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泉旁的田陌

在这里 我用自己的思索、
脚步和心情耕耘着一片田地…
原创图文 敬请尊重
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正文

Vitrac村的老城堡 —法国南部的多尔多涅之行2

(2021-07-19 14:50:51) 下一个

 

上文说到,我们那次的目的地是法南Dordogne河流域的Vezac

Diziers距离我们早先已定好房子的度假村约四百公里。离开前一晚住宿的客栈上大道后,行驶了三个多小时便又进入村道。在感觉度假村就在不远的前方时,一座座立在红、赭色断崖上下且外表依旧完好的老城堡令我不时眼前一亮。虽然绿色的水流、旧瓦、土色墙的原始民居等等是我们对法南所熟悉的,但面对这一切在此地的搭配,还是不免心生不一般之感。至于当年的封建领主们那么会对在此地建城堡情有独钟,或可待我在之后此行的游记里慢慢转告。

 

坐落于Vitrac村的Montfort城堡,是我们到达后最先造访的地方之一。

眼前的城堡实体建筑可追溯到14和16世纪。此前(13世纪初),它的主人是贵族领主Bernad de Casnac—M城堡 是那时de Casnac在这一带所据有的三个城堡之一。1214年, 贵族领主Simon IV van Montfort 的队伍占领了de Casnac所据的几个城堡,并将M城堡摧毁。后来de Casnac又打了回来,消灭了对手的军队并重建了城堡。若干年之后城堡又被S IV Montfort夺去。。。这样反反复复的易主中此城堡被摧毁和修复了若干次。包括在英法百年战争期间,在法王路易十一和亨利四世统治时期。。。

1664年,MontfortAillac的封地被卖给了罗克劳尔公爵,城堡随后由蒂雷纳(Turenne)子爵重建。

回到前面,为什么会有de Casnac和van Montfort之间的激烈的夺堡血战?资料上说,最初的城主B.de Casnac 是当时新兴的基督教阿尔比教派,这一教派被罗马天主教正宗视为异端,Simon IV v.Montfort是秉承正统教派之义从教皇那里领旨将其消灭。(有一份材料称,当年 那位Casnac的女儿就在城堡被焚毁时的大火中被烧死,现在,有时在夜间她的鬼魂还会在城堡周围游荡。。。--这鬼的故事,你信吗?我可不敢信;))

 

Vitrac城堡攀堡途中,见一亚州姑娘席地作画。交谈中得知她是日本人,目前正在附近的艺术院校学习。现在利用假期下乡写生。聊了一阵之后,她大大方方打开她的画集夹让我看她几天来的作品。显然她目前是画比较“写实的画,—-是在积累经验吧?

我拍下了一帧她昨天画的。她正作的写生草图与她眼前的景色一模一样,只是墙根下多了一只躺着的猫。我问真有猫吗?她说那猫刚离开。

与她话毕往前走了一段,就见一棵树下卧有一猫。于是我掏出预备好的猫零食举着食袋朝它晃了晃,它显然认识那种袋子(欧盟一体化的好处可见一斑),立刻起身一跳一跳照直向我跃过来。

为什么一跳一跳?因为它只有三条腿!原来它就是传说中的三脚猫。

太可怜了。它把我倾袋撒在石头上的猫粮狼吞虎咽一扫而光后又跟着我跳了几步。没有一般野猫的捕食能力却不瘦骨嶙峋,从这一点看我估计它有主人,也或许是来此作画的人常会买猫食给它。可惜当时我这里猫粮空了。

那个堡我们下次还要去。会买好猫粮,但愿再碰见这位阿喵,当时我这样想。

我们所在的街面总有层层房顶档在城堡前面,拍不到全景,只好画图一张以示它的大致外貌。事实上,Montfort坐落在多尔多涅河边的崖石上。但估计要进到堡里方可见到河。

