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记忆102 (3) 趣事

(2021-04-05 12:28:22) 下一个

夏天 趣事

夏天到了。她是那么美丽。火红的太阳让百花齐放,峰蝶飞舞,白鸟争鸣,草木茂盛,绿树成荫,河流欢唱,鱼鸭遨游,世界变得绚烂多姿。夏天也会瞬息变化,时而, 烈日当头,大地像着了火,树也懒了, 草也蔫了,牲畜倦了,狗儿吐舌,鸡鸭趴窝,鸟也躲了,鱼也沉了,人也喘不过气来。时而,狂风大作,乌云压城,尘土飞扬,枯叶乱舞,河流湍急,黄沙翻滚,鸡飞狗跳,电闪雷鸣, 暴雨倾盆,当它折腾完后,歇息之时,一道,有时两道彩虹横空悬挂,美极了。

我喜欢她是生机勃勃的季节,暖暖的阳光普照,微风阵阵习来,更是孩子们玩耍的好季节。我们和海阳村的大小孩丫彻底混熟了。跟他们学会了挖野菜:什么山蕨菜、山芹菜,小根菜,车轱辘菜;采蘑菇: 红蘑, 黄蘑, 榛蘑;扑蜻蜓: 红尾巴,大黄,大绿豆;抓田鸡。。。。一放学,就会和小伙伴结伴而行,去大地里挖野菜,到小河里摸鱼, 晚上还会跟随那些高年级同学在稻田里,水池塘边抓田鸡。

夜幕降临了,天空呈现碗篮的色彩,满天星星,像无数只眼睛,一眨一眨的,闪烁着光芒。我们随着手电筒光,小心翼翼地跟在高年级同学的身后。安静的夜晚,凉风拂面吹来,清新,凉爽。走着走着渐渐听到了青蛙的叫声,由远到近,此起彼伏。虽然是黑戚戚的晚上,可稻田边,田埂上却是马蹄灯,手电筒, 火把交织的灯火通明世界,本以为这里的孩童天地,可满眼望去,啥人都有。

青蛙属于国家保护动物,那时还没有禁令。傻傻的青蛙越叫越倒霉,那些抓蛙的高手,一听到叫声,便用手电光直刺他们,手如闪电,一得一个着,一会儿,手里的家什就满了。随之, 热闹喧嚣的抓蛙战场,也慢慢地安静下来。人们有的是准备打道回府是凯旋而归,有的是就地享受,搭起篝火,开火烧烤, 吱吱啦啦,一会儿香味扑鼻,跟屁虫的我们当然也能分到一羹,第一次尝到野味,真的好吃极了。此事一生仅此而已,再未涉足。因为回家就被大训一顿,所以,记忆更深刻。

农家院里的趣事,更是记忆犹新。住在老乡家里的好处是直接了解农民的衣食住行。对面炕的赵大娘煮的大锅饭是真的好吃。下学回家第一件事(当然不是每天都这样的)就是品尝一下她留给我们的午饭。第二件事就是帮助她捡鸡蛋。实际是做侦探, 帮她追踪她的鸡在哪里下了蛋,把蛋拾回来。她家里养了许多老母鸡,九斤黄,大芦花, 小老黑, 红脖子, 大白美。。。。。母鸡下蛋的样子很好玩。先是趴窝,一回儿便见头上的鸡冠红了,眼睛鼓起来了, 两腿半蹲半站,屁股往下一坠, 一颗湿漉漉的,圆圆的鸡蛋滚落下来。它会去捂一回儿它的宝贝,然后站起来,趾高气昂,咯咯大叫地走人了。她家的鸡及不守规矩,也不愿意公用一个“产房”。到处拉拉蛋。它们喜欢找自己的地盘去下蛋。所以赵大娘说她家老是丢蛋。那就把第三件事先说了。赵大娘还教会我怎样去产检母鸡怀蛋的事。她每天早晨都给鸡做蛋捡,所以心里是有数的。我经过几日观察和跟踪,基本掌握了各位母侠的习性和偏爱。九斤黄是霸主,就在本家的鸡窝生蛋。大芦花会在后院的柴火垛堆下面阴凉处下蛋,小老黑,红脖子喜欢上房揭瓦,专门跑到大门楼上横梁, 拐角的地方。大白美是典型的吃里扒外的主,愿意在西厢房的杨婶家的鸡窝里下蛋。于是,每天下学,我就开始行使我的侦探职责和收蛋的任务。上蹿下跳, 东奔西忙。运气好的时候,能找到小半筐,不顺利的时候,是空手而归。不管怎样, 对一个跟着父母下乡插队的十二三岁的孩子来说是一件乐事,永远难忘。然而, 结束这项任务的原因,你是很难想象到的,那是在万分惊恐下结束的。那天, 天气格外晴朗,火辣辣的太阳,把回家的石头台阶晒的滚烫,那哪儿都被烤的热呼呼的。下了学,本想先睡个午觉再去干活 - 捡鸡蛋。可赵大娘不知为啥如此着急,也许是被大热天搞的,催命地让我上后院柴火垛那里把大芦花的蛋捡回来。看她那哀求, 渴望的样子, 我心一软,撂下书包,便往后院跑去。刚好遇见大芦花,咯咯咯,一摇一摆,骄傲地从柴火垛下走出来。一捆柴禾立在那里,刚好挡住了我拾蛋的路,我必须把它挪个位置才好把那芦花蛋取来。我刚伸手,想拎起那捆柴禾,是余光? 还是阳光?还是感觉? 突然, 我感觉捆柴腰那里动了一下。我定睛一看, 妈呀, 是条蛇。我吓死了, 撒丫子, 往家里跑。从此再也不干捡蛋这事了。一年被蛇咬, 十年怕井绳。被这一吓,我是终生怕蛇呀。只要看到类似蛇的东西,我就浑身不自在。

