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泉旁的田陌

在这里 我用自己的思索、
脚步和心情耕耘着一片田地…
原创图文 敬请尊重
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正文

中世纪小城 Domme —法国南部的多尔多涅之行3

(2021-08-23 16:42:47) 下一个

  Domme也是立在多尔多涅河边岩石上的著名古村镇。只是比起vitrac来有更大的知名度,也热闹很多。并且,莫忘提一句,如到过的许多法国老式村镇,它亦有法国最美的村镇之称。”)

Domme小镇的原初是1270–1285在位的法国国王菲利普三世(Filips de Stoute 1281年建立的Basite。所谓Basite是在前文提到的罗马天主教会对阿尔比教派的十字军东征,灭掉阿尔比教派后,当地由于战争的屠杀等原因人口锐减,为繁荣地方经济、手工业、设立当地政府等等而建造的有些特别的城镇:居民被优惠新城的税率和市场特权所吸引入住。(有点像中国改开时的特区?)只是古代的城规模很小。每个Basite都有一个基金会契约,而Basite们始终保持在地方规模,从未发展成主要城市。历史上,Domme有多年的繁荣。

后来,如许多BasiteDomme设置了某种形式的防御工事,例如大门,以在动荡时期对城内提供保护,且至今以它在 1310 年完成的防御工事而闻名。如小城的主入口的两座鼓形石塔,(见文后附图)。Domme的城防塔中曾经也用作监狱。1307 年到1318 年,圣殿骑士(the Knight Templars)就被Filips III 关押其中。至今塔中的墙壁上刻着骑士们用作暗号的文字(但也有说暗号是后人假造的)。

而这座古镇的宁静亦不时为战事和冲突所打破。

首先,在英法百年战争中的1347年,Domme被英国人占领。几年之后又被法国人夺回,后来又被英国人占领,直到 1437 年,Domme才终于重回法国统治之下。

接下来天主教和胡格诺派新教的宗教战争开始了新的动荡时期。

这里或需提请注意,胡格诺教派(Huguenot)与前文提到的阿尔比教派(Albigenses/catharism)虽然都因与罗马天主教对基督教义和圣经的理解不同而为其所不容,但是比、胡二教派之间并无关联。如前所述,前者已在Domme建城前以战争的方式被罗马教会灭了。 而胡格诺教派属于加尔文教派,即是今天的新教(Protestants)。

1588年某日,新教徒在夜间爬上悬崖打开城门,占领了小城。然而,成功只短暂四年,1592年,Domme 被天主教徒收复。

 

这一带曾经是宗教战争时的激角战场。以后的此次旅行的博文中会屡屡提到。

1,

上图,第一次进Domme城在城中心所见。两座中世纪建筑前是城中心小广场,是当年Basite建城的重要特点之一。

2,

上图,Domme小城中似乎只有老房子。上图是它的一条小街。主街旁排列一条条侧街,也是Basite建城的标准模式。

3,

上图,还是在小城中心广场上。旁边的挂国旗的建筑-Hotel du Gouverneur,是Basite时的市政所在。约建于15世纪。几个文艺复兴式部分是在后来的世纪(16、17)补建的。

4,

我画的 du Gouverneur ‘)

5,

Domme 主街上的老式房子。

6,

上图。上到Domme顶端俯瞰多尔多涅河。河道被挤得非常窄,当年肯定比这眼前的要宽。

            7,

如同前文中的Vitrac,这村里的路也都是坡形。几乎所有的房子都斜着建在坡上。

8,

满城全是如此这般模式的小街。

9,

上图,1310年Basite时期完成的主门洞。尤其是鼓型塔,Domme小城以此著名。

10,

像很多法南的村落,画屋和艺术手工开放作坊时能撞见。

11,

上图还是在Domme的顶部。城中心最高的地方,背面就是看河之处。

12,

我们开始往回走。

13,

房顶开花 ;)。Domme镇就在度假村附近,临离开那天又来到这里。上图亦在是城中心的小广场上。身在“崖”顶而有的居高临下的视角。

14,

上图是坐落在市中心的Domme著名的‘中世纪’圣母教堂的内部。

15,

我画的圣母教堂的外部(核心部分)。教堂建于13(?)世纪。但是眼前的它是上世纪重建的,不仅按原来样式且用的是原来的砖头。

16,

城中心附的一家旧货店。布置的像家一样,只不过所有的东西都有价签。

17,

Domme是很热闹的。我发现街上的大多女士游人都是仪式感的穿戴。;))

从这里出村竟无城门洞。原来应该是有的。

18,

锈迹斑斑铁栏后的小院、凉椅、开着的遮阳窗门。。。

19,

还是选了有城门洞的出口离开,-俺的仪式感,") 。

20,

门洞上方的墙像是随时会塌似的,儿童们跑出跑进毫不担心。

上几图均是第二次去Domme时。

险些忘了说,Domme小城虽被形容为'立在崖顶',--为中世纪时的防御之需。但今天它的周围似乎已无悬崖,,至少俺没看见。不过,更大的可能是,崖顶小城并非-如通常想象-是四面悬崖,由城门洞后伸出的一条隐蔽小路通往崖顶。而是,只有城中心心脏部位高临悬崖壁之上,(就是看河的位置),从那里向下伸展开城市,城的最外围由高且坚固的城墙围住。就像中国古代城市。。。

---

还有,事先竟然不知道的信息。刚刚看到的, 直接转告: Domme, including the church and the ramparts, served as a shooting location for Le Tatoué by Denys de La Patellière with Jean Gabin and Louis de Funes in 1968.

