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宝宝

生活中那些美丽的事情,让我们在艰难中有活下去的理由。很害怕时间长了会忘记这些美丽。 用笔记下来,可以在以后现在和以后低潮的时候,拿出来看看,并微笑。
正文

我的父亲1

(2022-06-18 08:11:47) 下一个

明天父亲节,想他们。

父亲出生在乾隆六下江南的地方。

父亲家里是一位古代大儒的分支,小时候有听见说,但是具体不详。大约18年修族谱祭祖,父亲和哥哥去认祖归宗,才真正知道自己的来源。托时代的福,现如今男女平等了,我也上了族谱。还有个小故事,我大学时,看见一个吴姓男生的山水画,连带对他产生好感,聊天的时候觉得自己实在乏善可陈,可又想要表现下,就脑袋一抽,显摆到,我家是XX后人。男生慢慢悠悠说:“我家是吴王夫差的后人”登时把我怼在南墙,讷讷无言。若干年后才回神,话说吴王夫差姓吴吗?

我的爷爷是中医,做得很成功的那种,自己开医院,解放后转并成当地中医院。爷爷很与时俱进,当地第一个引进静脉输液,有病人会坐驴车,走两天来求医问药。

据说太爷爷也是中医,可是不太成功吧,爷爷少时家贫。第一次去我奶奶家求娶是借了他老师的长袍马褂去的。

奶奶家是太湖岛里的大户,成年哥哥都在上海学生意。家里舍不得她早早嫁人,就留到20多,媒婆上门说了两户人家,一家是我爷爷,一家是一个教书先生。奶奶家也不知道哪家好,就说看谁先到就是谁了。坐船进岛要半天,爷爷先到。古代的客厅边上有个夹弄,是给佣人走的。或者客厅里有客,女眷和女客为了避免见生人,也从那里走。夹弄和客厅的墙上有小窗,窗开的很高,一是采光,二是行走的时候不能让里面人看见。奶奶踩凳子,看了看客厅里的爷爷。等爷爷走后,她父母问奶奶觉得怎么样,奶奶说但凭父母做主,事情就定了下来。我小姑妈说,如果说女儿还小还想多侍奉父母几年,就是不想嫁。嫁进来当天,掀了盖头,奶奶说:“简直昏倒,家里总共就一个竹箱笼。”但是也这样过了一辈子,日子越来越好。文革的时候家里抄家,奶奶说:“外面传说家里桌子瓶罐上的铜把手是金的,所有把手,都被人拿走了。”当时的房产在运动中被工厂或其他居民占了,运动后只发回了一幢两层的楼。 还拿到3万多人民币。我大学时和人提了一嘴,觉得家里好吃亏,有人提点我70年代末,三万也是巨款。我初中的时候有个奶奶来玩,愤愤不平的说我大姑妈小时候,(大姑妈年长我父亲4岁,所以好的生活过了比较久),“哪有这样的?哪有说吃肉包子不吃肉,只吃包子皮? 肉丢丢掉?”

我的爷爷的哥哥有妾。他没有,和奶奶和美一辈子。只有奶奶高声的时候。奶奶枕头边上有个铁盒,里面放着她珍贵的东西,有个卷了边的大照片,有16开的书那么大,是爷爷和奶奶的婚纱照,奶奶穿西式婚纱头纱,爷爷和证婚人和傧相都是长袍马褂,要仔细找才能找到谁是爷爷。这个照片后来留给我妈妈,长子长媳。

待续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好文,期待续。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多谢分享!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