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脉

墨香飘雅意,脉语出真情
(所有文章及诗词均为原创,转贴请注明出处)
个人资料
momo_sharon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蒋经国旧居

(2015-09-15 17:07:47) 下一个

百度了一下,大陆的蒋经国旧居有两处:一处位于杭州,另一处则在江西的赣州市。这里要描述的,是赣州市的那处。

蒋经国先生于1939年6月应江西省主席熊式辉之邀赴南昌出任省保安处少将副处长、新兵督练处长,后转任赣南行署专员,开始6年的“赣南新政”,直到1945年2月离开赣南。
在赣南他主要有三处住所,一是花园塘一号官邸,二是虎岗中华儿童新村,还有一处是通天岩避暑山房。现保存较好的是在郁孤台东北侧、章江古城墙处。

旧居离外婆家只有几分钟路程(外婆家与郁孤台一墙之隔),但小时候只知道郁孤台,经常是一大帮小孩端着饭碗在郁孤台的台阶上吃饭,却不知道蒋经国旧居近在咫尺。也许是政治原因吧,那时我们玩的一项游戏就是高呼“打倒美帝、打倒苏修,解放台湾”,记忆里大人们很少提及旧居一事(那时也没修葺,估计就是荒草丛生之地),但片言只语说起过蒋先生,说他提倡文明,要求大家早起后刷牙,勤洗澡,把赣州搞得很干净等等。

后来求学、工作在外,除了春节,其余时间很少回家,而一旦回去,串亲走友的,日程排得满满,一直都没时间去看看蒋先生旧居,郁孤台倒是常去,因为就在妈妈娘家(前几年全部被拆迁,改成了仿宋一条街)。直到去年春节,正好有闲暇,天气又暖和(白天气温高达二十多度),就想着去旧居走走。

此处旧居是1940年由蒋经国先生主持兴建的仿俄式砖木结构建筑,面积为170多平方米,平面呈"凸"字形,鱼鳞板墙,板瓦屋面。1940-1945年蒋先生偕夫人蒋方良及子女蒋孝文、蒋孝章一直居住于此。

蒋经国来到赣南以后,大力推行所谓“赣南新政”。他实行“三禁”:即“禁赌、禁烟、禁娼”,提出要达到“五有”:即“人人有工做、人人有饭吃、人人有衣穿、人人有屋住、人人有书读”。同时在生产方面,大力垦荒、兴修水利、植树造林,开采矿业、平抑物价、发展交通,还兴办学校。可以说,在赣南的六年,是蒋经国先生得到全面锻炼的时期,赣州人对他的整体评价还是不错的,这也是旧居得以保存较完整的重要原因。


这次走访旧居,还是从郁孤台开始,顺便也提提郁孤台。

郁孤台位于赣州城区西北部贺兰山顶,海拔131米,是城区的制高点,始建于唐代,距今最少有一千二百多年的历史。赣州宋代古城墙自台下逶迤而过,因坐落于山顶,以山势高阜、郁然孤峙得名。

李渤、苏东坡、辛弃疾、岳飞、文天祥、王阳明、郭沫若等历代名人都曾在这里留下过诗词。其中,与郁孤台渊源最深的,要数南宋著名词人辛弃疾,他在赣州任职时,留下名词《菩萨蛮·书江西造口壁》,郁孤台从此名扬天下。

小时候的郁孤台基本是原貌,破旧不堪,1983年重新修建。

以下图片基本按拍摄顺序排列。蒋先生旧居内布局不是记得很清楚,顺序可能有点乱。
 


1. 郁孤台正门广场上辛弃疾雕像


2. 唐代时虔州刺史李勉曾登台北望,将台更名为“望阙”。宋绍兴十七年赣州知州曾慥增创二台:南边叫“郁孤台”,北边叫做“望阙台”,后几经兴废,仍名郁孤台。

 

3. 正门


4. 老江书写的《菩萨蛮·书江西造口壁》


5. 站在楼上眺望赣州市西北角,远处的大河便是章江,下面仿宋建筑为外婆家原址所在地,与郁孤台一墙之隔。据大哥说小时候墙上有个洞,小孩们经常钻过洞到郁孤台玩。我那时太小,没有印象了。


6. 西门,新兴的赣州市。


7. 西出口


8. 小时候就坐在这个台阶上,一大帮小朋友端着碗吃饭。


9. 下了台阶便是仿宋街,这条街原名叫“田螺岭”,是一条百年以上的青石板小巷,中间地势高,顺着两边下坡,外婆家就在这。旧貌荡然无存,恍若隔世。


10. 横穿过仿宋街,便到了宋代古城墙。这是中国现存最长、也最完整的宋代城墙,赣州市因此被称为“宋城”。


11. 沿着城墙向北,不过二、三分钟,就是蒋经国先生旧居(墙那头的大树)


