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脉

墨香飘雅意,脉语出真情
(所有文章及诗词均为原创,转贴请注明出处)
个人资料
momo_sharon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一言难尽的庚子年 我的遭遇

(2020-11-28 06:02:15) 下一个

庚子多事,已经证明。60甲子一轮回,历史上的庚子,就多灾多难。就说最近的三个庚子年吧。

1960年,中国开始了持续三年的自然灾害,是建国以来第一场连续多年的严重干旱灾害,造成大饥荒。尤以1960年庚子年最为严重,死亡率显著增高。据官方《中国统计年鉴》统计,1960年全国总人口比上年减少1000万。到底死了多少人,也成了千古之谜。

1900年,八国联军进犯北京,导致中国陷入空前灾难,险些被瓜分。这场动荡被称为“庚子国难”。

1840年,第一次鸦片战争,西方列强敲开了腐朽落寞的满清王朝大门,是屈辱的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开端。

再回头说2020年,年出开始的新冠飞速蔓延全球,造成六千多万人感染,死亡人数高达400多万!可怕的是至今尚无良药。虽说有各种疫苗出来,到底有多大作用,多大副作用,也还是个未知数。

日本入冬以来感染人数也剧增,今天全国增加2685例,再创新高!

饮食店生意骤减,旅游地游客寥寥,医院告急。搞得人心惶惶,这情形究竟要持续到何时?

5月份就有巴黎的诗友因新冠去世,不过50多岁。虽然彼此没有打过交道,但同在一个诗社,也觉得难过。
 

或许是新冠搅乱了正常的生活,也扰乱了不少人的神经。

月中开始我所在的一家大诗社就有人突发神经频频对我进行人身攻击,用尽猥琐、恶毒、低俗下流的语言。我采取不亢不卑、沉着冷静之应对态度。待时机成熟,在理事会一把撕下他的伪装,将其真实面目完全暴露在高层面前,使他落了个“机关算尽太聪明,反遭受唾弃”的下场。一举取得胜利。

这件事毕竟耗费了好些天精神气,在忍受侮辱时,我心里也很痛苦。作为一个曾经对他有恩的人,我不仅没有得到任何回报(也没想过),迎面而来的却是中伤和诋毁!也令人感叹“人间无处不江湖”。都以为吟诗赋词是高雅之事,是一方净土,爱好者应该是淡泊名利,文采、修养皆应不同常人。错!沽名钓誉、勾心斗角、嫉妒猜疑、道貌岸然者更多。有文化的流氓最可怕!人性的丑恶在此表露无遗!人心不古,并不能带来多少名利的诗词圈尚且如此,其他行业可想而知。

好不容易可以歇口气,没成想文城第一名博阎润涛老师又被新冠夺去了性命!我是抑制不住的悲伤,眼泪流了几天。不能去阎老师的博客看,一看就忍不住放声大哭。阎老师去世那天正赶上唱坛搞活动,哪还有心情参加?早就准备好的歌第三天才发帖,也不想与任何人互动,实在没有一点情绪。

还有夏季长江中下游地区发生了百年不遇的大洪水,又令多少人失去了家园、失去了亲人?

庚子年哟,进入尾声了,是否能够消停点了?

于我自己,与所有海外华人一样,哪儿都去不了,哪儿也不敢去。一个毫无生趣的庚子年,经历了这么多折磨,更是一个一言难尽的庚子年。

从暮春开始到10月,填了28首浣溪沙(同个主题平仄韵各一首),按照时间顺序,把大半年的心情都揉在了这些文字里,就当作半途总结吧。这段时间经历的事情,年底再总结一次。

 

01 梦

 

     满树桃花与昨同,灿然映得两腮红。奈何难掩几忧忡。
     切切盟言犹在耳,依依旧影已无踪。始知春梦化成空。

 

     长夜寂寥无以送,幽幽独自听三弄。何故又教心作痛。
     寒梅季节初相识,杏雨时期常抱拥。孰料回身俱是梦。

 

 

02 乡思

 

     一种幽怀怎丈量,比山深邃比江长。无能排遣倍嗟伤。
     愁看秋霜愁客梦,怕过月夕怕重阳。归途渺渺泪成行。

 

