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我在芝加哥当代课老师(六) 特殊教育

(2019-01-14 18:29:01) 下一个

特殊教育

看到这个词,估计这里的半数的人会想到gifted program。 您想歪了,特殊教育在公立学校针对的是各种各样的有disability的孩子。本着No one left behind的原则,美国学校在这上面花了很多的钱很大的力气。虽然布什已经离任十年整,但这个传统并没有改变。

芝加哥市有一个专门收自闭症儿童的公立学校,除此之外大多数就近入学的学校都有特殊教育班级。有些时候是一个孩子配一个老师。而这些都是公立学校买单。他们是真的跟不上普通班级,无法和正常孩子在一起学习。我只是不明白,这些有disability的孩子为什么如此之多。有多少?最多的学校占到总人数的五分之一,是在芝加哥一个比较富裕的区!

这些孩子里有唐氏综合症,先天脑损伤,先天智力发育迟缓,或由于各种原因造成的学习能力低下。在中国,许多有先天疾病的婴儿没有等到出生就失去了活下来的权力。这是美国特殊群体比例高的一个原因。但我看到的大部分是那些长相不错却先天智力发育迟缓的儿童,我怀疑,是父母吸毒或滥用药物的结果。

在美国有这样一个非盈利组织,叫Project Prevention. 它的发起人Barbara Harris是一个没有受过高等教育更不是什么藤校毕业的英国普通家庭妇女,但是非常了不起。她曾经收养了一个吸毒者的孩子,花了很大力气把孩子养到正常状态。可是那个吸毒妈妈又生了,Barbara Harris不忍心,又收养了。每一次养育就像走一回地狱。等终于把第二个孩子养好些了,那个妈妈又生了。Barbara Harris知道自己无法拒绝可怜的孩子,她不停乞求吸毒妈妈别再生了。而结果是Barbara Harris从这同一个妈妈前后收养了八个孩子。她发现,吸毒者在想要钱的时候,就会答应任何要求,包括节育。于是发起了这项运动:募捐,给吸毒者钱,让他们不要再生孩子。Barbara Harris本人非常低调,知道这个组织的人也不多。

这些孩子,面对先天的不足加上后天父母的疏忽,长大是完全没有在社会生存的能力的,除了靠政府福利。悲哀吗?这就是美国的部分未来。

离开祖国不过二十年,我所看到是中国的人口素质大幅提升了,而美国的人口素质大幅下降了。

谁之过?

前一阵看完了 Hillbilly Elegy,作者用亲身经历和 “piercing honesty”直面白描美国社会的现状和问题,所幸的是许多人看到了(USA bestselling book)。可曾有人注意到作者碰触却没有捅破的问题: There is something wrong with American culture. 其中有一段,作者JD描述小时候他的妈妈,也是一个戒了两次毒的单亲妈妈,如何想尽办法透支信用卡甚至向祖母借钱,为了在圣诞节给孩子送上新上市的玩具。而JD女友Usha小时候的圣诞节礼物经常是一本书。长大以后Usha那样家庭的孩子却更有幸福感。我觉得美国那么多人吃止痛药上瘾导致吸毒上瘾也是有着相同的原因,cater, indulge, satisfy.  换言之,一种崇尚舒服的文化。全然不知:疼是该受的,苦是该吃的,欲望是该不能永远去满足的,自由是该不能永远去实现的。

[ 打印 ]
阅读 ()评论 (6)
评论
eeeet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高斯曼' 的评论 : 其实我就去过几次,都觉得受不了。
eeeet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橘生' 的评论 : 是啊,没有亲自做过,没有发言权。很不可思议啊,戒毒瘾的婴儿她怎么能养八个,多大的爱心和体力啊。只能说,当一个人做对的事,上帝都会帮你。
eeeet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莲舟' 的评论 : 谢谢喜欢,谢谢器重!美国人这两极分化的厉害,很大原因是不能自我反思造成的,他们怎么会愿意听一个移民说自己的文化问题呢?
莲舟 回复 悄悄话 非常欣赏你的系列文章。如果美国主流报刊能翻译转载给大众看就好了。期盼你多写几篇啊!辛苦了!
高斯曼 回复 悄悄话 我家的一位好友就是特殊教育的老师,做了很多年,今年过60岁了,她有几次被孩子打,她不生气,那是无奈,真的很难,要特别的耐心。
橘生 回复 悄悄话 这个妈妈的故事听说过。当时就觉得她非常了不起,搞不懂那些圣母白莲花为什么要批评她。能够尽到一份力就是对她的支持。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