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告别2018,这个悲痛的年!(上)

(2018-12-30 12:30:08) 下一个

两个月里先生和我痛失哥哥和爸爸这两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2018年岁尾,我告诉自己必须收拾心情告一段落,尽可能用文字用图像用追忆让我深爱的爸爸我心中的参天大树立于亲人的记忆中,来告别这个太多失去、令人悲痛的年!

 1

每天早上起床再忙几乎都会迅速扫一眼微信,看家里是否有什么信息。十月下旬的一天清晨突然看到姐姐发了一篇较短的关于爸爸的生平说让我补充。我诧异:之前我和姐有约定,由她草拟一个爸爸的生平稿,然后发给我。但我一直没收到。这次终于发给我了?拟或爸爸出事了?我更愿意相信是前者。于是迅速回复了“下班后我再改”,然后就关机走人去上班。

下班回到家,我迫不及待地查微信。姐的另一条信息赫然在上:“我们的爸爸、、、去世、、、”。瞬间我只有一个感觉:这一天到底还是来了!

时光倒流回去一年:去年十月到今年十月,我回国两次四个月。返回加拿大之前,姐劝我:“如果爸走了,你也不用再跑回来了。”我猜这就是姐清晨没有第一时间告诉我爸爸离世的缘故吧。她并不期望我在一年里第三次回国。她在微信上说一切都安排好了,妈妈也好。我懂姐是心疼我旅途奔波太辛苦。

几乎是条件反射,我在微信里敲下了 “我要回去。我正在请假” 几个字。我拨通了头儿的电话,刚说到“My father passed away...”悲痛就不能自抑,几乎无法再说下去。再给还在上班的先生打电话,也是刚说了个开头就哽咽住了,先生立即说“我这就回家”。放下两个电话后,我的眼泪象决堤的洪水伴随自己的哭声倾流而下、、、、、、。

2

从我记事起,爸爸就是一个热情、能干、英俊、忙碌而严厉、又备受尊重的人。我们三姐妹在爸爸这棵大树的浓荫下长大。在一个重男轻女的传统文化社会,作为独子的爸爸从来都说“男女都一样”。爸爸给别人介绍我们仨时,总风趣地说“这是我的三千斤”。他工作太忙,和工作也忙的妈妈聚少离多,他们各在一处,把我们这“三千斤”留在城里上学。寒暑假期间三千斤被送到乡下祖父母家,跟着割牛草、割猪草、割谷桩、拉草垛、推磨、喂鸡喂鸭、守瓜棚。记得有一段时间晚上经常没有饭吃,祖母就埋三个红薯在炉膛灰里烤熟了给我们仨当晚饭,或者一人吃两节甘蔗充饥,祖父母却勒紧裤腰带饿着。“三千斤”在乡下不仅学会了干农活,还和祖父母加深了感情。更重要的是,我们懂得了农民的面朝黄土背朝天、“粒粒皆辛苦”和“知好歹”。

爸爸平时对我们的教育是严厉的。如果我们做错了事情,看到他眼睛一瞪,我们都会害怕。记得我和二姐不小心绊倒了一个放到地上的暖水瓶,我俩吓坏了。爸爸没有骂我们,安慰说下次小心点就行了。我记忆中好像我们仨从来没有在他身上撒过娇。直到我上了大学,有一次爸爸顺道来学校看我,当我俩走在路上时,我大着胆子平生第一次去挽爸爸的胳膊,爸爸什么也没说好像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从此以后,我就经常主动地去挽着爸爸走。其实,我能感觉到爸爸心里是爱我们的。

夏日炎炎走在上小学的路上,街边“冰糕四分!”的叫卖声,叫的我喉咙里直痒痒,我们只要抬头看看爸爸,爸爸就会给我们姊妹一人买一根冰糕。而且爸爸还会顺手给我们一点零花钱。我们用这些零花钱在放学后就跑到故事书店去翻看小人书(连环画)。看一本需要一分钱。我们经常去。那种几乎清一色的黑白图画和下面一两排文字说明的连环画如今难寻了。可故事书店当年在我心中的份量大概有点像现在孩子们玩手机一样地吸引着我。要知道,那个计划经济年代,妈妈是天天掰着指头算能节约一分绝不多花一厘的,两个老人和三个孩子一家有七张嘴呢。

