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庭東山人

考槃在涧,硕人之宽。独寐寤言,永矢弗谖。考槃在阿,硕人之薖。独寐寤歌,永矢弗过。考槃在陸,硕人之轴。独寐寤宿,永矢弗告。
个人资料
正文

这就是一条神奇的天路

(2016-02-10 19:19:03) 下一个

  迪纳利公路(代号 AK-8)紧贴阿拉斯加山脉南麓,东西横越二百多公里,这一段的地形就像缩小版的河西走廊,只是祁连山脉换成了阿拉斯加山脉。这段山谷虽只有河西走廊五分之一长,但宽度更狭窄,公路一路紧贴着重峦叠嶂、连绵起伏的阿拉斯加山脉,美景似更胜一筹。公路又处于高緯度地区,群峰上雪山终年不化,冰川向下延伸几乎触及公路边上,红色的苔原像火焰般捲上山腰,正是一片冰火交融的奇幻世界。这段筑于五十年代的AK-8公路原是去迪纳利国家公园的唯一通道,七十年代后期?成阿拉斯加3号和4号高速公路后,这条低等级公路就被世人遗弃,而且有意长年不作维护,最终成了野生动植物的天堂[1]。到了阿拉斯加不上这条AK-8公路冒冒险,绝对会后悔一辈子。

P1)AK-8公路东接A3高速于Crantwell,西接A4高速于Paxson, 紧贴着白恺恺一片的阿拉斯加山脉东西横越217公里。

P2)行驶在那神奇的天路上,阿拉斯加山脉与我们一路相隨。

按原计划,在迪纳利国家公园度过两夜后,第三天将要由西向东驱车穿越那条蛮荒的 AK-8公路, 这条200多公里的沙石路到处是坑坑洼洼,这是一条出了名的让旅行者爱恨交加之路。路上除了几处家庭式小客栈,几乎没有任何服务设施,没有加油站,没有厕所(在这种蛮荒之地没有厕所问题不太大,你懂的)。我们不仅决定要冒一次险,而且还要选定一家小客栈,在途中过一夜。这会帶来两大好处,只有住下来,才有可能在清晨、在黃昏甚至是半夜,在万籁俱寂时去细细地倾听荒野的呼唤。二是在险途中得到了一个支撑点,这些客栈一般都有补胎、加油等服务,在踏上探险之路時,可以先打出一个电话,告知到达客栈的大致時刻,如果逾期未到,估计他们怎么也会出来拉兄弟一把。

九月三日早晨,用过早餐后[2],先打了个电话给前方AK-8公路上的小客栈,他们告知那里倾盆大雨,据他们经验,我们要走的前半段可能整天不会放晴。我再走出屋,观察了风向和天空,只见我们要去的东南边黑云密佈,但北面和东北角却天高云淡,我决定修改计划先朝北开,去费尔贝克斯(Fairbanks),然而南下到Paxson去接AK-8公路,反过来由东向西走,夜宿小客栈,明天再找机会。事实证明这个决定是对的,一路上风景好,天气也不差,我好几張照片是出自那段路上,无论如何,從摄影的角度出发,天气是第一位的,车子一定得跟着阳光走,这就是自驾游的最大优势。在此段高速公路上,还添了一次不同寻常的经历,特意放在本文的最后來敍述,那是与AK-8公路完全不同的险情[3]。

我们在下午进入了那条著名的AK-8公路, 果然气势不同非凡。路的两旁是辽阔斑烂的草原。四周没有一个人、没有一部車,视野非常宽阔,只见小路曲曲弯弯、起起伏伏绕裹在被苔原染红的山坡上,小路向前远远地延伸出去,这就是一条神奇的天路,它要把我们一直引向西边霞光照耀下的童话世界。

P3)AK-8公路东端入口处

P4)近处是苔原,中间有清潭,一条小路把你引向远方的冰川雪山。

终于在黃昏前安全到达 Tangle river inn 小客棧,安顿好以后,又开車往前出去转转,Tangle river 就靠在路边,有山有水,景色旎丽。开了一段,路况愈下,天也暗下来了,赶紧回转客栈。这种鸡鸣早看天的小客栈,设施较为简陋,人在床上一翻身,发出的声响百米外都可听到,窗帘就是一块小布,连窗玻璃都未能全覆盖。但所幸还算干净,也有热水。电话和上网一概没有,倒也让人省心。

小客栈附设有食堂,菜式虽简单但还过得去,当然想吃龙井虾仁那就免了。我见菜单上有鱼,就问这鱼是否来自店门口刚捉上来的野生游水活鱼,服务生赶紧否认:“我们的鱼全部从远处的超市运来,通过食品安检,你可放心食用。”他的回答令我啼笑皆非。这是标准的文化隔阂,我关心的是口舌之福,老美注重的是食品安全和风险管理,我们永远走不到一条道上,让我融合进西方文化中根本就不可能。