12. 来到了旧居


13. 院子


13. 《新赣南家训》,是蒋经国先生当年在赣州的时候根据《朱子家训》的格律和韵文写的,要求男女老幼都会读,都能背诵。赣州很多老人至今还能背出这首《新赣南家训》。


14. 会客厅  蒋经国曾在这里接待过张治中、白崇禧、雷洁琼、美国代表、苏联顾问等各方人士。


15. 刚从苏联留学回来的蒋经国


16. 这个好像是饭厅。


16. 这块木匾,是蒋经国先生书赠给江西安远县欧阳振先生的,欧阳振因为捐款一万元,修建了安远中学,蒋经国觉得他慷慨可风,所以就题写出了这块匾赠给他。(安远中学后改名为安远一中,我父亲曾任此中学校长)


17. 办公室


18. 办公桌下压的照片


19. 一些手稿


20. 在赣南大事年表

21. 与夫人蒋方良之卧室


22. 创办的一些杂志

 

[ 打印 ]
阅读 ()评论 (36)
评论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千鸟破风' 的评论 : 又认识了一位老乡!郁孤台重修之后,历史凝重感轻了很多。田螺岭也被拆了,那条仿宋街没任何特色,和所有其他地方的仿古建筑一样,缺乏生气。

柳州话还真没听过,以后有机会要去一趟。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大汉唐' 的评论 : 应该是的。我母亲刚下放时,一点都听不懂客家话,住了二十多年,也还是说不好。我们在家和母亲说赣州话,和父亲说客家话。
千鸟破风 回复 悄悄话 老乡好,小时候常去郁孤台。86年左右,在那家英文补习所。
在火车上曾被人问过是不是柳州人,看来王阳明的传说是真的。
大汉唐 回复 悄悄话 赣州话应该属北方方言语系————这个应该和历史上当政者的倡导有关;但赣南地区的其它县市基本是客家语系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阿留' 的评论 :

是啊,如此,历史就要重写了,也许我们可以更早接触现代文明。

问老乡好!周末愉快!
阿留 回复 悄悄话
老乡好文好图大赏!经国先生一代人杰,如老蒋公戒急用忍,抗战后先休养生息而非急于剿共,则鹿死谁手尚未得而知。。。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呵呵,亲戚、老乡都找到了,文学城真是个好地方。^_^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这个贴太棒了,都是历史,还有personal touch.:)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candicSAS' 的评论:

也问老乡好!

各地均如此,方言正在走向死亡,着实令人遗憾。方言也是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是研究某个地域历史的宝贵资料。全国人都讲同一种语言,太缺乏色彩了。
ScandicSAS 回复 悄悄话 老乡您好,语言还是很有趣的。我大学有地道的杭州同学,我们可以用各自方言交流。两语相似,我早在高中是听我的语文老师讲王阳明时提到。在杭州还试验过,想以假乱真。杭州和赣一样,说地道当地话的人越来越少。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candicSAS' 的评论 :

上大学时和八年前去过杭州,也许走马观花,真没注意杭州话和赣州话接近,只觉得苏浙一带的话都很难懂。我虽然只是半个赣州人,但小时候说的却是正宗赣州话(田螺岭您应该知道的,赣州市制高点,和南门口一样,都是老市区的主要部分)。不管怎么说,能在文学城遇到老乡,也是缘分。

我基本每年春节回趟赣州,变化是太大了,我也是晕头转向找不着北。
ScandicSAS 回复 悄悄话 您误会了,我讲杭州話和贛州話非常接近,聽上去部分話有點不同。他们的区别好象听梅州客家話和尋烏話的不同,没有说您有说贛南客家話和梅州話一樣。我是土生土长的赣州市区人,家住南门口。非常遗憾赣州话是我唯一会的方言,虽然整个地区可谓是五里一方言。
ScandicSAS 回复 悄悄话 赣州话(市区)在赣南是一个语言孤岛,现在说的人越来越少,出门买东西还得用普通话。但和家人同学还是说赣州话,要不感觉挺别扭。赣州很重视客家话,电视,公交都用。现在用人提倡保护当地方言,上海也有类似问题。毕竟语言是当地文化的一部分。
赣州近20年变化很大,大的连土生土长的赣州人都不知道哪是哪。太多新地方了。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赣南是客家先民南迁第一站,是客家民系的发祥地和客家人最大的聚居地之一,全市18个县(市、区),除章贡区大部分地区和信丰县的嘉定镇以及其他几个居民点外,其余均属客家语地区,客家人占全市总人口的95%以上,有“客家摇篮”之称。

老赣州市只有一个区,即章贡区。由此可见,赣州市话的确不属于客家话。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candicSAS' 的评论:

您如果会说赣南客家话(寻乌话也好、安远话也罢),再听听粤东北的客家话,就知道是不是同派语言了。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candicSAS' 的评论 :

