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庭東山人

考槃在涧,硕人之宽。独寐寤言,永矢弗谖。考槃在阿,硕人之薖。独寐寤歌,永矢弗过。考槃在陸,硕人之轴。独寐寤宿,永矢弗告。
个人资料
正文

南加州冬日春意浓

(2013-12-31 20:11:22) 下一个


              玉楼春

  东城渐觉风光好。縠皱波纹迎客棹。
  绿杨烟外晓寒轻,红杏枝头春意闹。

  浮生长恨欢娱少。肯爱千金轻一笑。
  为君持酒劝斜阳,且向花间留晚照。







P1 : 白玉兰


昨日,2013 年 12 月 30 日,阳历除夕的前一天,陪同女儿、女婿去了离家不远的 Huntington Library。時近三九严冬,北半球许多地方正值“千里冰封,万里雪飘”,令我吃惊的是 Huntington 园林中,万紫千红,百花争艳,正是滿园春色关不住。要不是亲眼所见,实难相信。下面所有照片均为本人当天所攝,没有 PS, 没有一張温室中的照片。

(P2 - P4): Huntington Library 的玫瑰园

(P5) Huntington Library 的日本园。从游客的衣着,就可知花儿为什么这样红了。

(P6-P9),  P9:山茶花

(P10-P12) : Huntington Library 的艺术瑰宝。

(P13): Huntington Library 的中国园林。

Huntington Library 的中国园林图片的左下角是一片枯萎的荷叶,可惜的是南加州入秋以來就未有过象样的雨天,也就失去了“秋阴不散霜飞晚,留得枯荷听雨声。”这样的意境了。说实在的,我对南加州建造苏州园林並不看好。南加州的气候环境与我的家乡完全相背,江南的春天是:“小楼一夜听春雨”,晚春是:“黃梅時节家家雨”,到了秋天是:“秋风秋雨愁煞人”,南加州除了阳光、还是阳光。建筑艺术之花与其生成环境是无法分隔的,即使能把整个苏州拙政园、留园吊装到南加州,不消多少時日,南加州的毒日头和干热风一定会让娇小嫩绿的苏州园林失去其韵味。

我的亲友们,我敬爱的读者们,今日我把这些照片与各位共享,希望你们的生活在新的一年里能象这些花朵一样,色彩缤纷,充满阳光。

(P14)

敬祝各位新年愉快,身体健康

       Dec. 31, 2013    20:10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