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似鹿葱

像文人一样爱写,像文盲一样犯傻;像女人一样爱美,像男人一样爷们;横眉对老公,俯首为朋友
个人资料
正文

尊贵的失败者 谦卑的胜利者 南北战争游记之五:Appomatox

(2015-05-23 11:29:45) 下一个

1865年4月 2日,李不得不把放弃Richmond的坏消息报告给总统。在夜幕的掩护下,李带领他的军队悄悄撤离了城市。他的目标是西面的Appomatox的火车站。李希望在那与通往南方的铁路供应线接上,补充军力,否则无法再战。

PetersburgAppomatox,一百多英里的路程。李且战且退,格兰特猛追不舍。就象是在玩一场猫捉老鼠的死亡游戏。这条路,成了李的不归路。

6月里一个晴朗的周末,我来到了这个如今被命名为国家历史公园的Appomatox  Court House,一个位于维吉尼亚中部的小村庄。它的出名,是因为两位著名的美国将军在这里签署了停战协议,使长达4年的南北战争缓缓落下了帷幕。

大片起伏的绿色草场上,散落着几座普普通通的农舍。当年,从Richmond到 Lychburg(也是一个充满怀旧情趣的老城)的一条道路斜穿过村庄,沿着这条路,李的司令部安营在村庄的东北角,格兰特的司令部则在西南角,一个大斜线,其实相距不过两三英里。

小村中心矗立着最大的一座建筑是Visiter Center。一楼提供各种有关咨询,许多实物、图片、以及详细的文字说明向人们展示了当时的情景。低徊的音乐,充满无限的惆怅与感伤。

所有的展品中,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两幅油画。一幅是李将军的戎装肖像——朴素的灰色军服,左手撑在腰间的剑柄上,下垂的右手握着一副手套。须发银白,尤其是那直视你的一双眼睛,隐含着无以名状的情绪,使人难以忘怀。这幅油画是停战以后完成的,但是,无论在记载南北战争的文献中还是博物馆里,都不约而同地选择了这幅画表现李,也许正是那充满悲悯的深沉目光打动了所有的人。

一幅是格兰特与李会面的情景。巨大的画面占据了一面墙。画家是一位法国人,有幸目睹这历史性的一幕,并用自己的画笔为后人留下来珍贵的记载。在这幅栩栩如生的油画前,我久久伫立着。一百多年前的那一幕仿佛昨天般出现在眼前。

1865年的4月,南北战争已经打了整整4年了。处于南北交界处的维吉尼亚满目疮痍,遍地烽烟。然而,就在中心战场的Appomatox此时此刻却异常地平静。早春的和风吹拂着丘陵与山峦,郁郁葱葱的绿色遮掩了鲜血与弹痕。这里,人们开始嗅到了和平的气息。

李十分清楚,从PetersburgAppomatox,一路溃退,最后的希望也随着南军供应线的被切断而彻底破灭了。目前形势下,投降是唯一明智的选择。他已没有后援,战士军心摇动:有的已经偷偷开了小差。如此下去,失去控制的军队极有可能去洗劫周围的乡村。这是李无论如何也不愿看到的。也有人建议大部队分散突围,进山打游击,被李断然拒绝。

“这个地方,意味着我们的任务要结束了。”格兰特对他的属下说。

李将军的投降已近在咫尺,但是格兰特心中并不轻松,他甚至不允许他的士兵们鸣枪庆祝胜利。

靠北军一侧,有一座两层楼的建筑,红砖瓦,白色的门窗,白色的廊柱和阳台,我们最熟悉的北美建筑风格。房子的主人名叫 迈克利恩McLean。他原本住Manassas,1862年,南北双方在那里开战,全家才迁至Appomatox。谁曾料到,时隔两年,战争又打到了这里。说也凑巧,当时李将军吩咐手下寻找一个合适的处所,以便他与格兰特会面。这位部下敲开了McLean的家门,向他询问打探便推荐了自己的家。想必这位先生躲避战火,祈盼和平,巴不得为停战做些事情呢!便欣然应允。