那您就错了,我妈地道的赣州市人。请看我的博文:外婆家就在老市区,最正宗的赣州人。我没说赣南客家话和梅州话一样,只说同派。各个县、县里各个乡的客家话还都不完全一样呢。不知您是哪儿人?您会说赣州话和客家话吗?
ScandicSAS 回复 悄悄话 猜想您不会说赣州话(市区)。杭州话和赣州话非常接近,听上去部分话有点不同。好象梅州客家话和寻乌话的不同。
ScandicSAS 回复 悄悄话 希望博主不介意,和赣州话最接近的地方方言有杭州话和柳州话,原因是王阳明,这里面是有故事的。抱歉,我中文大字太慢。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candicSAS' 的评论 :

哦,是吗?不过杭州话听不懂,柳州话没怎么听过,不太了解。总之,赣州话和客家话大不一样,看来有必要对赣州话进行探本朔源一番。
ScandicSAS 回复 悄悄话 希望博主不介意,和赣州话最接近的地方方言有杭州话和柳州话,原因是王阳明,这里面是有故事的。抱歉,我中文大字太慢。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农家苦' 的评论 :

真的?那您老泰山和我可是正宗老乡,我父亲就是安远的。他乡遇老乡,太难得了(安远人在外的不多)!握个爪!
农家苦 回复 悄悄话 我的老泰山是安远客家人,这么说咱们还有点亲戚关系呢。赣州介绍的不错!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南山松' 的评论 :

松松好!至今赣州老人都还念着他。正是他在的六年,赣州变得很干净,人人也都讲卫生,我母亲每天都把家收拾得整整齐齐,打扫得纤尘不染,不能不说是受了这方面的熏陶。
南山松 回复 悄悄话 蒋经国实行的“三禁”和“五有”,听上去满不错的.
谢谢默默的精彩介绍,问好!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fluker' 的评论 :

和某党相比,他这就是小巫见大巫了。某党的高级干部哪个不是三妻四妾,情人无数?又有多少领导的“野史”至今尘封不见天日呢?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蒋经国年轻时挺精神的。

赣南达世纪,漏了他得了双胞胎哈。
fluker 回复 悄悄话 建丰同志教育村民要戒赌戒烟戒娼,自己有妇之夫泡女学生,呵呵。那个大事表真是笔里春秋,忽然之间就章亚若出现了,就待产了,不知道的还不明白怎么就出了这么两条。最后还杀人灭口,果然是杀伐决断,随心所欲啊。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erdong' 的评论 :

谢东东!期待你的游记系列!
erdong 回复 悄悄话 谢谢墨墨图文并茂的介绍!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海陬观者' 的评论 :

至于赣州话是否接近吴语,这个我倒觉得不太像,我感觉更像四川话。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海陬观者' 的评论 :

同感!对任何人,都不能一棍子打死。我第一次见到这块牌匾时的反应就是:老江治国无能,书法还是很不错滴!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海陬观者' 的评论 :

谢来访!赣南是中国最大的客家居住地之一,人口的95%以上属于客家,说客家方言,属梅州派。但赣州市语言和下边几个县(特别是靠近广东的)还是有很大的不同。南边几个县的语言差不多,只有细微差别。而赣州人一般是听不懂这些方言的,更不会说(我母亲亦如此,能听说不好,我们在家和母亲说赣州话,和父亲说客家话)。近年来,各个县移居到赣州市的日益增多,语言混杂,但多以梅派客家话居多,加之现在的家庭都趋以讲普通话,除了老赣州人,越来越难听到纯正的赣州话,不能不说是件憾事。
海陬观者 回复 悄悄话 照片中有江泽民的题字匾额。 以前未曾料到江写字有如此功力,可以看得出来,江对书法是曾经下过功夫的。 中共的历代领导人中间,书法能到此程度的还不多见。 近年来,颇有人对江有微辞,尤其是海外的一帮法轮功教徒。 反对一个人,就对他的一切都要否定净尽,这是常见的错误。这种态度,或者说陋习,是不符合实事求是的原则的。
海陬观者 回复 悄悄话 有一个问题想请教博主。 蒋经国当年在赣州主政时期,由赣南专区支持,办有《正气中华日报》,担任社长的是当时的名记者曹聚仁先生。 曹的女儿曹雷、儿子曹景行现在也都有相当知名度。 曹聚仁的忆旧文章中曾经谈及赣州,说到赣州本地方言的腔调很接近浙江话(或者广义上的吴语)。曹的原籍是浙江浦江,应该是对浙江话很熟悉而不会弄错的。 另外我也遇到过一位赣州的老先生,他的口音也接近吴语。 但是我一些亲友最近几年到赣州旅游,说当地许多人说的是客家话。 博主从幼在赣州长大,能否对赣州的方言赐作一些简介?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石假装' 的评论 :

石姐姐好!很不错的一个地方,值得一去。
石假装 回复 悄悄话 谢谢好介绍、好图片。有机会想去看看。
[1]
[2]
[尾页]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