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似鹿葱

像文人一样爱写,像文盲一样犯傻;像女人一样爱美,像男人一样爷们;横眉对老公,俯首为朋友
个人资料
正文

从喀山回莫斯科,法西斯加快建造毒气室(10)

(2020-04-18 06:06:35) 下一个

我在读苏联作家格罗斯曼的小说《生活与命运》电子版,此书被称为“20世纪的《战争与和平》”。每天50页,与你分享。

从喀山回莫斯科,法西斯加快建造毒气室(10)

第25章开始从临时首都回迁莫斯科

物理学家施特鲁姆带着妻子女儿回到莫斯科。他的老岳母,老革命家的妻子亚历山德拉却留在了喀山,不想回来。

很奇怪,战争尚无转机,莫斯科方面怎么就开始回迁了呢?

施特鲁姆一路都不高兴。妻子蒙头大睡,路过的军人都说,呵,大兵派头!她也不看看窗外她儿子托利亚流血牺牲的土地!女儿一路调侃他,他也心烦。

从火车站到家一段坐的是卡车,卡车司机看着他们的房子。说他们一家6口住一间8平米的房间,老奶奶只能在别人上班时睡觉,夜里就在椅子上坐着。还有一个工人,上战场两次负伤回到工厂。原来房子被炸了,只能住地窖,妻子怀孕两个孩子有肺病。地窖进了水,只能用长条凳大块木板,踩着板子上床。他给区里写信甚至给斯大林写信要房子,可只有许愿而已。一天夜里他硬是带着妻女占了区苏维埃5楼的一个空房间,结果勒令搬出。否则送他去劳改营,孩子们送保育院。这个工人吧战功勋章扎进肉里,在车间上吊好在及时发现抢救过来。房子马上就有了。

在火车上呼呼大睡的柳德米拉现在精力充沛,一直忙到深夜,扫出一堆堆垃圾废纸破布,扫天花板墙壁,所有的厨具餐具。半夜,施特鲁姆醒来,看见妻子站在儿子托利亚房间的门口说,“看见了吗,我都收拾好了,你的房间也收拾好啦,就像没有打过仗似的。”

科学院的大厅里,搬回来的科学家们济济一堂。施特鲁姆看见了德米特里,按中国人习惯,这是他的小舅子或者大舅子,柳德米拉的兄弟,科学院院士。

科学家们开会,表示要为人民事业效力支援前线打败德国法西斯,讲斯大林虽然日理万机还关心科学问题。我们不能辜负党和斯大林的信任。

中央认为,今后要重视数理化的发展。科学要面向生产,密切联系实际!

这一切真是好熟悉!

斯大林也出席大会。

开过会的人私下里议论,斯大林已经白发苍苍,满口黑色龋齿,脸上有天花留下的麻子,手指头细长好看。。。。

德米特里辞职,辞去物理所长职务,说他心脏不好。

施特鲁姆问实验室的同事,你们认为德米特里该辞职吗?

他以为大家都会响应,结果无人回答。

人们又回到战前小心翼翼不敢说话的氛围里了。反而在喀山更有朝气,“颇有革命前大学生聚居地味道。”

30章又讲德国人方面了。

那个跟老布尔什维克米哈伊尔深夜长谈的党卫军大队长利斯奉命向柏林汇报,集中营附近专项工程的施工情况。

11月天气寒冷,施工困难,德国工程师们一丝不苟,但是建造什么呢?

“根据涡轮机远离建成,能把生命以及一切与生命相关的能量转变成无机物质。。。。新的设施集中了涡轮机、屠宰场、焚烧垃圾机组的原理。”

讲究的德国人还要考虑建筑的外形!

利斯向他的听头上司汇报。他认为,头头们喜欢四种类型的人——

一类,思想迟钝,无分析能力,只会从报纸从希特勒演讲中找语录,离开支柱就束手无策。残酷。暴力,对一切都信以为真。生活简朴,为了领袖可以舍家。这一类多半在下层。

二类聪明又无耻,嘲笑所有的人,嘲笑博士硕士的无能,除了领袖。生活阔绰爱酗酒。这一类上层比下层多。

三类在最高层,那里不讲原则,只要数字,不存在理想、人道,不知怜悯。

四类是执行人。对原理观念哲学都漠不关心,也没有分析能力,给钱就服务。最大追求就是物质享受。

不知道作家是否也这样分析所有的人群?

读到552页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