     曾是少年多幻想,随流杳杳他乡往。谁晓廿年迎巨浪。
     难酬绮梦犹禁受,每对高天何叹怅。别绪千千无处葬。

 

 

03 随感

 

      懒整衣襟懒画眉,人人口罩不知谁。金钱省了却生悲。
     无计相吟相缱绻,只能独宅独徘徊。何时方得万山飞。

 

     虽是楚腰依旧细,成天口罩堪言媚。娇靥隐藏无韵味。
     高阳炙烤多烦闷,粉汗淋漓犹萎靡。恐是多多生痱子。

 

 

04 愁

      
     
今看时装挂满橱,方知数月已闲居。扮妆早就是多余。

     不用坐班偏怅惘,何堪追剧又空虚。算来究竟恐前途。

 

     衣柜打开多丧沮,时装件件堪辜负。闲挂久时难眷顾。
     居家日日何须着,感事回回空自虑。已晓明朝还似故。

 

 

05 梦想

 

     每读新闻愁满怀,且看四海尽飞灾。教君阻隔在天涯。
     数月思来人瘦脸,几回痛得泪流腮。何时相拥逛秦淮。

 

     瘟疫未停还水害,家园个体皆危殆。庚子反常无可奈。
     何堪望国多惆怅,不得逢君犹叹喟。只可心中祈贴泰。

 

 

06 叹

     
     
今看桃腮瘦几分,恹恹更是失精神。皆因世事不由身。
     尚有疫情犹黯惨,又生洪涝满纷纭。焉能归去叹频频。

 

     谁解是年多混沌,新冠大水皆寻衅。尘事每闻添郁闷。
     望天只叹无归路,照镜难堪生白鬓。此种心情何日尽。

 

 

07 心绪
 

      墨汁匀开已半天,却无一字落云笺。何曾如此意阑珊。
     异国宅居人杳杳,故家归路水漫漫。每思心绪坠如铅。

     庚子已然时过半,何曾去得千般乱。依旧与君相隔断。
     金樽独酌多孤寂,瘴气长萦犹闷倦。只把云中双燕羡!

 

 

08 庚子年立秋


     枝上声声乱沸蜩,凉风未见有丝毫。更添烦闷与清寥。
     去岁同吟朱槿俏,今春一隔水山遥。明朝天冷自加袍。

 

     今看满屏堆写稿,原来悄悄秋来到。长叹不能回母校。
     吟诗自是难倾意,问月犹知焉解恼。寂听庭中蝉聒噪。


(今秋中学母校举办八十周年校庆,因疫情无法回去)

 

 

09 茑萝

 

     篱上缠绵几茑萝,浓情熏得玉颜酡。叫人钦羡又难过。
     昨日如斯心共醉,而今不尽苦销磨。东西隔断是因何。

 

     高处凭风姿袅娜,娇唇一启红如火。丰韵万分犹似我。
     依然记得君心醉,自是难禁情海堕。却叹花开无结果。

 

 

010 琵琶

 

      一碟酥糖一盏茶,云楼角上听琵琶。时而相笑灿如霞。
     塞上曲声犹未绝,浔阳夜月已为奢。孤身漂泊在天涯。


(塞上曲、浔阳夜月均为琵琶名曲)

 

     垂柳拂风荷隽雅,逢君不意于亭榭。虚籁曲中追逸暇。
     回回寂夜思前事,滴滴鲛珠洇手帕。孑影凄凄还犯傻。


(虚籁,为著名琵琶曲)

 

011 夜

 

     夜至深宵畏月明,如霜冷冷洒中庭。徘徊瘦影倍孤零。
     归国无望愁易起,思君不尽寐难成。幽幽寂听几虫鸣。

     雷雨忽来催梦醒,沉沉暗夜怜孤影。心底恐惶谁抚定。
     今宵去得三分暑,指日犹将千水冷。是否秋声还独听?


(写于立秋后第一场大雨)

 

012 眸

 

     秋水之中一抹羞,每教醉意上心头。曾经付与几温柔。
     共赏梅花为远梦,各于尘海望银钩。还能记起旧时不?