 

 

盛夏 割杏条

清原,听上去就是个有青山绿水的地方。在林间树下、河边、沟沿和荒山坡上到处生长着大量的土副特产,药材,和白柳条,杏条等山宝。

杏条和荆条这两种枝条,大概有一米高左右,筷子般粗细,是编筐, 编娄的好材料。农村的供销社每年都向各方收购这两种枝条,然后卖到外地去,用于编制筐篓,装水果、蔬菜等用。听说精美的杏条,柳条编织品还远销日本、西德、美国、英国、法国。 鬼晓得那是些什么地方?学校为了学费,每年都组织学生上山割条子, 勤工俭学,我们作为学生也没有选择。

割杏条对我们十二三岁的孩子来说可是技术性最强的农活。可同学当中有几位竟是高手了, 他们从小就跟父母上山摸爬滚打, 早就练了一身好功夫, 而且还知道哪里能找到多杏条。学校一声令一下,一把镰刀,一捆麻绳,我们就上山了。

一钻进山里,那些高手就不见了, 不晓得猫到哪里吃独食。其他同学也一窝蜂地钻到树丛中,不见了踪影。我只好自己在山里打转转,细细地回忆老农民战前的描述。在比较低的地方,就是各种低矮的灌木生长的地方。往沟里,荒山坡上找。山, 远远地看上去山峦起伏,奇峰耸立,白云缭绕,树木挺拔, 整整齐齐, 排排成林,郁郁葱葱。 当你身在其中,看到的是乱木丛生, 千姿百态,藤缠着藤, 枝连着枝, 叶叠着叶。有的高耸入云, 有的低矮枯黄, 有的独木成林 , 有的蔓藤攀缠。听到风吹树冠, 沙沙作响,让人感到心惊。周围格外幽静,仿佛这世界只你一人。顿感自身渺小,如果有狼扑来,有蛇袭来,我必葬身于此,想到这腿脚发软,哎呀一声,便一屁股坐在地上。手也被荆棘刺破。“ 远观山有色,近听水无声。春去花犹在,人来鸟不惊。” 画就是画,怎敢于此相比?

这“哎呀”一声震响寂静的山林,同学们纷纷探出头来忙问:“怎么了?怎么了?割手了吗?“ 原来他们都在离我不远的地方。“没事儿。“ 我赶紧站起来,噗罗噗罗屁股,这时一个同学跑过来,说找到了一片杏条树, 拉着我过去。还主动教我使用镰刀。在同学的帮助下,我终于学会了镰刀的用法。不多时,一根根的杏条在我飞舞的镰刀下乖乖的躺下。一会儿就完成了两大捆。开始学捆柴禾捆。那些会的同学根本不用麻绳捆杏条。 他们用杏条捆杏条,而且捆的相当结实。他们还告诉我把两捆杏条搭在一起做个三角形,把头钻进去,慢慢站起来, 就可以下山了。因为在山里各种树木密密麻麻地遮挡你头顶是的一片天空,你根本不知道时间到哪里了。那些高手们实际早就下山。不得不服气他们。不过今天的我,也很棒,完全学会了割杏条,捆杏条。当我把头钻进搭好的杏条捆里,靠着镰刀的帮忙慢慢的站起来的时候,感觉自己是个伟大的战士。当我下山的步伐由颤膻微微变成大步流星时,我不由地哼起歌来。”日落西山红霞飞,战士打靶把营归 把营归,胸前红花映彩霞,愉快的歌声满天飞。“  望着眼前广袤的大地,绿意的田野,回头在看远去的丛山峻岭,我感到十分自豪,心里告诉我自己:你们能做的, 我也能!

天生我材必有用!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