原来的建筑毁于火灾,现在依旧复原,包括主人家的厨房、仓库、黑奴的小屋。

4月 9日,格兰特和李在McLean家的客厅里见了面。这不仅是历史性的时刻,也是颇具戏剧性的场面。多年后,格兰特是这样回忆的:“我穿着随便,没有带佩剑,一双士兵的靴子和外套。只有肩上的绶带可以证明我在军中的地位。一进门,我就看见了李,从那不动声色的表情上,你根本不可能看出他是在为战争结束而高兴,还是为失败而丧气。”

房间正中有一张小的不能再小的圆桌,相对坐着两位将军。风尘仆仆的格兰特和全副崭新戎装、腰佩价值不菲的宝剑的李,恰成鲜明对照。胜利者与战败者的心静与地位好像掉了一个个儿。格兰特东拉系扯,谈到了他们曾同在墨西哥作战的情景,他甚至注意到了李腰间那把剑柄镶嵌了象牙的宝剑,暗自思忖:“决不能缴了这把剑,那会太过伤害李的自尊心”。可就是不愿谈到受降的主题。还是李替他结了围,主动谈及受降的问题。

最终,格兰特不仅答应了李的士兵带走自己的坐骑,还特别吩咐下属,准备2万5千人的给养供应李的饥饿不堪的部队。

李回到自己的营地,面对疲惫不堪的士兵们,他最后的训话是:孩子们,我已经为你们做了我所能做到的一切,你们回家去吧。做为士兵,你们都是好样的,如果你们能像当兵一样,做个好公民的话,就一定能过上好日子。我会永远为你们感到骄傲。愿上帝保佑你们。Boys, I have done the best I could for you. Go home now. And if you make as good citizens as you have soldiers, you will do well. I shall always be proud of you. Goodbye. And God bless you all)。

三天以后,举行了受降仪式。李向格兰特交出了自己的佩剑。二万八千南军官兵交出了武器。在他们返回家园的时候,北军将领命令部队让开大路,并向这些“残兵败将”敬礼致意。“站在你们面前的这些人饥饿消瘦、疲惫不堪,但是他们腰杆挺直,毫不畏缩,使我们记忆犹新的是,没有任何契约能把我们如此的凝聚在一起。难道我们历经考验的联邦不应该欢迎这些真正的勇士们归来吗?”

战后总统安德鲁曾咨询格兰特如何审问南方总统和李将军。格兰特毫不犹豫断然拒绝。他说,宁可辞掉总司令也绝不执行逮捕李将军的命令。

无论当了总统的格兰特有多少龌龊。可是,作为统帅的格兰特,赢得胜利的格兰特,如此谦卑的善良,如此深刻地省察。我向他致敬。

内战的车轮缓缓停止在这个小村庄。从开战之初就反对战争的李将军,以牺牲个人尊严的方式为他的同胞们换来了和平。同样意味深长的是,几天之后,林肯总统也以自己的生命为这个国家的统一流尽了最后一滴血。

(博客的文章同时贴在了几曾回首里,感谢坛子里的弟兄姊妹分享我的回忆。我转贴在此,也是为了留存珍贵的一刻)

 

记得那个剧场不太大,进去黑乎乎的 -花似鹿葱- 给 花似鹿葱 发送悄悄话 花似鹿葱 的博客首页 花似鹿葱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1 reads) 05/23/2015 postreply 15:45:44

大将自有真有大将风度, 装不出来的,李 格 都是大将! -弓尒- 给 弓尒 发送悄悄话 弓尒 的博客首页 弓尒 的个人群组 (32 bytes) (17 reads) 05/23/2015 postreply 15:54:16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歡顏展卷林中坐 回复 悄悄话 格蘭特對於黑人民權頗有貢獻,他最受人批評的,恐怕是迴護屬下心切(也許這是來自他帶兵的習慣),不相信他們貪污腐化。他本人並沒有被人批評貪污。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