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脉

墨香飘雅意,脉语出真情
(所有文章及诗词均为原创,转贴请注明出处)
个人资料
momo_sharon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博文
(2020-01-22 14:01:13)

这段时间武汉肺炎搞得人心惶惶,波及全球。我意大利一位开餐厅诗友刚刚在微信上说,除夕夜两桌订单被取消,意大利人也被武汉吓住了。 可我,还是想吃。 不知不觉,在美国呆了两个月。我所住的这个城市华人很少,周围看不到一家中餐厅,也没有日本拉面馆。走在大街上,倒是隔几步路就能看到一家汉堡或者披萨店,可怜了俺的中国胃,一看到汉堡就想反味。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8)

红颜薄命,似乎是自古以来有才有貌女子的宿命(现代除外,现代女子大都善于利用美貌达到自己的目的)。我写过的几位“秦淮八艳”,无一例外。 很多人把“秦淮八艳”与“妓女”等同起来,认为写她们没有多大意义。没错,她们确实堕入青楼的风尘女子,但却不是“妓女。”
青楼和妓院,首先有本质的区别。 青楼其实既不龌龊,也不庸[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2)
(2020-01-14 15:08:18)
唱歌、吟诗作赋已成为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这些爱好,把业余时间都搭进去了。也就不太出门瞎逛、乱购物。也没空东家长西家短地闲聊、八卦,胡思乱想。记得有位诗友说:他就喜欢女文青,如果全国女子都喜好文学,这个社会就不会有那么多乌七八糟的事了。当然,这句话不全面,社会是由男女构成,社会稳定,不只是女子的作为,更多的在于男人。 诗词歌曲似[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9)
(2020-01-11 06:05:14)
似乎与“红”有不解之缘。上篇刚写了“我的红歌情结”,引出一番争论。一波刚停,又一拨“红歌“闪亮登场! 红楼梦讲述一个封建贵族大家庭的风花雪月、兴衰荣枯,是不是又有人会说是给封建社会唱挽歌,这些歌曲要禁止啊? 这,与为了不受“反动言论影响”、“腐朽没落的资本主义思想毒害”而屏蔽油管、谷歌甚至我们深深热爱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8)
(2020-01-07 17:57:00)

我喜欢唱民歌,听者周知。之所以喜欢,是因为我的嗓音适合唱,一旦唱上了,就停不了口。 说起为何唱民歌,有一段故事。 我从小就爱唱歌,打会说话起,就经常自己哼着小曲(其实根本不成“曲”,就是乱哼)。两三岁时看过的电影,情节完全忘了,但主题歌却深深印在脑海里,几乎都会唱几句。这种本领可以说是天生的。我现在翻唱的老歌,很大一部分就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3)

上个月发了一篇“简单易做的凉菜,味道真不赖”,有几位博友留言说热狗不是很好。 那道凉菜是我临时起意而做,热狗是早就有的。正因为觉得不太好吃,才突发奇想用来捣鼓凉菜,换种吃法。歪打正着,这么一弄,完全改观,味道确实非常不错。 今天还是继续我的凉菜系列。 主角依然是香肠类,但换了一种,大红肠,有点像哈尔滨红肠。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0)
(2019-12-31 13:09:11)
前天“我的自白”为我的2019年划上了句号。 但搁了笔,却总觉得有什么东西没写,一直放不下。直到看到晓青的留言,跃入眼帘那几个熟悉的“使劲鼓掌”时,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掌声一直萦绕在心中,挥之不去。 这一年多来,这熟悉的掌声一直陪伴我,激励我,给我勇气和信心,去尝试演唱一首首歌曲,去努力演绎好一字字一句句。 感谢文学城,与晓[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2)
(2019-12-29 14:42:26)

又到年底了,大家都忙着年终总结,一篇篇洋洋洒洒的美文你方唱罢我又登场,目不暇接。一年360天,每天都不一样,值得回忆和回味的事物太多,一份报告几千字岂能囊括?这两天我也在盘点自己的2019年。开心、欢乐有,迷茫、犹豫也曾经。总的来说,平淡,每年都差不多。上半年公司也遇到一些状况,好在下半年有起色,舒了一口气。业余时间大部分还是泡在诗词和唱歌[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4)
(2019-12-27 14:11:14)

第一次来美国,目的地就是拉斯维加斯。之后每次来美,都要去赌城转一圈。 不要被吓住了,我可不是赌徒,甚至可以说,对赌从来不感兴趣。在珠海时我有港澳通行证,可以随时去香港澳门。公司和住所都在拱北海关附近,步行都可以到达澳门。但每次去基本都是办公事,顺便买点东西,呼吸一下不同的空气。路过葡京赌场,只进去瞄过一眼,只见一堆堆的人,围在一张[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3)
(2019-12-17 13:37:14)

参加诗词比赛获过不少奖,但今天这个奖不是诗词类,而是歌唱类! 大家都知道,文学城除了首页新闻,博客,还有几十个不同的论坛。诗坛是我最早在文学城的落脚之地,在那里结识了不少良师益友,至今我们都还在一起谈诗论词,其乐无穷。 后来看到还有一个唱坛。酷爱唱歌的我怎么可能不去亮一嗓?于是,前几年有段时间,两个坛来回跑,玩得不亦乐乎。 玩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8)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