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我在芝加哥当代课老师(五)和种族歧视相关的话题

(2019-01-13 21:02:52) 下一个

敏感话题哦。

我能明显地感觉到,在学校里,越是富裕和教育程度高的地区对华人越不稀奇,而越是贫穷的地区越有歧视。当然,对非我族裔的排挤bully另算。

我曾在一个以西裔孩子占90%的某市区学校带过一阵子课。最开始,每当我走在楼道里,会收到许多惊异的目光。每当我走进教室,会至少有3个以上的孩子主动问: Do you speak Chinese? 第一次见面这样问不稀奇,稀奇的是有一个男孩第二次第三次见面还这样问,直到被一个同班女孩阻止。在他们的生活圈子里也许从来就没接触过华裔。

这个学校有一个叫Joshua的男孩,10岁左右。课间见过他跳舞,非常有天分,可是上课的时候既不学也不安静还到处跑,所有老师都拿他没辙。某一天我正在给另一个孩子在他电脑前讲题,Joshua需要帮助了。他朝着我大叫:Chinese! 我还没讲完示意他等着。Joshua继续叫:Chink! 我看了他一眼,继续讲题。Joshua不耐烦了,这次叫的是:Chicken! 我继续讲题,直到把手头的孩子讲明白了。然后我走到Joshua面前,看着他的眼睛说: I won’t be mad at you because you are a kid. But remember this is a sensitive topic in this country. Someday you might be in trouble. 估计Joshua以为我会发火,会告诉校长,至少会马上有反应,但是都没有。 那天Joshua变成了一个乖小孩,我想他可能是怕了。

你们觉得我心里会怎么感受?其实是很受伤的,我不是一个麻木不仁的人。我后来想我之所以当时可以言语平静,心中有底气,是因为我的信仰。

神奇的是后来,我每次去他们班,Joshua就乖的不行,其他老师都好奇我是怎么把他‘修理’好的。我其实后来并没有对Joshua表现出任何特殊,我想他不是怕,而是知道自己错了,而且感觉到了一种无声的力量。我觉得我因他心理受到的伤害没有白受吧。

这又让我反思,我做这个非正式的工作有什么意义。从种族文化的角度讲,其实挺有意义的。在美国还有相当多的团体没有近距离接触过华人。我想,让他们在小的时候,感受接触过一个比较友善的华裔老师,哪怕时间不长,在他们长大以后,会对华人有更多的接纳。

[ 打印 ]
阅读 ()评论 (9)
评论
eeeet 回复 悄悄话 楼下各位,谢谢阅读,谢谢留言。这是两年前的事了。真心觉得,唯有信仰才能让华裔底气十足,就像当年的Martin Luther King所选择的路。
highlow 回复 悄悄话 大赞!你是个真正的好老师去!
Bounty 回复 悄悄话 佩服你的冷静。向你学习。
HCC 回复 悄悄话 Good job.
bl 回复 悄悄话 其实熊孩子身上的问题, 99%也是熊父母身上的问题,先有好父母,后有好孩子,所以他的父母不改变(基本
上不可能改变)这个孩子永远不会改变。
高斯曼 回复 悄悄话 你是个很棒的老师,赞!
mamacao 回复 悄悄话 处理的很好!赞
通州河 回复 悄悄话 佩服,虽然我不在美国,但我个人认为华人从事您这种及类似的工作,对提高华人的整体影响力大有好处。
锦川 回复 悄悄话 干得漂亮,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