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似鹿葱

像文人一样爱写,像文盲一样犯傻;像女人一样爱美,像男人一样爷们;横眉对老公,俯首为朋友
正文

到黑夜想你没办法

(2018-03-08 09:41:02) 下一个

小说《到黑夜想你没办法》,副标题:温家窑风景。

这是一本业余作家的小说集。作者曹乃谦只是一个山西大同公安局的普通警察,一个业余的文学爱好者。让他一举成名的就是这本《到黑夜想你没办法》。是一本由十几篇短篇连缀而成的小说集,说是短篇,各篇的人物又有关联,说是长篇,绝对又不是一个完整的故事。这些都无关紧要,紧要的是曹乃谦写出了七十年代,山西雁北地区的穷乡僻壤,那些最底层的农民在食与色的饥渴中的种种极端表现。

空话少啰嗦,先讲第一篇《亲家》。

故事就从一大早亲家进院开始,我们照抄一段对话——

黑蛋说:“狗日的亲家来搬了”。

女人说:“甭叫他进,等我穿好裤”。

黑蛋说:“球,横竖也是个那。”

女人的脸刷地红了:“要不你跟亲家说说,就说我有病不能去。反正我不是真的来了?”

黑蛋说:“那哪行,中国人说话得算数”

读到这里你开始明白了点什么,觉出点趣味来,可能还有点会心地暗笑。

黑蛋把亲家迎进门,寒暄,招待,还让妻子去抓鸡。借壶酒。亲家也客气,说自己带了酒,还有肉。

黑蛋告诉亲家,女人“这两天正好来了”,要不缓两天,亲家看来也是老实人,说行。可黑蛋想一想亲家借了队里的毛驴来接,空跑一趟还得扣工分,还是让亲家接走了。

黑蛋送过一道一道梁,又送过一道一道沟。

再抄录一段——

球,去哇去哇,人家少要一千块钱,就顶是把个女子白给了咱儿。球,去哇去哇,横竖一年才一个月。中国人说话得算数。黑蛋就走就这么想

读到这,你才算全弄明白了:噢,黑蛋是为了给儿子娶亲,又拿不出那么多聘礼,就把妻子当给了亲家:一年一个月,妻子归亲家!

多么荒诞的事情!黑蛋却做得坦坦荡荡正气凛然:中国人说话得算数

如果说第一篇无奈中还有点幽默,可是《楞二疯了》只有惊骇来形容。

一个叫楞二的小伙子动不动就疯了,嘴里喊着杀人杀人,还啪啪地拍打土炕;可莫名其妙地说不疯又不疯了。就这样反复着,疯了又好了;好了又疯了。。。。村里人好心出主意:找赤脚医生或者大仙来看看。可是楞二妈心里明白,这些都不管用。她只是叨叨着要给儿攒两千块钱。楞二疯了的时候,她妈就让他爸爸到矿上去跟人要麻黄素(他爸爸有哮喘病),过几天等他爸回来,楞二就在炕上打呼噜睡大觉,疯病也好了。

“总比杀了人好,总比撞了鬼好。楞二妈妈坐在锅台边,想一会儿撩起大襟揉揉眼,想一会儿撩起大襟揉揉眼。”

温家窑这样的事情太多:找不到媳妇的光棍居然要骑一只母羊;兄弟俩共娶(书中叫朋锅)一个妻子,省下聘礼钱把日子过红火了!渴望女人的傻傻的玉茭之死。。。。。

曹乃谦的人物对话平白又讳莫如深,文字简洁又入骨三分。故事篇幅极短又惊心动魄,难怪那么多文学界大佬汪曾祺,王安忆,陈忠实。。。。都不惜赞美之词,瑞典汉学家,诺贝尔文学奖评委马悦然甚至认为曹乃谦有获得诺贝尔大奖的实力。

抛开文学上的评价,就他写的故事今天看来简直都是不可理喻的事,可作者告诉我们“这都是真事”。

这本书读过已经多年,之所以又翻出来,是因为前段时间被热炒的一个新闻,江苏盐城地区一个婚礼上,老公公强吻新娘子的事情。

婚礼上闹洞房,抢新娘的闹剧听闻很多,老公公强吻新娘据说也是婚礼的一部分,想必都是发生在历史上穷困贫瘠的地区那些真实故事的沿袭。

今天的我们当然要斥责这类落后的闹剧,摒弃如此不道德的陋习,但是也真的不要忘记还有这样贫瘠的地区,那些荒谬绝伦的事还在继续以各种方式演绎着。

去年夏天,一个在贵州山区扶贫的朋友曾经上传过一张小女孩的照片,污脏的脸污脏的单薄衣衫,背着一个大大的背篓,唯有一双眼睛亮晶晶,令人心痛。。。。

什么时候,这样的故事,这样的孩子,这些传承下来的陋习陈规真的都没有了。我们才可以由衷地赞叹:厉害了,我的国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