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儿

用文字留住岁月的芬芳
个人资料
迪儿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博文

去LonePine的时候,高速路分叉处的一个一闪而过的标志LakeIsabella,让我的眼前一亮。南加州属于地中海型气候,阳光充足但干燥少雨,为数不多的湖泊,仰赖高山融雪的滋养,大多藏身于群山之中,如蓝宝石般孤独高贵。这个标在高公路上的Isabella湖,散发着一股平易近人的气息,勾起了我的好奇心。 五月底国殇节的长周末,疫情大幅好转,旅行相关的旅馆租车等业务空前火[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8)

过去这个周六的傍晚,我们结束了一个多星期的度假旅行,到达行程的最后一站,西雅图机场附近的一家旅馆。第二天一早,我们将搭机返回加州。 我们拉着行李,搭电梯到达房间所在的楼层,很快找到了指定的房间。老公用房卡解锁了房门,他推开门,示意我先进去。我将行李推进了屋,反过身,用脚抵住推开的门,便于老公和他的行李进来。这时,我突然发现,一个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28)

一屋两人三餐四季,第一次读到这个古朴的短句,就被它田园诗一般的意境打动了。有一天,突然意识到,我在疫情中的生活,平淡机械了无新意,也是不择不扣的一屋两人三餐四季。为了对冲这种单调生活带来的窒息感,我们试着在周末的时候,做一些临时起意的短途旅行。 说走就走看似潇洒,实施起来并不容易。疫情重的时候,多数景点和博物馆都处在关闭状态,我们[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7)

SalvationMountain不远处,路边的一个标志引起了我的好奇心,上面写着“THELASTFREEPLACE”。Free?这个标牌好有趣,我站在它面前挪不动步了。 我的视线随着敲击声转向几米外的不远处,我看到了一栋简易房屋,一对肤色黝黑身形健美但看不太出年龄的白人男女,正用超市里的包装木条修建篱笆墙。我和男子目光相对的时候,他冲我微笑,自然地和我打招呼。我问他,住[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6)
(2021-05-09 12:04:21)

周日早晨,打开手机,看到妈妈一连串的留言和照片。妈妈说:我俩开心的吃着你们送来的蛋糕!谢谢! 我的眼眶有些湿润,这个蛋糕是我托闺蜜玲送的,虽然有劳闺蜜,也算是举手之劳。女儿送出的点滴之爱,居然让八旬的父母开心到有点受宠若惊。显而易见,我在这方面,考虑的不够,做得更是不够。 五月的母亲节是西方的节日,随着越来越多的国人开始庆祝这[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5)

三年前的国殇节,我计划去著名的度假地PalmSpring玩,一个的同事建议,不妨多开一段,去SaltonSea和SlabCity看一看。他说,那是个蛮奇特的地方,有比海水还要咸的内陆湖泊,有一座多彩的救世山,还生活着一些有趣的人。他说得不错,那片干旱贫瘠的沙漠之地,真的有一种神奇的魔力,惹得我对它念念不忘。于是,女儿回来的短途旅行,我们又开往那个方向。 周末的时候[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2)

阳春四月,东海岸的女儿回来探亲。除了思念疫情中一年多未见的亲人,女儿最想念的是加州的阳光,工作之余加上两个周末,我们基本都在户外。我们骑车,登山,看海,还做了一次短途旅行。此外,女儿有一个愿望,想去看看电影《TheBiggestLittleFarm》里的生态农场。纪实电影《TheBiggestLittleFarm》,讲了一个关于人与自然的故事。一对原本生活在洛杉矶Downtown的夫妻,买下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4)
(2021-04-27 16:41:07)

我的第一次:当医生 活动ID蒙古大夫 大四结束的那个暑假,我和一些同学获得了在北京军区总医院实习的机会。那是一段充满新鲜感和自豪感的日子。每天,我们一群正当花季的少男少女,得意地穿着白大褂,在那个代表着全国顶尖水平的医院里,煞有介事地招摇过市。现在回想起来,那曾是一道多么亮丽的风景啊。可惜的是,人往往在青春远去的时候,方意识到它的美[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0)

上个月,我在中断健身一年多之后,回到了健身房。这次回去,完全是因为我的忘年交Karen的激励。 我健身的社区YMCA,因为来势汹汹的疫情,去年春天仓促关门。夏天疫情稳定些之后,首先开放了游泳池。重开的泳池,为了保证社交距离,每个时段每条泳道只能有一位泳者。因为供需严重失衡,每天,开放预约的几分钟里,第二天所有时段的泳道就被一抢而空。我本来就没[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3)
(2021-02-20 21:06:38)
X女士走了,我又来到职业介绍所,寻找继任的阿姨。 介绍所的等候区坐着两位女士。年长些的那位,五十多岁,头发稀疏面色泛黄,显得疲惫又沧桑。年轻的那位,四十多岁的样子,一头过耳黑发,穿了一件黑色外套,整个人显得暗淡又木讷。听到我和工作人员的对话,年长的女士插了进来。 得知我是西安来的,她显得特别兴奋。她说,太巧了,我们也都是从西安来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2)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