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脉

墨香飘雅意,脉语出真情
(所有文章及诗词均为原创,转贴请注明出处)
个人资料
momo_sharon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几枚硬币引出的往事 (中)

(2015-11-05 13:29:20) 下一个

几枚硬币引出的往事 (1)链接: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65499/201511/302809.html


初到商社的职务是所长秘书。说是秘书,还兼总务及业务。

第一天上班,就感觉到了压力。

什么FOB、CIF、T/T 、L/C等贸易术语虽然不懂,翻翻字典,查查资料也就明白了。可当所长递给我一本厚厚的File叫我熟悉熟悉时,我打开一看,一头雾水!
纸上全是英文字母,仔细一瞧,却根本不是英文,也不是汉语拼音。问所长,他说是日语罗马字写的Telex(电传)。果真,大门处一台机器(电传机)又在当当地吐纸张了。我堂堂日语本科毕业生,罗马字烂熟于心,可怎么一个也不认识?所长说是缩写。我问有没有码本(以为是类似于发电报的电码),他答曰没有。我又问能否教我,没想到所长有点不高兴,说:商社不存在教,只有学,自己学!我傻眼了!

公司作为全球性商社,有一套完整的通讯手段——用电传把全球所有办事点连接起来,只要在电传打上一个或N个办事处、部门代号,全球就可同时接收同一信息。在互联网还未问世时,这是最省时省力、简便有效之办法。
电传和电报一样,也是按字收费,为了节省费用,就采用缩写法,并且只能用字母。用英文举例说明“I got your message”,用电传缩写成就是“ I gt yr msge”;“Thanks very much”就成了“Tks vm”。英文本身就是字母组成,易懂,但日本罗马字就不同了,就像看汉语拼音的缩写一样,不熟悉的话,根本不知所云。比如中文拼音的“Ni jintian chifan le ma(你今天吃饭了吗)”,就有可能缩写成“N JT CF L MA”,不看上下文,不长期使用,没法懂。

无奈,下了班我带着File回到宿舍,一个字母一个字母的抠,可怎么也看不明白。心想完了,连电传也看不懂,我也甭想干下去了,难过得哭了起来。

可我天生不甘示弱,一股倔劲又上来了:我非整明白不可!上下班,我都不断琢磨,根据file里其他的文字内容,又翻看了很多英文电传,花了几天时间,终于慢慢摸到了这些“密码”的规律,长舒了一口气。从此,我也开始用缩写法发电传,最初每天所长都要先检查一遍,勾出错误,改正后再发。随着时间的推移,我的日语水平得到长足的进步,可以基本做到无误了,并且达到一眼扫过去就能明白对方电传的所有意思。
 
就在学习电传的同时,还要接受很多教育。林所长平时笑眯眯的,还很会用中文开玩笑。但在工作上非常严格,对员工有时甚至是苛刻,好几次差点受不了,最终都忍过来了。
 
我去时办事处成立刚一年,最初是为了珠海市三大基础设施工程 “广珠铁路、珠海港以及伶仃洋港澳珠跨海大桥”而设,目的是利用日本的ODA(Official Development Assistance(政府開発援助))进行投资。但很快也开展了很多业务:石油、天然气、化工以及汽车等等,当时珠海市煤气公司一半以上的天然气由我们商社提供,那位男同事(以下简称“Z”)为了接船,在码头上加班到半夜是常事。

这里得先介绍一下我所在的商社:日本九大商社之一,在全球几十个国家设有上百个办事处或有限公司,仅在中国就有十几个。是最早在中国开设办事处的日本商社,在中国业绩一直列为各大商社之首(九十年代中期之前数据)。参与了很多中国重大基础工程及大型企业的建设(大部分利用ODA的项目,都由此商社引进),并且在中国的投资金额也为各商社之首(因不是厂家,多采用参股形式)。一度在世界五百强排位第二,之后虽有所下跌,但也在前列。能进这家商社,是很多人的骄傲。

95年老江接见了本社社长,在日本商社引起了一场小地震(那张照片,一直挂在办事处墙上最显眼之处)。当时好几家大商社竞争要和江见面,结果败北,直接导致某一流商社的中国总裁被撤,理由是办事不力。十多年后,当年的本社食品部部长被任命为日本驻中国大使馆大使,成为来自民间的第一位大使。