店主是老板娘是位近五十岁的老美妇女,她告诉我这是他们营业的最后一个星期,过几天关门后将去安克雷奇,要到明年五月底才回来。我好奇地问她:“大半年在安克雷奇是否太安逸了?”她的回答又让我意外:“我是艺术家,我的主业在安克雷奇,靠这里三个多月小客栈的生意维持一年生计。”原来我们也成了艺术事业的支助者,于是决定在她店里把汽车的油加满,第二天早歺我们两人吃得又多又好,支助艺术家我乐意。

天黑后,我出屋去看了几次,希望能拍拍星光,看看极光。但均未如愿,天仍未完全转晴。但見七八颗星天外,两叁点雨山前,倒也另有一番情趣。

早上起来,我俩出去散步,空气中充滿着青草香,被朝霞映照的 Tangle river 和远处寂寞的青山长年相伴,相看两不厌。这片辽阔的无人区实在太适宜作无人机航拍了,这里旣安全又美景处处,我要让无人机沿着河面飞去远方的高山,把一路的青山隐隐绿水迢迢全录下来,我将会与这段视频终生相伴。

P5)AK-8公路边的Tangle river,右侧中间偏上处即是我们过夜的小客栈。

P6)Tangle river 的清晨。

用过早餐后,天气还可以,决定继续朝西,向路的深处开进去。路面越来越差,就把車开在路中央,扭着秧歌,避开坑坑洼洼往前走。只要車速控制在三十码左右,其实一点事情也没有[4]。

越往前开进去,车子在不断地向上爬高,但见右边雪山连绵不绝紧贴着我们的身边,感觉离天越来越近,景色越发壮丽,这正是一条神奇的天路。阿拉斯加雨量充沛,而地表处即为冻土层,降雨无法渗透下去,望出去一片片的湖泊和湿地,一路上山水相连,五彩的植被填满在这片山水之间。"时维九月,序属三秋。潦水尽而寒潭清,烟光凝而暮山紫。" 此句被前人誉为“写尽九月之景”,把它用来描述 AK-8公路之秋色最为贴切不过的了。一个“清”字突出了潭水清澈透明,一个“寒”字透出了一股清冷之感,视角由近而远,望远山,暮霭笼罩,“凝”字表现了光照的明亮和深遂,“紫”色概括了苔原为山麓披上的神秘色调。此句就好像专为此地的动中有靜、色彩瑰丽的梦幻世界而作,声、景、情可以结合得如此完美融合为一体,大概也只有中文可以做到了,希望这条神奇的天路能为这种中华文化的诠释而感到自豪。

P7)“潦水尽而寒潭清,烟光凝而暮山紫。”

P8)AK-8公路中间接近Maclaren river处向北眺望。

P9)冰川、雪山、寒潭与燃烧的苔原。

P10)苔原植物近景。

车过 Maclaren river 不远[5],只见前方云层转暗,又考虑到当晩要赶到 Valdez ,就调转车头,一路朝东,出了AK-8号公路,接4号高速朝南直奔下一个目标而去。

 

[1]AK-8公路周边有众多的湖泊、湿地,是许多鸟类夏季栖息地,自驾者可以在这里就近观察和欣赏它们。这里还有三万多头大形哺乳类动物,常见的是驼鹿、灰熊和驯鹿。在规定的时段这里可以合法地狩猎。

[2]在迪纳利国家公园的三天中,早歺都是在 Black Diamond Restaurant,与我们住宿的 Denali Park Hotel 很近,这兩家是绝配,提供了非常不错的食宿。这家位于北极圈边上的歺馆的歺桌上都配有鲜花,这点一直使我久久不能忘怀。

[3]写着写着,本篇字数已超三千,而这段险情又非三言两语说得清楚,只能把它移至下一篇了,请诸位谅解。

[4]事实上在AK-8公路上开车比许多地方要安全得多,只要把车速降到30码以下。这里基本上是无人无车,想要车禍也不可能。车子在这路上橫着开也可以,见坑绕着走,实在避不开,慢慢开过去也不是问题。当然一定得带上备胎和必要的换胎补胎工具。阿拉斯加的租车公司不希望客人把车开上这条砂石土路,所以租车时尽量装糊涂(不要开口问,也不要直接答)。

P11)

[5]这里是AK-8公路最高处,海拔一千二百多米,北面的阿拉斯加山脉中超越三千多米的雪峰多座,最高的就是山脉东端的迪纳利山峰(又称麦金利峰)高6190米,为北美第一高峰。天晴时在AK-8东段能看到此峰,所以从东向西横越公路最为理想,当然还得老天爷帮忙。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