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庭東山人

考槃在涧,硕人之宽。独寐寤言,永矢弗谖。考槃在阿,硕人之薖。独寐寤歌,永矢弗过。考槃在陸,硕人之轴。独寐寤宿,永矢弗告。
个人资料
正文

量子通信产业化陷入泥潭,对当事人为何不究其责反授其奖?

(2021-08-10 02:02:27) 下一个

(旧文备案)

科大国盾量子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科大国盾)是中国率先从事量子通信技术产业化的龙头企业,源起于以潘建伟、彭承志为核心的中科大的量子信息研究团队。

中科大量子信息研究团队违反科学规律盲目推动量子通信QKD产业化己有十个年头,如今深深地陷入了泥潭。建成的“量子保密通信京沪干线”己经二年有余,近期又陆续建起了武合线、汉广线等量子通信干线,但一直以来“门庭冷落车马稀”,找不到热情付费的商家和个人用户。直到如今,政府不仅要为这些量子通信工程全额埋单,而且还得负担日常运营维护费用。

屋漏偏逢连夜雨,为量子通信干线提供设备的“科大国盾”的财务状况也陷入困境。从2016年起,科大国盾的财务报表中的问题可归纳为以下四点:

1)营业收入不升反降;

2)应收账款占营收比重超100%;

3)严重依赖单一客户,且与客户之间有说不清道不明的纠缠关系;

4)年年入不敷出,一直依靠政府“输血”维生。

面对这样的一付烂摊子,看看科大国盾是如何回应的[1]:“传统密码产品已持续、广泛地应用于社会的方方面面,客户对传统密码消费习惯难以在短期内改变。 其次,公司产品在有资质严格要求的高安全性需求领域,尚需在密码管理相关部门监督指导下,进行测评和认证才能进入,相关标准仍在研究制定中。第三,公司产品价格相对较高,民商用领域对价格敏感。”

也许是职业习惯使然,量子通信产业化的领路人就是喜欢“纠缠”和“测不准”。上面这段话扭扭捏捏、吞吞吐吐,与其说是在认错不如说是找借口推脱。

“客户对传统密码消费习惯难以在短期内改变”?这分明是在责怪客户,给了你们如此美好的量子通信你们竟然不识抬举、无动于衷?我倒有些呐闷了,数码相机出来后,用惯胶卷相机的用户是这样的吗?无线手机出来后,使用有线座机的用户也是这样的吗?为什么同样的一群人,对数码相机、智能手机趋之若骛,却偏偏对“量子通信”冷若冰霜?客户拒绝使用有问题的产品难道有错吗?客户凭什么非要改变消费习惯?凭你头上有“量子”的光环?真是笑话!

“公司产品在有资质严格要求的高安全性需求领域,尚需在密码管理相关部门监督指导下,进行测评和认证才能进入,相关标准仍在研究制定中。”这里无意中露出了马脚,原来高大上的“量子通信”竟然被高安全性应用领域拒之门外。“量子通信”不是无条件绝对安全的吗?凭什么就进不了高安全性领域?这让“量粉”们情何以堪!

无条件绝对安全是量子通信的唯一卖点,捣鼓了十多年竟然连高安全性领域的门都没有跨进,岂非咄咄怪事?但是请注意,在上面这段话中,量子通信的布道者们虽然露了馅,但赶快补漏,宣称量子通信产品只需要经过测评和认证后就可以进入高端领域了,这又是一个地地道道的谎言!

目前的量子通信工程存在许多严重的技术障碍,其中最为致命的是“可信中继站”。“可信中继站”给量子通信网络带来严重的安全隐患,所谓的“量子通信”(QKD)的安全性低于传统密码系统。QKD方案要进入高安全性领域只能是做白日梦。

“量子通信“在商用密码界没有客户,在高安全性领域入门无路。更多的相关分析讨论请阅读拙文:“密码法颁布之日,即为量子通信工程下台之时。”
https://zhuanlan.zhihu.com/p/92442278

量子通信产业化违反科学规律,失败是必然的结果,一点也不奇怪。奇怪的却是在目前严峻的形势下,中国科学院对量子通信产业化失败的当事人不究其责反受其奖。

2020年1月16日,中国科学院颁发2019年度中国科学院杰出科技成就奖,中国科学院院长、党组书记白春礼为中国科大的“广域量子通信研究集体”研究集体和个人授以重奖。

中国科学院杰出科技成就奖条例(试行)列出颁奖的三条评审标准如下:

  (一)在基础研究或应用基础研究中做出前人尚未发现或者尚未阐明、得到国内外同行公认的重大科学发现或重大技术发明;

  (二)在关键技术创新与集成或高技术产业化中,为我国经济建设、国家安全、社会可持续发展或科学技术进步做出重大贡献并创造显著经济效益或显著社会效益;

  (三)在基础性、公益性科技活动中,做出重大贡献并创造显著社会效益。

这个评审标准有三大要素:重大科学发现、重大技术发明和显著经济社会效益。对照这个评审标准,中科大量子通信团队有没有获奖的资格呢?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的广域量子通信研究集体没有作出重大的科学发现,这是明摆着的。因为中科大量子通信团队做的主要是应用性研究,他们的工作与重大科学发现从来就没有什么关系。

中科大量子通信团队也没有什么重大技术发明。中科大量子通信团队的主要工作是研制广域量子通信实验系统和建设国家量子保密通信干线,他们在这两个项目中使用的核心技术方案都是以BB84协议为基础的诱骗态的改进版。众所周知,BB84协议和诱骗态的原创者分别是美国和韩国的学者,中科大量子通信团队的工作只是在他人原创的技术方案上改善和提高了某些技术性能,这当然算不上重大技术发明。

那么中科大量子通信团队在量子通信产业化过程中有没有显著的经济效益或显著社会效益呢,答案当然是否定的。请看看那些建成的量子通信干线吧,京沪线、武合线、沪合线和汉广线。它们矗立在了中华大地上,没有热情自费的用户,又年年亏损累累,请问经济和社会效益又在哪里?

中科大量子通信团队在量子通信产业化过程中所犯的错误是严重的,导致的结果是惨痛的,中科院主管部门对此不追其责反授其奖,令人百思不解。中国科学院网站向社会公布授奖建议名单后,我立即实名写了一封长信,向中科院有关部门提出异议。信件的原文己公开发表在《知乎》量子通信专栏中[2]。

我当然知道自己“人微言轻”,异议信件如石沉大海,激不起一丝涟漪,这本在我的意料之中。“我们坚持做一件事情,并不是这样做一定会有什么效果,而是坚信这样做是对的。”量子通信干线工程究竟是座丰碑还是耻辱柱,历史总将做出判决,我所能做的就是是为历史的判决书提供注解而己。

当年敲锣打鼓意气奋发建起的通信京沪干线、武合干线、汉广干线,到如今无人问津一无用处,它们戳立在神州大地又能向谁诉说?面对着这些“烂尾干线”,中科大量子通信团队非但没有丝毫愧疚之心,竟然还好意思上台领奖,实在令人无语。

参考资料

[1]关于科大国盾量子技术股份有限公司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科创板上市的审核中心意见落实函的回复

[2] 对中国科学院准备授予“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的广域量子通信研究集体”杰出科技成就奖提出异议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