多尔多涅之行 --Vitrac村的老城堡

法国 卢瓦尔河畔的乡间客栈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3)
评论
甫田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觉晓' 的评论 : 是啊。注册文学城时,正在读《诗经》。觉得‘甫田’二字方方正正,是挺有代表性的汉字。

我的博文快成‘私密’博了。我知道这是因为我出博太不勤快了,至少是原因之一。没办法,实在是没时间。问好觉晓。
甫田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觉晓' 的评论 : 是啊。注册文学城时,正在读《诗经》。觉得‘甫田’二字方方正正,是挺有代表性的汉字。
刚刚发了新博文。
我的博文快成‘私密’博了。我知道这是因为我出博太不勤快了,至少是原因之一。没办法,实在是没时间。问好觉晓。
甫田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觉晓' 的评论 : 是啊,学过美术的人可能对一幅画欣赏的方面会宽一些,因此有时会获得更广的认同。但是我认为那也是要靠个人的综合审美素质和能力的,所以说到头也是主观的。
我画教堂那面墙时想表达一种动态的沧桑感,你说像“云”,甚至启发了我对自己感觉的理解。

房顶上没土,花能那么繁茂盛开,株根应该是在地面的土里。花本来只为置身充分的光照下,无意中享受了“独自浪漫”的生态,哈哈。

我也是受不了烈日,总走在阴凉地方的,~~。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如果学习过美术的人,欣赏的程度,与完全不了解美术的可能相差悬殊,特别对现代艺术。但我同意你回复的。如果愿意沉浸,美就在眼前的作品。
我想起来了,两年前我看过朋友去法南度假的照片,其中大概就有你拍摄的,比如街道的坡度。
我喜欢13的房顶开花,独自烂漫感觉。
看12,我会想我大概是要贴着小街右墙的阴处走。^_^
甫田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觉晓' 的评论 : 我已经编号了。欢迎你再来聊。祝周日愉快!
甫田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觉晓' 的评论 : 觉得看画没有“懂不懂”一说啊,每个人的主观感觉就是,比如你说“像云一样的石头”,很欣赏你的这个感觉。“鼓型塔”和另一座城门两侧下部都有对称的黄色,不会是水淹所致吧?因为河在城的另一面,不记得两处周围环境有引发水的因素。不过在古代可能是另一种情况。也可能是后世修补加固之类的缘故?

我也是啊,就喜欢老铁老铜老木头之类造的物件~~。
甫田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觉晓' 的评论 : 那个石头花坛里的就是一种非常普通的‘野’菊,我园里也有,只是放在配在那里很好看。可能是我邻居叫 marguerite(法语:雏菊)的那种菊,可以肯定是其很近的亲族。西方女性常有叫玛格丽特的应该就是由此而来?那个花坛我记得是专门拍了特写照,可惜后来找不到了。

打字“中世纪圣母老教堂”时我还真犹豫了一下“老”字放在哪儿?所以一点不是你较真。我把“老”字放那儿是因为一般的用法,教堂若老就有“老教堂”固定词组,且把“老”字放“中世纪”或“圣母”前都不合适,也就遵从了习惯。虽然还是别扭。现在想想别扭应该来源于前面有“中世纪”做形容词就无需加“老”了~~。谢谢你。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对了,还有老虎窗。左面那扇正霸气。下次照片多时,你编号一下可以吗?省的我来回数。数不清,哈哈。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我不敢评论甫田的画,因为不懂。只是我很喜欢第一张你加印名字的那面墙上的像云一样的石头。
还有第一次见识了鼓型塔。为什么它下半部的颜色与上面不一样,好像遇到过洪水侵蚀。
另外我看锈迹斑斑的铁门是看上眼的。
下次再谈,你还有很多看图“游记”心得呢。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我有很多看点,在这篇。比如第一张遮阳伞边上是石头样的花盆?里面种的是白色的法国菊,也叫牛眼菊?
“中世纪圣母老教堂的内部”,我觉得这个“老”字的位置让我想调换。否则,举例巴黎圣母院,难不成叫巴黎圣母老院?哈哈,我钻牛角尖了。
甫田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觉晓' 的评论 : 高兴见你欣赏。尤其有幸为你当了一回Domme小城的导游 ;))。
第一图的两座中世纪建筑,我们一到市中心见到,真有点眩晕式的震撼感。应该也因它今天仍作为餐馆,尤其是有其露台部分的点缀。那种感觉我的照片很难表达到位,但觉得那图还是对Domme最有代表性了,就将其放了首图(而不是我的画;))。建筑二层窗前的自行车摆的也很巧,我由此感到了建筑的结实。
“激角”是临时跳到我脑中的简易表达,“激烈角逐”,—-俺在用词方面亦有些我行我素的毛病。你一下就明白词意了(握手)。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真好看。我得多来几次此篇过瘾。谢谢你分享。
“激角战场”,这个写法学习了。
第一张照片一扇窗挂着一辆自行车。
非常美,我假象在度假期间。还有你的画。~~
太谢谢了。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