3

爸爸慷慨大方,富有同情心。有一年过春节,爸爸说,请车二爷来和我们一起过吧。这个车二爷是祖母村里的五保户(无儿无女无父母妻子和亲戚)。爸爸经常对车二爷问寒问暖送东西。爸爸的举动在我们幼小的心灵上种下了同情和爱心的种子。认识的人里,不管谁家出现困难,爸爸都会伸手帮一把。回老家,得知老邻居患癌将不久于人世,专程上门送上水果营养品,还从兜里掏出钱递上去。

、、、、、、

爸爸是个有恩必报的人。我这次在整理爸爸的遗物时,发现两张多年前的借条,借期是一年。每张都是上千元。爸爸生命的这最后几年,已经是一个被下过多次病危通知书进过不止一次ICU、每天都离不开制氧机和呼吸机的重病老人。但他仍然试图帮助他人。一位乡下的远亲上门诉苦说曾被地方公安局拘留以及对法院判决不服,希望爸爸帮忙。爸爸不仅没推辞,还把这个远亲留在家里提供吃住,帮他写申诉书。爸爸说,他的爷爷过去帮过你们的祖父母,象他这样没有多少文化的乡下人,他是走投无路了,我不帮他谁帮?我和二姐小时候不慎掉入同一口田边的水井被闻讯赶来的祖母村里的一个年青人救起。从此,只要我们回老家,爸爸一定带着我们买上礼物去这家人家道谢。爸爸说,人不能没有感恩之心!

4

爸爸最尊敬老师。我和二姐是小学同班同学,班主任徐老师对爸爸说买字帖让孩子们练字吧、让孩子们听收音机吧。爸爸就带着我们去了我记忆中县城里仅有的一家新华书店,让我们选了字帖,还买了笔墨研。后来我还真不负期望拿了全校书法比赛第一名。爸爸后来又在这家店买了一个象课本那么大的收音机给我们。我感觉爸爸当时花光了他一个月的工资收入。相当于九十年代在中国的一般家庭给孩子买一台计算机一样奢侈。在七十年代那个文化生活极为贫乏的年代,这只小小收音机带给了年幼的我无限遐想和编织梦想的能力。

我的拼音学的不好,徐老师让我放学后到她家给我补习。可惜她后来得了脑癌开刀住院。爸爸还带着我们专程去医院看这位老师。到现在我还记得老师的名字和她头上裹着纱布的样子。爸爸忙里偷闲检查我们的作业,他替我改作文比我的老师还仔细。我的数学考分总是拖后腿,爸爸请了他一个数学好的朋友在我高中时给我补习。那个年代,爸爸能考虑到这些,我觉得很了不起。

还记得当年高考时,天气又热心里又紧张。爸爸对我说,放松考。考的上最好,考不上也没有关系。爸爸这句话,就像让我吃了一颗定心丸,我在考场上基本上得以正常发挥。

5

爸爸尊重他人而且记忆力惊人。我过去性子比较急,是爸爸的沉着稳重启发了我。当出现意见分歧时,他一定等对方把话说完,确认“你说完了吗?”后,才心平气和地说“现在该我说话了,请你不要打断我”,然后一件件一桩柱清楚无误地答复对方让对方心服口服。我对此佩服的五体投地。爸爸怎么就能记住那些点呢?因为对方一次说的内容太多,通常是我就会打断对方抢着说以免忘记要回答的要点。爸爸说不能这样,如果你一言我一语抢着说,势必就成了吵架。爸爸小时候的私塾老师是地下党,他因此走上革命这条路。他在乡里区里工作时遇到那么多人,只要他见过的,即便是一个挑担子的农民,再次见时准能叫出对方名字。他有“本县通”的美名,象活字典一样,无论别人提到县的哪个旮旯爸爸都知道。