     犹记那时来邂逅,含情一瞥千千诱。教得失魂无夜昼。
     欣欣共赴夭桃艳,脉脉同行冬雪厚。但许三生于左右。

 

 

013 琴

 

     每看丝桐动寸心,前尘思起复沉沉。曾经约定两相吟。
     未断弦声清梦断,难禁雪月别愁禁。而今无处觅知音。

 

     焦尾每听难入寝,幽幽惹得悲伤甚。曾是一同声韵品。
     离心别去犹迷梦,旧曲循环如饮鸩。渐积尘埃叹苒荏。

 

 

014 帆

      

     碧落清清海水蓝,悠悠飘荡几云帆。白鸥环绕趣犹添。
     盛景每望虽惬惬,故家遥念又恹恹。何时载我去东南。


     风雨欲来天色暗,沙鸥遁影涛声撼。波上晃摇帆点点。
     何思境况多危急,但为家人犹冒险。网得鱼儿愁自减。

 

唉,都说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明年桃花一样开,心中的春天是否也能到来?

一首《我爱你塞北的雪》,捎去浓浓的乡思...

 

[ 打印 ]
阅读 ()评论 (60)
评论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小溪姐姐' 的评论 : 谢谢小溪姐姐。还没有清除,此人还在得瑟呢,只是暂时不敢冒犯我了。小人当道,是这个社会最真实的一面。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读到墨墨被恩将仇报,心灵丑恶的小人攻击,好心疼你,好在恶人已被驱除。
好好抱抱你。墨墨是告高山流水,阳春白雪,我们大家都爱你,多保重。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雨女' 的评论 : 惭愧,不及清照1%。
雨女 回复 悄悄话 宋有李清照,今有墨美眉。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翩翩叶子' 的评论 : 谢谢叶子。抱歉,我用手机回复时可能没有发出,今天才注意到。

人渣无处不在,此人至今还在含沙射影地贬低我。能怎样呢?只能远离。但我也不会一味躲避,该打狗就得痛打!直到他不再叫唤为止!
雪中梅 回复 悄悄话 欣赏了墨墨的歌声和诗歌,无愧才女之名。对于心地不好的人,除了揭露之外,尽量远离。平安是福。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疏影笑寒' 的评论 : 谢谢疏影。好久不见你了,问好~
疏影笑寒 回复 悄悄话 墨墨保重,多多保重,望你一切安好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夏圓' 的评论 : 师傅又勾起了我的泪水。这几天我忍着不去看有关阎老师的任何文字,那种心痛难以平复。
乱世小人太多,防不胜防。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cowwoman' 的评论 : 谢谢您的谬赞。本想是用诗词陶冶性情的,结果收到很多是嫉妒和中伤。
夏圓 回复 悄悄话 赞墨墨的诗与歌,我在想,要是阎先生在,他或许会来留言,来和你的诗,来赞你的天籁之音。,
墨墨这次为阎先生流了不少泪,我也是,忍也忍不住。。
这个乱世,沉滓泛起,群魔乱舞。墨墨爱憎分明,智斗小人,为你点赞!
cowwoman 回复 悄悄话 大才女,歌声和文字都了不得,不是一般人能有这种成绩的。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东村山人' 的评论 : 今年我都过得麻木了,坏消息一个接一个,整年心情都不好。

我也希望阎老师去世的消息只是一个误传,现实太残忍了!已经不能再看任何有关阎老师的悼念文,满满的心痛。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cxyz' 的评论 : 但我们都在一个诗社,抬头不见低头见。没办法,这就是人性,太多披着羊皮的狼。
东村山人 回复 悄悄话 今年这一年啊,真的是不好过。
六月份,我最好的朋友走了,不是新冠肺炎,但是与疫情蔓延有关。
我一想到她就止不住流泪。怎么都不相信是真的。
阎先生的走也太突然了,随未谋面,但读了好多先生的文。真不敢相信是真的。真希望是误传。
cxyz 回复 悄悄话 这庚子年还真是多事之年。
有人的地方就有是非,过去就好。 好事坏事, 好人坏人,其实都是 孰料回身俱是梦 :)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小声音' 的评论 : 谢谢小小。我已经把他的伪装全给撕下来了,料他今后也不敢造次。只是感觉很不好,玷污了诗词这一高雅的兴趣。