可惜的是三大项目迟迟得不到国家的立项。除了珠海港有点动静,在陆续开工外,铁路和大桥遥遥无期。即使这样,公司也不能放弃,一直在跟进。记不清拜访了多少次市府有关领导人,记不清翻译了多少资料,也记不清带着总社、香港分公司的出差人员去了多少次西区和大桥指挥部。公司作为在珠海的唯一日本商社,还经常接待各种考察团、厂家到珠海参观访问,可以说,去过了所有的日资企业和中大型企业,足迹踏遍了珠海。后来有业务发展到三角洲,又开始了走遍三角洲的时光。



进公司不久,一个偶然的契机开始了机械的贸易。所长是总社机械部出身,这方面我不得不说他是个专家。跟着他学了不少知识,我也由一无所知到可以冒充半个专家。

一切看似顺顺当当,我也没有了更多的担心。每天好好工作、下完班约几个好友,逛逛街,上酒吧喝杯咖啡、聊聊天,回家看看小说什么的。逢节假日出去旅游一下,公司每年还有20天有薪假期,用不完的话还可以按1.5倍加班费折算成现金,日子过得很是惬意。

一年之后,我却拍桌和所长狠狠地吵了一架。

先说说所长,毕业于神户外国语学院中文专业,后进入公司机械部,74年就来中国参与武钢的建设,一直从事对中贸易,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南征北战”。八十年代末开始驻在广州办事处任副所长,93年在珠海创建办事处,任所长,一口中文比很多广东人还要好。此人特别好学,中午办事处成员5人一般一起外出吃饭(我进来三个月之后又招了一名学电子的四川籍女同事,后来办事处利用免税指标从日本购了一辆丰田面包车,又招了个本地人司机,这样办事处一共5个人)。5个人一起吃饭时总爱说些笑话或拉些家常,有时我们冒出一两个他没听说过的词,他会立马记下来,问清楚意思,第二天他的谈话里就肯定会出现这个词。他有个小本子,记满了新鲜词汇,每天都要看上几次。他晚上还参加了一个英语角,以他的英文水平,去英语角就是大学教授,但他自己说不是为了学英文,而是为了交朋友,了解一般人生活。
北京代表处每个月定期给每个办事处寄很多资料,其中有一份就是有关中国政治的走向,经济的发展状况,日商的活动、投资企业的情况等等,所列出的数据准确、信息完善,可以说就是本“经济白皮书”,堪比国家统计局。我在珠海还没见过哪个政府部门有过如此详细的资料,但日本人却做到了,这点很令人佩服。
所以呢,办事处又成了珠海市日商的咨询窗口,几乎每天都有人打电话找所长商谈。他在日本商工会上也是积极分子,非常踊跃发言,但绝不做会长。

就这么一个有学问、有才识的人,却得不到大家的尊重,理由很简单:嘴碎。

这个嘴碎不是平常说张家长、西家短,而是乱说话。他中文好,也知道中国尚处于发展阶段,很多方面和日本还有很大差距,但他和一般日本人的含蓄不一样,就是要当面指出别人的不对,使人很难堪,并且态度明显地带着优越感。不仅对中国人,对日本人亦如此。他经常跟我说:“我知道很多日本人也讨厌我,因为我不给人面子。”他在广州办事处落了个雅号“林狗熊”(他名字最后一字是“雄”)。我们办事处几个人则评价他是“集日本和中国糟粕于一身”。

那天我也忘了是因为什么事,他叫我到他办公室。我们面对面坐下开始谈话,说着说着,他来了句“你们中国人都这样”。一开始我还笑眯眯地听他说,如果批评我个人哪儿做得不好,我都接受,但这句话却激怒了我。我明显地感觉到O型血涌上脑门,再也无法控制。“啪"地一声,我突然用手重重地拍了一下办公桌,整个人“噌”地站了起来,他吓了一跳。我指着他鼻子就骂开了:“你TMD滚回去,中国这么不好,你来这干嘛?谁欢迎你来了?中国人就这样,怎么,想改造我们?没门!你TMD地滚!”
说完,还没等他反应过来,我重重地一摔门,回到自己办公桌,几下收拾好个人物品,头也不回地扬长而去。大不了不干了!此地不留爷,自有留爷处!