爸爸讲话幽默风趣。上千人的大会上讲话从来不用讲稿还经常赢得掌声和笑声。有一年回国探亲,我问爸爸,您的口才是跟私塾老师学的吗?他说,不是,工作以后慢慢练习的。大会上讲话的机会多了,就琢磨如何才能既能传递思想又能抓住人的注意力。打小熟读四书五经的爸爸,出口成章,逻辑思维严谨,字又写的漂亮。许多人都以为爸爸是大学毕业的。不过,爸爸当农业机械局局长的时候,确实去省农机学院进修过。

6

爸爸是个原则性极强的人。从我记事起,我就是一个干部家庭的子女。那时候,经常有人上家来找爸爸谈工作或者解决问题。无论谁,爸爸总是热情地敞开大门用他那洪亮的声音:“来来来来来!请坐!”然后就是早已被训练成业余服务员的我们三姐妹端茶送水。爸爸说,人家来家里就是客人,对客人要礼貌。但是如果遇到有请求帮忙的“客人”送礼,爸爸一律婉拒。他说,该帮助解决问题的一定解决,不需要送礼。违背原则要我解决的,送礼也不能帮。曾经发生过有人留下东西硬是不拿走的,事后爸爸就让妈妈给人送回去。爸爸的态度因此在当时得罪了不少人。

姐姐说爸爸曾经买票让她去看处决当时震惊全国的刘清山张子善两个大贪官的纪录片。姐姐后来笑说,“我那么小,根本就不懂”。改革开放以后出现的贪腐之风,爸爸是嗤之以鼻。他说:“看吧,总有那么一天。不是不报,是时候未到。”爸爸一辈子两袖清风,一些被得罪过的人后来又变成了爸爸的朋友。我长大了,到了北京,我这个“井底之蛙”才发现我们算什么“干部家庭”,连芝麻小官儿都算不上。但无论怎样,我们已经在爸爸的“领导下”茁壮成长成型了,血液里浸透了爸爸做人的原则。

7

正当风华正茂三十岁出头的爸爸遭遇“文革”被打成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戴高帽、被批斗、街边写检查。造反派问:你是哪一派的?爸爸哪一派都不是,他就幽默地回答:“我是当权派的。” 、、、、、、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3)
评论
步可妮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尘之极' 的评论 : 谢谢!深有感触!可惜基本上没有机会和老爸讨论这些比较深的问题。
步可妮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流云朵朵' 的评论 : 谢谢朵朵的祝福!我爸爸个子也高。他会安息的,他生前就是一个乐观和心态平和的人。
尘之极 回复 悄悄话 楼主节哀!

您的父亲是一个好男子汉!

中共里面也有好人。
流云朵朵 回复 悄悄话 楼主节哀顺变,你老爸真的很帅,愿他老人家天堂里快乐!
步可妮 回复 悄悄话 桉桠说的对,“多多记住和他们一起的美好日子,有一天还会团聚”。红石榴花,你一定和你的父亲感情深。满池娇,是的,不要太难过,我确信爸爸是去了天堂。谢谢朋友们!!回“toyota1”,我父亲八十三岁。
wavefly 回复 悄悄话 抱抱, 节哀顺变。
满池娇 回复 悄悄话 像令尊这样的正直的,有恩必报的好人,现在的中国很少了,我相信这样的人一定都是去好地方了。所以 不要太难过了
妈妈的故事 回复 悄悄话 抱抱!
晓青 回复 悄悄话 抱抱!
toyota1 回复 悄悄话 应该有90多了
红石榴花 回复 悄悄话 感同身受,抱抱!永远都不会忘记被姐姐告知家父仙逝那一刻的天崩地裂、世界末日般的心情。
桉桠 回复 悄悄话 失去至亲的痛,一定是难以承受!多多记住和他们一起的美好日子,有一天还会团聚。
高斯曼 回复 悄悄话 抱抱!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