还搭过陌生人的车。现在想起来有点后怕,想起章莹颖。。
迪儿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无法弄' 的评论 : 弄弄胆子好大。我也遇上过偷钱包的,只能赶紧躲开。

94年我和2个德国人去五台山,路上坐公共汽车,一开始很挤,后来人不多了,一个男的还紧靠着我,我推他一把,让他离我远点,结果发现他用刀子在划我的裤口袋,我所有的钱都在里面,我有2男保镖,我不怕,大喊小偷,司机马上停车,开门让小偷下车了。他们都是一伙的。穷山恶水出刁民是总结出来的,不是偶然的。中国这事太普遍了!连公安都不管了,管不过来还是好借口,警匪一家就不好玩了
迪儿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麦姐' 的评论 : 谢谢麦子。他们表演得挺像的,得奖数目也真是诱人。我们要不是害怕,说不定也上钩了。
一定要记住这句话,出门在外,绝对不要贪便宜。

都是一伙的,当年这种演戏的事情不仅在火车上,平时也有。迪儿这个够吓人的,在火车上还没法逃离,幸亏没上当,那俩军人还是不够警惕,也有些贪财。
迪儿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山韭菜' 的评论 : 谢谢韭菜留言。
迪儿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黑贝王妃' 的评论 : 王妃说得对呀。辛亏是两个人,否则非吓死不可。《天下无贼》没看过,要去找来看看。中国着二十年的变化还是挺大的,车匪路霸几乎听不到了。

听起啦非常惊心动魄,原来天下无贼那个电影不是没有根据的。幸亏你们是两个人。穷山恶水出刁民,河南一带那时太穷了。
迪儿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简翎' 的评论 : 谢谢简翎,我只去过一次,你对那里熟悉吗?

洛阳南阳,很亲切的名字。
迪儿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心中之城' 的评论 : 心城说得对,我也牢牢记住了老陆的话,出门在外,尤其不要贪便宜。

太可怕了!好在火车上人也不少。老陆的话是对的。问好迪儿!
迪儿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二胡一刀' 的评论 : 你说得有道理。现在当笑话讲,当时可是挺害怕的。

这是车匪路霸加诈骗二合一演出,你们买一张车票看了两场戏。
迪儿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五湖以北' 的评论 : 那时候火车还好,北方的长途汽车的确挺可怕的。

惊险,幸好沒上当。同事说九十年代最乱的地方就是东三省,他每次去大庆时都提心吊胆的
迪儿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水沫' 的评论 : 水沫好。你生长在南方,民风不如北方彪悍。加上你早早出国,可能都没有听说过这种事情。九十年代,有一段时间车匪路霸很猖狂的

这些车匪路霸真是太猖狂了,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下就敢如此,居然还有军人在场,真是触目惊心。。。
迪儿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我生活着' 的评论 : 谢谢生活留言。是否可以这样说,我们依旧保有善良,但也慢慢学会了保护自己。

是谁偷走了我们的善良?当迪儿知道自己的善良被那个有着怯懦目光的小男人欺骗后,肯定特别的悲愤。
迪儿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菲儿,记得你写过,小时候自己乘火车上海北京两边跑,现在想想,那么漂亮的小姑娘,是不是非常后怕。

幸好小时候去北京的火车上没有碰到过这样的遭遇。谢谢迪儿分享!
迪儿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晓青' 的评论 : 谢谢晓青留言。风险永远存在,所以要有风险意识。
中年呓语 回复 悄悄话 上海火车站和汽车站附近很多车匪路霸,他们基本从淮北徐州一带过来,拐卖妇女后,全村就去用车拉人抢劫。
八孩妈那村,那些男人,基本都是土匪,孩子们全好不到哪里去,更加恶劣,全是恶棍。
只是不愿意回忆,太黑了,逃过来是运气。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看得我汗毛悚立。迪儿和李昭还是挺镇定的。 我2018年春节回北京,节后曾经坐特快卧铺一个人去西安玩儿。 挺安全的, 两边都是晚上上车, 一睁眼就到目的地那种。 如果我先看到你的故事, 估计会不敢自己去的。河南人卖血, 艾滋很多,这个倒是知道。
雅佳园 回复 悄悄话 天哪, 太惊心动魄了! 怪不得, 以前在国内工作时, 我们主任从来不让我们女生单独出差。
杜鹃盛开 回复 悄悄话 惊心动魄的经历,后怕。好久不见迪儿,祝福新一年大吉大利!
cxyz 回复 悄悄话 危险一直在外面身边,我们太幸运了。
暖冬cool夏 回复 悄悄话 迪儿这篇让我想起90年代我去广州,火车经过山西湖南一带也是会遇见偷抢的人。我坐的车厢有个男的,钱放在贴身的衬衫口袋里都被人偷了,那时候真乱的。问候迪儿!
xiaxi 回复 悄悄话 一伙的啊!太可怕了!
中学、大学的暑假,我们几个闺蜜都会约着一起外出旅行,现在想想挺后怕的。
南山松 回复 悄悄话 很吓人的经历。嗯,“出门在外,任何便宜都不要占。”
夏圓 回复 悄悄话 吓人哦,我从没经历过这些。傻人有傻福,碰到的都是好人,还搭过陌生人的车。现在想起来有点后怕,想起章莹颖。。
问好迪儿,谢谢分享。
无法弄 回复 悄悄话 94年我和2个德国人去五台山,路上坐公共汽车,一开始很挤,后来人不多了,一个男的还紧靠着我,我推他一把,让他离我远点,结果发现他用刀子在划我的裤口袋,我所有的钱都在里面,我有2男保镖,我不怕,大喊小偷,司机马上停车,开门让小偷下车了。他们都是一伙的。穷山恶水出刁民是总结出来的,不是偶然的。中国这事太普遍了!连公安都不管了,管不过来还是好借口,警匪一家就不好玩了
麦姐 回复 悄悄话 都是一伙的,当年这种演戏的事情不仅在火车上,平时也有。迪儿这个够吓人的,在火车上还没法逃离,幸亏没上当,那俩军人还是不够警惕,也有些贪财。
山韭菜 回复 悄悄话 感谢迪尔分享,实在惊险!
黑贝王妃 回复 悄悄话 听起啦非常惊心动魄,原来天下无贼那个电影不是没有根据的。幸亏你们是两个人。穷山恶水出刁民,河南一带那时太穷了。
简翎 回复 悄悄话 洛阳南阳,很亲切的名字。
心中之城 回复 悄悄话 太可怕了!好在火车上人也不少。老陆的话是对的。问好迪儿!
二胡一刀 回复 悄悄话 这是车匪路霸加诈骗二合一演出,你们买一张车票看了两场戏。
五湖以北 回复 悄悄话 惊险,幸好沒上当。同事说九十年代最乱的地方就是东三省,他每次去大庆时都提心吊胆的
水沫 回复 悄悄话 这些车匪路霸真是太猖狂了,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下就敢如此,居然还有军人在场,真是触目惊心。。。
我生活着 回复 悄悄话 是谁偷走了我们的善良?当迪儿知道自己的善良被那个有着怯懦目光的小男人欺骗后,肯定特别的悲愤。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晓青' 的评论 : 触目惊心,太可怕了!

幸好小时候去北京的火车上没有碰到过这样的遭遇。谢谢迪儿分享!
晓青 回复 悄悄话 是啊,这些风险过去有,现在也还有。
[1]
[2]
[尾页]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