今年天天宅家,出了写诗词、唱歌,都不知怎么打发时间。
小声音 回复 悄悄话 墨墨,网上和现实社会一样,什么样的人会都有,真的很无奈,别往心里去,自己多多保重,要活的更好更快乐,就是对诋毁你的小人最好的回击!
墨墨这一年这么多好诗好歌,生活的很充实,大赞! 周末愉快!:))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一步一景' 的评论 : 忍耐是有限度的,该反抗就不能留情。人渣太多,防不胜防。
一步一景 回复 悄悄话 读了两遍,要坚强要忍耐,多唱歌。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pot321' 的评论 : 是啊,历史已经证明。
水师营 回复 悄悄话 1959年农村就开始大饥荒了
spot321 回复 悄悄话 庚子厄运,不是闹着玩的!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水师营' 的评论 : 请问怎么没有根据?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XQQ' 的评论 : 弄得很多人神经都不正常了,真心希望早日过去。
XQQ 回复 悄悄话 2020的确太不寻常,希望否极泰来,生活早日恢复正轨
水师营 回复 悄悄话 "1960年,中国开始了持续三年的自然灾害,是建国以来第一场连续多年的严重干旱灾害,造成大饥荒。"请问有何根据?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石假装' 的评论 : 这只是一部分,最后三个月过得最不好。姐姐也要保重。
石假装 回复 悄悄话 写了这么多深刻的好诗,能记住今年了。
新增剧增,多保重!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laopika' 的评论 : 谢谢你的细心。看到了,回复时遗漏了。抱歉。

原来以为诗词界是块净土,完全错误,里面之肮脏,外边的人根本不知道。战争告一段落,但还都没有结束,还会出幺蛾子,严阵以待吧。

也不知道疫苗到底效果如何,各说纷纭,我本人持观望态度。日本的医学也极其发达,但这方面似乎特别谨慎,至今没有任何媒体报道何种疫苗有效。

谢谢你对我的歌曲的鼓励。现在除了唱歌时心情好点,真找不到让自己开心的事。
laopika 回复 悄悄话 也许你没有看到我的评论,为了表示支持特再贴一次。
值此人类空前浩劫之际,各类人性均暴露出来了,善恶均有,你能遇到人渣级别之恶人,也算晦气,好在结局还算好,你就只当是庚子年中的一道坎,迈过去就是艳阳天了。如今疫苗已经近在眼前了,下个月美国就能开始注射了,作为盟友日本估计明年一季度肯定能够得到疫苗投放,国内专家张伯礼说明年四月份全球疫情将出现转折点,让我们一起去迎接胜利的曙光吧!
再次为你的诗和歌点赞,恰似白雪皑皑之大地上的一片红叶,特别耀眼!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大马哈鱼' 的评论 : 也不多产。这28首词跨度达半年之久。鱼鱼说对了,这件事发生之后,诗社绝大部分诗友对此人的评价就是“有严重的心理疾病‘。毫无征兆突然发难,之前我和他之间一句话都没有(曾经认识,我帮助过他,后来各走各的路)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业余厨子' 的评论 : 谢谢厨子。希望这一天早点到来。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goodmum' 的评论 : 阎老师一路走好。阎老师家人保重!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喜清静' 的评论 : 谢谢喜儿。是个没脸没皮的人渣,已经颜面扫地了。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lostman' 的评论 : 谢谢来访。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AP33912' 的评论 : 谢谢。希望明年一切都好起来,否则我自己都觉得要疯了。
大马哈鱼 回复 悄悄话 诗人墨墨多产的一年!突然变坏的人只有一个理由:精神分裂!
业余厨子 回复 悄悄话 这一年马上就要过去了,希望一起不愉快的事情,一切不顺利的事情都会过去。祝好!
goodmum 回复 悄悄话 阎润涛家人谢谢大家 - yanruntao.org
喜清静 回复 悄悄话 不管那个坏人是谁,支持默默反击。鼓掌。
lostman 回复 悄悄话 1840,1900敲响封建的丧钟,人民只是旁观者,视民为猪狗者,不管表面多么道貌岸然,终将被民众唾弃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林向田' 的评论 : 超过是毫无疑问的,但具体多少,恐怕是个永远没有答案的谜。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注册很麻烦' 的评论 : 今年能活着,就是最大的感恩。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cyfwzl' 的评论 : 谢谢。今年太令人窒息了,但愿明年一切都好起来。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多伦多橄榄树' 的评论 : 谢谢小树,还真是希望回国看雪呢,憋得都要发疯。
翩翩叶子 回复 悄悄话 抱抱墨墨,有的人真的不可思议,不就事论事,以攻击别人为乐,我也在网上遇见一亇这样的渣男,真是莫名其妙,这种人就是不识相,就要狠狠地还击他。我在想,他们在网上的这种粗鲁,野蛮的表现如果被他们的老婆,女儿知道,会不会羞得无地自容?