据同事说,他当时就愣住了,没想到我会发那么大火。我一直给人的印象就是爱笑,性格活泼开朗,总部和广州办事处的日本人都称我为“春天里的阳光”。就这么阳光的一姑娘,却拍桌骂他!
后来从广州办事处那听说,在广州时他也经常和中方员工吵架,但都没我这么激烈。广州等大办事处的local staff都很牛的,日本人都得让三分。因为日本人很清楚,中文再好,在异国他乡开展业务也必须得靠地头蛇才行。

我回到家,倒在床上。虽然连脏话都骂出来了,算是出了口气,但心里的委屈怎么也排散不了,不由得暗自垂泪。

过了一会儿,传来敲门声,有人问我是否在,我听出是所长,没理他。但敲门声没停,这回换了一个男人的声音,是个湖南客户。我才想起今他约好来办事处谈事的,这一吵,啥都忘了。这客户挺喜欢我,一直把我当小女孩。他站在门外说,林所长知道错了,特地来给你道歉,你就把门打开吧,总不能把我们一直晾在门外啊。

我仔细想想,自己也有不对之处,太冲动了,既然所长亲自登门道歉,怎么也得给人面子,也给自己台阶下。于是把门打开了。门外笑盈盈地站着所长、客户和客户的秘书三人。

所长自是道歉个不停,说他没注意分寸,打击面太广,伤了我的自尊心,以后再也不犯同样的错误了。

一场危机算是化解了。我回到办事处,所长从那以后说话的确措辞注意多了,我们也没有再吵过。并且在办事处员工中,他反而最看重我。

楼层清洁工们那天听到了我骂他,个个欢喜得不行,使劲夸我有骨气,给中国人长脸,因为她们也经常受所长的指责。

更有意思的是广州办事处的,他们很快便得知了此事,好几人忙不迭地打电话给我,直呼“太过瘾了,你简直是大英雄”。然后说,对待此类日本人,必须是“他强、你得比他更强,做得比他更好”,日本人崇拜强者,你示弱,反倒会被看不起。

一个小插曲结束了,一切恢复到原状。过了大概一年,所长和Z之间又爆发了矛盾,并直接导致了Z的辞职。

待续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4)
评论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50后的姥姥' 的评论 : 爱折腾,有时冲动。问好姥姥!
50后的姥姥 回复 悄悄话 佩服墨墨的胆识和才干!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寒砚' 的评论 : 在外企一定得不亢不卑,把工作做得好好的,才能赢得尊重。
那时年轻,学日语的也不愁找不到工作,所以没有任何犹豫。

谢谢寒砚点评鼓励!周末愉快!
寒砚 回复 悄悄话 默默真是有胆识,赞好文,祝周末愉快!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灰衣人' 的评论 : 谢谢纠正^_^
灰衣人 回复 悄悄话 Local stuff ==> Local staff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小声音' 的评论 : 谢小小!问好!
小声音 回复 悄悄话 墨墨好样的,赞!:))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水沫' 的评论 : O型血,有时很难控制自己的情绪。
水沫 回复 悄悄话 默默柔中带刚有侠气,赞!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沁文----古来客' 的评论 : 呵呵,骂完人,反倒被重用了。
此伶仃洋就是文天祥诗中提到的伶仃洋,珠海是珠江主要入海口,那片水域称为“伶仃洋”。
沁文----古来客 回复 悄悄话 哈哈,墨脉威武^_^ 果然是客家传人。。。嗯,当年名字中尚无 “脉”^_^ 。。。日本人的确是崇拜强者的 。。。仔细读过,赞。

里面提及 “伶仃洋”,未知是否文天祥所言 “(惶恐滩头说惶恐,)伶仃洋里叹伶仃” 。。。或许即是 ,,,因为后来南宋 崖山亡国之战发生于今之广东江门 。。。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南山松' 的评论 :他其实什么都明白,就是管不住那张嘴。他看成是我耍小孩脾气,道个歉也就过去了。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波城冬日' 的评论 : 是够彪悍的。骂他时整层楼都听见了,隔壁公司的还跑出来观看。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erdong' 的评论 : 文弱女子发起火来最可怕。呵呵,应证了。
南山松 回复 悄悄话 默默厉害! 拍桌子骂了他, 他还得来赔礼道歉, 佩服一个!
波城冬日 回复 悄悄话 哈哈, 墨墨这么彪悍啊,赞一个!
erdong 回复 悄悄话 这么阳光的一姑娘,却拍桌骂他!
哈哈,墨墨精彩!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pot321' 的评论 : 年轻气盛,什么都不怕。
spot321 回复 悄悄话 胆子好大,敢跟所长拍桌子。问好茉茉!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外企职场的故事很多,中方员工都很拼的。篇幅有限,很多事情无法叙述。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看见美丽的墨墨了,墨墨真不容易!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baoermama' 的评论 : 呵呵,那天我实在是忍不住了,有生以来第一次发那么大火,估计当时样子挺可怕。
baoermama 回复 悄悄话 太好玩了,很难想像你发火的样子。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