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似鹿葱

像文人一样爱写,像文盲一样犯傻;像女人一样爱美,像男人一样爷们;横眉对老公,俯首为朋友
个人资料
正文

4月20日被围困的德军 地下室里的情缘(17)

(2020-04-25 08:39:56) 下一个

我在读苏联作家格罗斯曼的小说《生活与命运》电子版,此书被称为“20世纪的《战争与和平》”。每天50页,与你分享。

4月20日被围困的德军 地下室里的情缘(17

保卢斯的司令部设在斯大林格勒一间被烧毁的商店的地下室,各部照常办公。电话机打字机还有走廊里漂浮的香水味照旧。但是从被围之日,每个角落都发生了变化。

咖啡豆色泽有了变化,通讯线路有了变化,弹药消耗定额有了变化,运输机每日被击毁击落的惨状有了变化。过去吃得饱喝得足,现在常常挨饿。

内心也变化了:目空一切不可一世的老实了,爱夸海口的不说大话了,乐观一点的则大骂元首,怀疑他的政策是否正确。

那些死心塌地盲目迷信纳粹德国必胜的官兵也发生了特殊变化。这个过程难以察觉,就像人们难以察觉时光流逝一样。每当忍饥挨饿每当半夜噩梦惊醒,每当预感灾难来临时,人就慢慢地逐步地想解脱想自由。此时,也就恢复了人性。生战胜了死。

最后一句有点没太懂。。。

现在是12月,冰天雪地,夜长17小时。苏军的炮火越来越猛,包围圈越来越小。德军上下一个调门,悲观失望。“大合唱的领唱就是我们的上将!”

那个有着响亮名字的巴赫回到了战场。离他们不远的地方是苏军,喝咖啡吃饭的声音都听到了。

两军战士还对骂对射。可是也互相交换物品:主要是德军跟苏军交换面包黄油压缩食品。

这一幕,真像淮海战役包围碾庄啊——国军跟共军要馒头吃。

只是德国人替自己辩解、自嘲,更幽默:“德国人民和俄国人民之间,早就有贸易往来嘛。”

不过,还是有所不同——

寻觅食品的德国人跟躲藏起来的斯大林格勒居民在寻觅食品的废墟堆里相见了。身影重叠在一起,两个人都很平静。

拎着一棵烂菜叶的德国兵:“你好,太太。”

衣衫褴褛拿着一根铁钩子翻找着的老太婆:“你好,先生。”

想一想小说前半段在6.1号楼地下室是苏军战士,转眼间,德国人到了地下室。

圣诞节到了,一个德国将军把一个箱子带进地下室,里面是一棵棵巴掌大的枞树枝,每一支都装饰着金银线、圆环和糖球。将军对他们说,从德国运送圣诞节礼物的飞行员被击毙了。

将军和他们坐在一起,衰迈的老人和绝望的年轻人,变得平易近人。

有人开始唱:“枞树啊枞树,你的针叶这样绿。。。”

仔细查了资料,枞树是松树的一种,常用作圣诞节装饰。安徒生也写过同名小说,写一颗小枞树在圣诞节从渴望快乐到最终被扔进柴堆烧掉。

作家选这首歌在此时,真是“一歌双关”啊

自从被包围以后,德军士兵也常跑进居民的地下室翻找吃的,巴赫也来地下室,找一个女人吉娜,不仅仅是为了吃。

吉娜看得出这个德国军人的惶惑,看出了他的软弱,看出了他的悲伤。她知道命运要他们分离,感到她和这个人的情缘强烈深沉得让自己吃惊。她从他的声音中听出了这一点,从他的热吻和眼神中感到了这一点。

读到860页。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