墨墨,支持你!
玉面小飞龙_007 回复 悄悄话 脉姐姐的歌声如雪花般晶莹剔透,另一种诠释也很美。另六零年的饥荒我更信是人祸,我家锦鸡男(比凤凰男低一等)说他家乡五八,五九年风调雨顺,不仅收成好,而且颗粒饱满得可称得上奇迹,哪来的自然灾害?今年的水患
很厉害,也没见粮食减产。
laopika 回复 悄悄话 值此人类空前浩劫之际,各类人性均暴露出来了,善恶均有,你能遇到人渣级别之恶人,也算晦气,好在结局还算好,你就只当是庚子年中的一道坎,迈过去就是艳阳天了。如今疫苗已经近在眼前了,下个月美国就能开始注射了,作为盟友日本估计明年一季度肯定能够得到疫苗投放,国内专家张伯礼说明年四月份全球疫情将出现转折点,让我们一起去迎接胜利的曙光吧!
再次为你的诗和歌点赞,恰似白雪皑皑之大地上的一片红叶,特别耀眼!
AP33912 回复 悄悄话 每一代都有不同的悲欢离合,40天的明年将是牛年,春节后望慢慢的都解放。送momo 一对联:且把桃符纪盛世下联:常将竹叶报平安.
林向田 回复 悄悄话 "1960年全国总人口比上年减少1000万。" - 正常的年份人口都是增长的,所以1960年饿死的人数肯定超过1000万。
注册很麻烦 回复 悄悄话 这是一场无硝烟的战争,希望大家都能好好存活下来
cyfwzl 回复 悄悄话 欣赏你的文采,羡慕。

苦难的2020年终将过去,一切都会慢慢变好的,就是需要等待和忍耐
多伦多橄榄树 回复 悄悄话 你的诗词写得很美,歌也好听,塞北的雪,来了!!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人参花' 的评论 : 打蛇打七寸。忍受一些痛苦是必要的,待时机成熟,一出手就会置对方于死地。
人参花 回复 悄悄话 特别同情你遭攻击,我最怕网络暴力。赞你反击有方。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人间无处不江湖,尤其网络上绝大多数人戴着假面具,什么都是假的。而作假者迷惑性大,往往还挺有市场,真是这个社会的悲哀。

我们认真做好自己,对得起旁人、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健康活着就好。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月中开始我所在的一家大诗社就有人突发神经频频对我进行人身攻击,用尽猥琐、恶毒、低俗下流的语言。我采取不亢不卑、沉着冷静之应对态度。待时机成熟,在理事会一把撕下他的伪装,将其真实面目完全暴露在高层面前,使他落了个“机关算尽太聪明,反遭受唾弃”的下场。“

抱抱默默,赞默默的理智和智慧,日光之下无新事,这个网络也一样,彪悍的,撒泼的,还有穿上了风雅马甲却流淌着兵痞子血液的,一个个登台上马,行为人唾弃之事,让人鄙视!

无论春夏与秋冬,我们过好我们自己的日子,和默默一起共勉。

好诗好歌,欣赏,鼓掌!

(默默把前面的那个留言拿走吧,谢谢)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晓青' 的评论 : 这种人枉作文人,不配写诗,也不配做男人。遇到了也只能迎战。

新冠明年不知几时才消停呢,有时真觉得人活着没意思,就是来受罪的。
晓青 回复 悄悄话 沙发!今年是每一个人的灾难年。
希望明年一切转好!
遇到那样不知感恩还伤人的人,真的没有办法,不要往心里去吧。有些人就是本性难移。
墨墨歌儿唱得好听!鼓掌!使劲鼓掌!
[1]
[2]
[尾页]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