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似鹿葱

像文人一样爱写,像文盲一样犯傻;像女人一样爱美,像男人一样爷们;横眉对老公,俯首为朋友
个人资料
正文

走进西藏之四 六世达赖喇嘛幽会的地方

(2016-03-28 14:01:54) 下一个

到西藏,拉萨是第一站,无论你飞机过来火车过来,都绕不开这西藏第一城;即使你对西藏风俗不熟历史懵懂,拉萨也不会是陌生的地名。

拉萨城不大,几条新建的街道已经与内地风格相近,只有八廓街,才是拉萨的街。偷点懒,上网抄了一段:

“八廓街引又称为八角街,由于在拉萨四川人占很大比例,在四川中,“廓”与“角”的发音相近,所以,就把八廓街误读成“八角街”了。

八廓街在拉萨市旧城区,是拉萨著名的转经道和商业中心,比较完整地保存了古城的传统面貌和居住方式。八廓街原街道只是单一围绕大昭寺的转经道,藏族人称为“圣路”。八廓街是拉萨市内的一条著名街道,也是拉萨历史上最早、最繁荣的一条街道。其正确译者为“帕廓”街。帕,意为中;廓,意为转。按西藏佛教徒的说法,以大昭寺为中心,沿着长方形的街道绕一圈称为“帕廓”,意即“中转”,表示向供奉在大昭寺内的释迦牟尼佛朝拜。”

八廓街商家林立,基本上是我们汉族兄弟在兜售或真或假的西藏旅游纪念品,实在不是我的兴趣所在。大昭寺香火旺盛,我这过敏性鼻炎对那缭绕的的香火烟气也无法承受。我一心惦记着的是那家与仓央嘉措传奇爱情有关的藏式餐厅玛吉阿米。

仓央嘉措,藏传佛教格鲁派第六世达赖喇嘛。1683年,五世达赖喇嘛圆寂,寻找转世灵童的事情持续了15年,这意味着仓央嘉措被认定为转世灵童时,他已经是15岁情窦初开的翩翩少年了。

之所以强调这一点,是因为仓央嘉措家族所属的宁玛派佛教不象格鲁派那么对僧侣私生活要求严苛:不许娶妻生子。如果从小接受这样的教诲尚可,可是对一个15岁少年,已经有着浪漫情事的仓央嘉措来说,就不那么容易了。也许此后的悲剧卖根正在于此。(纯属我瞎想胡诌,不当之处尽可扔砖)。

据说,仓央嘉措去拉萨的路上,就与女伴同睡。到了布达拉宫,活佛的袈裟也裹不住少年的情思。於是,他常常换上平常的衣服溜出宫去,在拉萨的花园里和朋友们把酒赋诗,流连忘返。被人称作“情僧”。在布达拉宫里面,走过那一间间一层层金碧辉煌、却无阳光照耀的大殿,我这个年纪都觉得压抑,何况那么一个生命力旺盛又放荡不羁的少年。怎么可能很好地适应整天打坐诵经的刻板生活?同情之心油然而生啊!玛吉阿米据说就是他在家乡的一位意中人。他身在布达拉宫,心却在姑娘哪里。於是,免不了微服夜出,与情人相会。直至一个大雪后的清晨,巡查的铁棒喇嘛发现雪地上有人外出的脚印,顺着脚印寻觅,直到仓央嘉措的寝宫。真相大白,结局残酷。仓央嘉措的情人被处死,贴身喇嘛也遭严刑处置。仓央嘉措也被紧闭。

藏族人虽然是虔诚的佛教徒,可是他们内心最感亲近的达赖,据说就是这位在布达拉宫没有灵塔的仓央嘉措。他们之所以如此崇拜这位年仅二十三岁就遭到政治人物谋害的少年喇嘛,还因为仓央嘉措不仅是“情僧”,也是一位才华出众的民歌诗人。他的《情歌》诗集,词句优美,朴实生动,在民间广为流传歌诵。就因为少年喇嘛的情诗表达了他们对人生的热爱与理解。 

我们最熟悉的应该是张千一作曲改编的《在那东山顶上》吧:

在那东山顶上,升起白白的月亮 
年轻姑娘的面容 出现在我的心上 

“年轻姑娘的面庞”原诗为“玛吉阿米的脸庞”。

“玛吉阿米”现在是八廓街这家藏餐厅的名字,据说是当年仓央嘉措与情人幽会的地方。我是不信的,一个三百年前的藏式小木楼至今保存完整,可能性几乎为零。但是我还是想进去坐一坐,不管怎么说,除了布达拉宫,这里是距离仓央嘉措,这个二十三岁死去的、最富有传奇色彩的六世达赖喇嘛最近的地方。

餐厅在二楼之上,面积很小,上楼的楼梯感觉就像上海石库门老房子,楼梯又陡又窄,沿楼梯向上的一面墙上贴满了一张张明信卡。昏暗的烛光摇曳。人不多,最低消费一百元的门槛想必挡住了不少游客。餐厅最里面有两对青年,嘻嘻哈哈的,我想,他们既没有想着仓央嘉措,也不好奇他的情人玛吉阿米,对他们而言,这里不过是通常的酒馆酒吧而已。靠窗一个中年人,头戴着藏式礼帽,表情木然独自对着面前的藏餐发呆,比较那两对小情侣,他似乎更适合坐在这里。。。。

同行两位男士都要请我喝一杯藏茶,我拒绝了。不是因为藏茶的高标价,而是觉得,跟他们坐在这里品茶,怪怪的,环境与情绪不搭。

未进去之前,“玛吉阿米”是个神秘浪漫的诱惑,从里面出来,望着满天星斗,我特想深深吸一口高原夜晚清凉的空气。。。
  

       我升起风马,不为乞福,
  只为守候你的到来;
  那一天,  我闭目在经殿的香雾中, 
  蓦然听见你颂经中的真言; 
  那一月,  我摇动所有的经筒, 
  不为超度, 只为触摸你的指尖; 
  那一年, 磕长头匍匐在山路, 
  不为觐见,  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那一世, 转山转水转佛塔, 
  不为修来世, 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那一月, 我轻转过所有经筒, 
  不为超度,只为触摸你的指纹; 
  那一年,我磕长头拥抱尘埃, 
  不为朝佛,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那一世,我细翻遍十万大山, 
  不为修来世,只为路中能与你相遇; 
  只是,就在那一夜,我忘却了所有, 
  抛却了信仰,舍弃了轮回, 
  只为,那曾在佛前哭泣的玫瑰, 
  早已失去旧日的光泽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花似鹿葱 回复 悄悄话 不敢随便议论,但是同情这位诗人喇嘛。
降魔 回复 悄悄话 迷信,巫术,阶级压迫,双重标准,道貌岸然,心如蛇蝎……

《西藏文化谈(原著:耶律大石)》

http://bbs.tianya.cn/post-free-685531-1.shtml

事业供养(性供养)是密宗弟子崇拜上师的一种重要修行方式。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