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似鹿葱

像文人一样爱写,像文盲一样犯傻;像女人一样爱美,像男人一样爷们;横眉对老公,俯首为朋友
个人资料
正文

再给导师李健点赞:关于好声音的另类思考

(2018-10-13 13:31:54) 下一个

虽然退休在家,时间一大把,可是天生急性子,一周一期的节目实在等得不耐烦。就说2018的中国好声音吧,听说挺不错,也还是耐住性子,准备享受让我一次爱个够的痛快淋漓。

现在,因为已经知道结果知道总冠军是李健队的旦增尼玛,虽然少了那种猜测悬疑带来的惊喜兴奋,但是也可以冷静地观察“冠军是怎样炼成的”

于是,有了下面的感触。我对音乐是门外汉,不敢胡乱指点,所以,只能做另类思考

旦增尼玛上台前有段告白,就是喜欢周杰伦,希望加入周战队。这无可厚非,哪个年轻人不喜欢周杰伦?哪个年轻人不愿意成为他的门徒?年轻的旦增尼玛亦然。可是周杰伦一开始并没有为他转身,第一个转身的是李健。旦增尼玛开口才唱了两句,一向沉稳的李健居然甩开外套,果断地拍案而转!虽然,旦增尼玛心仪的周杰伦也转了身,可旦增尼玛内心挣扎犹豫了片刻后,最终选择拜在了李健的门下。他说:我相信李健老师会把我的民族和流行融合到极致。。。。我的选择没有错

正确的选择意味着成功的一半。

李健给他的歌曲都是量身定制的,从头到尾几乎都是一个风格,温暖的抒情吟唱,很适宜他谦卑羞涩的样子,但是,也是一步险棋,选拔的是好声音,不是好温暖,同台的歌手们都在千变万化中,他却一以贯之。除了他一开始自己唱的《隐形的纪念》外,李健选择的都是对大自然对日月山川草原大漠的崇敬,结尾则用一曲念亲恩,回归人的最本真的情感,就这么平平淡淡的就赢了野兽般凶猛的黎真吾。

忽然 想起了一句神圣的诗句“太阳还存月亮还在,人要敬畏你直到万代”。(圣经.诗篇72)声嘶力竭地自恋自怜,在造物主面前,终归还是小了点。

李健给了旦增尼玛展示的舞台,但是,其他战队的歌手哪个不经过导师精心打造琢磨?最明显的是谢霆锋战队的刘郡格,整个是丑小鸭到白天鹅的蜕变史,而周杰伦战队的宿涵更是以超人的能力震撼了全场;还有郑伟杰旋律曲式的那种变化,恍忽有黑人灵歌的感觉;就是同一战队的谭秋娟,同一民族的周兴才让,那明亮的女中音,那纯粹的草原声音,也是迷人得很。那么,旦增尼玛为什么脱颖而出了呢?

在比赛的第10期,四个队争夺七强名额,李健队的歌手纷纷落马,只剩下旦增尼玛一人。李健以轻松调侃的口吻说,如果全军覆没,我可不可以代表我们队出战呢?气氛真是紧张而又有几分悲壮。选择同样令人煎熬:哈林战队剩一人,杰伦战队俩人。选择哈林战队,对手是明确的;选择杰伦战队,可变因素很大,如果抽到,希望很大,可是抽到宿涵,这可是夺冠呼声最高的!旦增尼玛可能落败,李健战队就会一败涂地。。。。。李健好纠结,他说,选哈林战队,意味着杰伦战队要自残,怎么能下手干这种事?可是选杰伦战队,抽到宿涵怎么办?

此时此刻哪里是选择一个战队一个歌手的问题,几乎是个人生难题,向左还是向右?

李健选择了杰伦战队。真是天意啊!居然避开了宿涵!

不管李健是冠冕堂皇地说不忍心看自残场面,还是其他考量,总之,那一刻,我想很多人对李健有敬意。爱屋及乌,这种对导师的敬意一定会迁移到对旦增尼玛的好感里。

戏剧性的场面还在第6期,在李健自己队的盲选中,谭秋娟败给了赵家豪,旦增尼玛败给了康树龙,而另一组两个人明显比谭和尼玛都逊色一点。李健要求节目允许这四个人各自再唱一首歌。台下一片哗然。

李健说:这可能会有一些非议,如果一个人连这点非议都承受不了的话,什么都干不了。李健性格中坚守的一面这一刻非常突出,而这一季四个导师都够优秀,他们充分理解了李健是为了选拔更好的学员,一致同意了这个临时的、但的确不够公平的特别动议。这一动议挽救了按照既有规则被淘汰的旦增尼玛。

 人文的东西很难设定统一的标准,100分和99分或者9798分有多大区别?因为其中掺杂了欣赏者太多的情感体验与偏好。

再比如说,事先一致看好的夺冠大热门宿涵,怎么就一落千丈了呢?他自己没想到,周杰伦没想到,师徒两个是奔着冠军去的,其他三个战队也无不把宿涵当作自己夺冠的最大威胁,可是还没怎么大显身手就落败了!有人说,有黑幕,因为前几次好声音夺冠都是东北人,戏称“东北好声音”,这次不能再上东北人(读清华的宿涵是辽宁沈阳人);可这两届又都是藏族,不是又成了“民族好声音”?

要我说呢,咱做点另类思考:那三个战队基本属于激情战队,如果上半年配合厉害啦,什么什么,宿涵无疑最合适冠军。黎真吾也行,甚至刘郡格也够格。可是,喧嚣过后是寂廖,大潮褪去归平静。10月里人们的心情大概更趋向于温暖平和谦卑内敛吧?

改编一句著名而又无比正确的名言:歌者,舟也,观者,水也。水则载舟,水亦覆舟

(原文见《荀子》)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