通向崖顶的小街上那位日本女学生在潜心作画。

我拍照下了她此前一天在附近的一帧写生。

上图是她当时在画的景象。与照片上显示的一模一样,只是在那扇窗下多了依墙躺着的一只猫。

孤身一女,且是远方面孔,在几近寂静的法国乡下长时席地工作,---从一开始我就估计到她不会是中国人。虽然就我个人来说无论是当年还是现在也都会这样做。

离开作画的姑娘不久,就看到了她画中的猫。它舒适又安然的躺在那里。我朝它晃了一晃猫食口袋,它就朝我跳了过来,毫无惧色。为什么跳过来?因为她是一只三脚猫。临启回程一天前,我们带着新买的猫食又去了那里。但是找遍了那里的房前屋后也未见它的踪影。但愿它是在自家的屋里吧。

在村道上只能见到城堡的顶部。

在停车场所见的城堡。

上图是上路以后的车拍。

还是回望一下Vitrac小村吧。上图,典型的村里的房子。

整洁安静。不知三脚猫是否是这家中的爱子。

山中的小巷总少不了台阶。高高低低错落在台阶上的房子格外有风味。只有路面上走雨的下铁栅提醒着我们时在今日。

 

前一篇:法国 卢瓦尔河畔的乡间客栈

后一篇:中世纪小城 Domme —多尔多涅之行3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2)
评论
甫田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觉晓' 的评论 : 很抱歉啊,觉晓,花树的名字我也不知道。多亏那棵茂盛开花的树,给那女孩的画添了生机。

不过花树的名字以后我可以到花园店时带上电子图去问问,有结果后一定不忘告诉你。就是图上花不清楚,但愿不会难倒行家。
甫田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觉晓' 的评论 : 那肯定就是豹猫了。我在网上看到豹猫是国际范围的受保护动物。可能是因为到底是属于猫类?什么也防不住这种买卖。但愿它们能逐渐习惯与主人在一起的被照看的生活吧。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其实我还想问那两棵花树的名字,很有意境。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我是读的仔细。那只猫我有照片。主人是从朋友那里买来,三百,市场价七百,他说。他们是用笼子带去公园才让猫出来,叫娜娜。不是一直牵着走。
甫田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觉晓' 的评论 : 问好觉晓。豹猫是受保护的野生动物哦,不许买卖的吧?你能确定那只猫身上长的是豹纹?猫类总体来说有是孤独、自由的秉性,豹猫尤是。想象一下它们被拴在绳子上拉着遛,—可怜啊。
“法南”是我对中文‘法国南部’的简称。“南法”应该是从欧洲语言直译或按西方语言习惯将方向放在地方前面的说法?你真是个认真仔细的人,这个我还从没留意过。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前日在公园看见一只名贵的豹猫,主人带出来溜。甫田多分享“法南”。其它地方我读到的是“南法”,你的“法南”还真确切。
谢谢你分享了这些图片,很喜欢。
甫田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觉晓' 的评论 : 三脚猫我也是人生头次见。让人顿时心生怜悯。我甚至不忍心将它三脚跳时的样子拍下来。
甫田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觉晓' 的评论 : 对。如果那些窗子都关上室内会比较暗。也许是法国人被阳光宠到了极致的缘故,哈哈哈。我们那次住的度假村的房子也是这样的,不光窗外有遮阳板,屋门外有老厚木头遮阳外加门。好处就是,甭管户外多烈日炎炎屋内还是挺凉爽的。省去冷气空调方面的能源耗费,—应该是传统的保护自然的方式。
那位日本姑娘我还有一片她的正面照,没贴,很恬静的样子。也就是日本人吧,能以那个姿势长久的坐着。那一带见过欧洲人在小村里作画的,都是在折叠画架前站着画。
甫田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觉晓' 的评论 : 好开心看见你的到来 ;))。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第一次见识了黑色的三脚猫。见识少啊。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喜欢法国乡村建筑里的木窗木门,如果都关上,室内黑夜一般。你拍的日本姑娘照片很好看,寂静里的动静。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先留言说明好开心特意找你的博客,看见更新的这篇。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