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似鹿葱

像文人一样爱写,像文盲一样犯傻;像女人一样爱美,像男人一样爷们;横眉对老公,俯首为朋友
个人资料
正文

诺维科夫一往无前,施特鲁姆的恐惧,叶芙根尼雅决定陪伴监狱里的前夫(15)

(2020-04-23 05:25:22) 下一个

我在读苏联作家格罗斯曼的小说《生活与命运》电子版,此书被称为“20世纪的《战争与和平》”。每天50页,与你分享。

诺维科夫一往无前,施特鲁姆的恐惧,叶芙根尼雅决定要跟随监狱里的前夫(15

今天 从第13章开始

100小时激战之后,苏军西南方面军、顿河方面军、斯大林格勒方面军会师。

诺维科夫的坦克军无一伤亡,按时完成任务。那个参谋长涅乌多波诺夫握住军长的手久久不放,一向凶光四射的眼睛也明亮而亲切。军政委格特马诺夫也拥抱军长,“向你表示感谢向你鞠躬”。他还说,你竟敢把进攻拖延了8分钟,让集团军司令干等,结果真的无一车被毁,无一人伤亡。

晚上,军政委格特马诺夫找到参谋长涅乌多波诺夫,“我写了一封信,报告军长擅自违反军令,把事关伟大卫国战争胜负的决战时刻拖延了8分钟。这份材料请您过目。”

精彩!

苏军感到锐不可当,士气高昂。而陷入包围的德国兵正好相反。

在东普鲁士和立陶宛交界处,希特勒在森林里散步。他对斯大林毫无敬意,他的国家也不成体统。可是丘吉尔不理解新德意志的苦衷,是德国挡住了斯大林亚洲式的布尔什维克主义对欧洲的侵袭啊。

他头一次感到恐惧了。

崔可夫的司令部。人人都有一种奇异的感觉:想拍拍脸默默衣服用手指捅捅靴子。没有的军队枪炮声,只有静。静的让人头晕,心好像麻木了,动手抬脚有异样感觉。在寂静中写信在寂静中醒来在寂静中喝粥,这些寂静时刻是他们人生最美好的时刻,人心里充满人性情感,但谁也回答不出为何忧喜悲欢的时刻。

一个地窖里,战士们喝酒庆贺:

“可把我们害苦了!可我们还是打胜了”

“德国鬼子再也不敢猖狂了”

“斯大林格勒的史诗结束了”

大家不慌不忙吃着喝着,心情欢畅而平静。

21章开始,镜头又回到莫斯科物理研究所。

斯大林格勒战役的转机一出现,反思的过程就大张旗鼓地开始了。斯大林利用此时高昂的士气,公开宣扬国家民族主义。(总觉得这翻译“反思”不太准确)

莫斯科物理研究所走廊里的墙报栏里出现了《永远和人民在一起》的文章。文章说,经过战争洗礼的苏联科学受到高度重视,世界上没有哪个国家如此尊崇科学工作者。但是个别人没有责任心,把自己和集体对立起来,把个人利益置于党的利益至上,夸大虚报科研成果,宣扬敌对政治思想,挑拨离间散布对俄国科学力量的不信任情绪。。。。

虽然没有点名,但是人人都知道这是指施特鲁姆。施特鲁姆却在实验室忙碌毫不知情。

直到晚上下班才看见文章,让他惊慌失措,一种马上要被逮捕的感觉。

他回到家里,没有告诉妻子那篇文章的事情,自己想“写一封悔过书吧,沦落到这个地步的人不是都写了这个东西吗?”

施特鲁姆的情绪时高时低,她打趣说,研究所蔓延近视眼传染病。熟人相遇视而不见,招呼也不打就擦身而过。有的人还跟他打招呼,不过那表情像是欢迎不友好国家的大使。

回家也敏感,有人打电话吗?没有。女儿从身边走过,他不高兴,我是木头吗?连爸爸也不叫。

上班穿过走廊好像穿过枪林弹雨。

有个朋友说,你就写个悔过书吧,还有重要的项目等着你。否则会落空的!

我悔过什么?向谁悔过?我哪儿错了吗?

写给所领导,写给党中央,不管哪儿都行。写,表示你痛改前非。

索科洛夫说,下礼拜学术委员会扩大会议你应该发言。

胆小的施特鲁姆最终说:“不发言,也不写悔过书”!

他感觉到,对他的中伤仅仅是因为他是犹太人。

叶芙根尼雅来了,柳德米拉很意外很惊喜。

她来看克雷莫夫,她的前夫,现在关在卢布杨卡监狱。她被传讯过,作为妻子被审问,虽然他们根本没有履行过婚姻法律程序。

“我把所有坐牢的熟人都想到了,就是没有想到是克雷莫夫。”“他是一个狂热的共产主义者”!

讽刺啊!悲哀啊!

那个审讯她的人竟然暗示她是不是跟诺维科夫相爱就是为了刺探情报转给克雷莫夫!

叶芙根尼雅和克雷莫夫分手时没那么难过,可是现在想起来都是他的好。她好像看见他被撕去了肩章,头发花白,躺在木板床上,看见他在监狱放风的背影。。。

她也搞不清楚,这是怜悯、是爱情、良心还是义务?

诺维科夫给她寄来了通行证,让她搭朋友的飞机到方面军司令部,已经批准她到前线去度假一周。她只好写了一封信给诺维科夫,硬着心肠实情相告。她也想了,这信军事检察机关肯定会看,对诺维科夫不利。

“他会理解的”

诺维科夫手握大权魁梧健壮,不需要她就全能应付。

叶芙根尼雅在卢布杨卡,跟一大群探视的人排队领表,关系一栏,她写了“妻子”。那人看了她一眼,“填完表不用再排队,明天来听信。”

排队的20分钟时间里,她听到了很多故事——

上周三有个人得到了获释证件,他在布蒂尔监狱关了三年,一次也没有审讯就获释了;一个极有盛名的老建筑师,有个私生子,他一直付抚养费,但是没见过这个私生子,这孩子当了兵,在前线投敌,老建筑师为此获刑10年。

叶芙根尼雅走在莫斯科大街上,她在这里度过了大半生。但是,那些办画展看戏赴宴和听音乐会的日子远去了。斯大林格勒时期远去了,古比雪夫远去了,诺维科夫漂亮得让她觉得圣洁秀美的脸庞远去了,剩下的就是这个监狱的接待室。。。

读到798页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