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似鹿葱

像文人一样爱写,像文盲一样犯傻;像女人一样爱美,像男人一样爷们;横眉对老公,俯首为朋友
个人资料
正文

“下次你路过,人间已无我”——纪念余光中

(2017-12-14 10:31:59) 下一个

余光中先生走了。享年90岁,即使在这个人均寿命大大提高的时代,活到90岁,也应该是高寿,所以,民间管这样的丧事称作是“喜丧”。

可是知道余光中的人们,尤其是熟悉他那首《乡愁》的人们,还是淡淡的哀伤,喜不出来。

1971年,20多年没有回过大陆的余光中在台北旧居内赋诗一首。写罢,诗人热泪盈眶。这,就是后来被海外游子不断传诵的《乡愁》。

思乡的主题是历代文人永恒的主题,无数名篇流传至今。但是,海峡两岸因政治原因造成的隔绝,大概是古代文人少有体验的,因此《乡愁》的风靡揉进了太多太多难以言表的复杂情感。今天,台海相望不相往来的局面早已成为历史,可是对于我们这些在异乡的游子,隔着浩瀚的太平洋,那乡愁缕缕潜入梦境,萦绕于怀;见面不再艰难,回归纠结依然。。。。。。

余光中说过:“如果乡愁只有纯粹的距离而没有沧桑,这种乡愁是单薄的。。。。。”。我们今天的乡愁更多的是沧桑吧。。。。。

余光中走了,他早就这样在诗中告白:“下次你路过,人间已无我”。

《乡愁》早已家喻户晓,就把有这句诗的原作《欢呼哈雷》(此诗恰好成于圣诞前夕)抄录于下,以兹怀念——

星际的远客,太空的浪子

一回头人间以是七十六年后

半壁青穹是怎样的风景

光年是长亭或是短亭

银发飞扬,白氅飘飘

曳着独行侠终古的寂寞

犯次妃,冲紫微,横渡澹澹的天河

古册里出没无常的行踪

乱了星宿井然的秩序

惊动帝王与孩童,带来恶梦

战争,革命,瘟疫,与横死

钦天监不知该怎么解释

市井的童谣,江湖的俚调也不能

要等哈雷,你忘年的知己

用一条抛物线的细细

向洪荒深处的星族光谱

去追踪你飘泊的身世如谜

从此你有了一个俗名

再回头来寻你人世的知音

挥舞那样显赫的信号

来为他作证,却晚了十六年

先知,哎,总是踽踽的早客

等不及迎接自己的预言

像一枝回力镖你斜刺里飞来

逆着所有行星的航道

所有的望远镜都在瞄准

整个剧场在兴奋地等待

主角从夜的最暗处登台

今年最轰动的天外来宾

看镜中,你触目的侧影

潇洒的长发梳了又刷

迎着大火球刮来的飓风

太阳广场的坦坦荡荡

绕着一个空旷的U形

你正在大转弯,准备回程

一九八四,当代的预言刚过

又见你远从古代的传说

拖来扫帚的阴影 真可怜

惶恐的人类无告又无助

还承受得了多少的威胁呢

地上的人祸怎能推诿给天灾

你真的是扫帚 就挥帚吧

扫去我们心头的凶兆

独来独往的壮士,是你

七十六年成一劫,你度了几劫

是什么天谴冥冥在逐你

放你到冥王星荒冷的边境

回望太阳一只病萤

不甘长做黑狱的死犯

你总是突围而出,来投奔太阳

灿烂的巡礼,来膜拜火光

你永远奔驰在轮回的悲剧

一路扬着朝圣的长旗

让我 也举镜向你致敬吧

亿万的镜头,今夜,都向你举起

六寸的短镜筒,一头

是悠悠无极的天象,一头

是匆匆有情的人间 究竟

这一头有几个人能够等你

下一个轮回翩然来归

至少我已经不能够 我的白发

纵有叁千丈怎跟你比长

下次你路过,人间已无我

但我的国家,依然是五岳向上

一切江河依然是滚滚向东

民族的意志永远向前

向着热腾腾的太阳,跟你一样

                                                                        1985耶诞于西子湾

 

 

 

[ 打印 ]
阅读 ()评论 (5)
评论
荔枝100 回复 悄悄话 巨星陨落,《乡愁》令人难忘。
sleepbird 回复 悄悄话 \n\n\n\n\n
花似鹿葱 回复 悄悄话 谢谢鼓励!
渔.鹭 回复 悄悄话 诗人如此豁达人生,似彗星留下自己的印记。谢谢分享。
茵茵梦湖 回复 悄悄话 这首诗用得真切题,还是第一次读完整,谢谢博主介绍。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