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庭東山人

考槃在涧,硕人之宽。独寐寤言,永矢弗谖。考槃在阿,硕人之薖。独寐寤歌,永矢弗过。考槃在陸,硕人之轴。独寐寤宿,永矢弗告。
个人资料
正文

阿拉斯加, 思君忆君,魂牵梦萦!(上)

(2013-11-14 14:11:09) 下一个

    阿拉斯加, 思君忆君,魂牵梦萦!(上)

 

今春從欧洲回来,一直在做去南美的准备。不料年中巴西陸续傳来了动乱的消息,只得把南美之行的计划暂时搁置起来。於是把目光投向了北方,那遥远的阿拉斯加,又被称作是“最后的荒野”(Last Frontier) 地方。很快就作出了初秋去阿拉斯加的计划,這实在是我今年作出的最为明智的决策。

 

阿拉斯加就是色友、驴友们真正的天堂,它有西蔵的恒古旷野、兰天白云,又有新疆天山北麓那样连绵不绝的雪山、山坡上色彩斑斓的植被、和向远处延伸出去的一望无际的大草原,还有西藏新疆所沒有的绮丽曲折的海湾,再要加上众多的野生动物,奇幻的北极光,世上哪里去找比這更好的地方?我去过许多别的地方,常常是相机举起又放下,不知如何取镜,在阿拉斯加放眼望去,那云、那山、那水,变幻着靓麗的色彩一齐向我挤压过来,我举起了相机又一次不知如何取镜,因为处处是美景。我的相机從早到晚 power on, 因为有太多的机会你不能错过。千万别带微单、单电、卡片机,那电池绝对会坑了你,更别提画质什么的了。

真不知数码時代之前,到了阿拉斯加的色友们是怎么过来的,要拍成千上百的照片,胶片、冲洗、放印的开销又有几个人花得起。想来這些色友们上飞机离开時,一定会有不少人呺啕大哭罢,想到这里,我辈真是太幸福了。一定得感谢那些给我们带来数码相机的物理学家们,他们付出巨大,得益太少,我太知道他们了,因为我也是学物理出身的。

此行我带上了 Nikon D600, D5200, 4 个 FX 镜头,两机镜头通用,十分方便。D600接24-85mm lens 拍风景,D5200 上 70-300mm (x 1.5), 主要用来拍野生动物,這样的组合可对付多数的拍攝要求,又免除了匆匆換镜头之苦,這在阿拉斯加太必要了,因为野生动物常常就在好风景的地方。顺便说一下,动物在审美能力上可一点不比人差,比起那些财迷心窍的人那更不知要好多少。D5200 还可充作备机,在阿拉斯加只带一只相机风險可就太大了,万一有些故障,肠子都要悔青了。

去过阿拉斯加才知道什么叫天高地远,它的陸地面积有150万平方公里,如果独立出来成为一个主权国家,按面积祘,全世界列名第19位。德州佬不是牛得很吗?按面积计,把阿拉斯加劈成两半,德州在美国排名要跌至第三,嘿嘿。西藏很大吗?不计 20 多万平方公里的海域,阿拉斯加面积也是西藏的 1.25 倍。

我们此行去的只是 Alaska 中南区(SOUTHCENTRAL),大约只佔全州十分之一這样一块地方,走的就是一条经典路线,由 Anchorage - Denali NP - Denali Hwy 8 - Valdez - Seward - Homer - Anchorage. 8月31出发,9月12日返回,在 Anchorage 租车,長驱两千哩。

请先看几張照片。

 

1) Polychrome Overlook, Denali National Park.     白云与彩虹齐飞

 

 

2) Eielson Center, Denali NP.   天高地迥,觉宇宙之无穷。

 

 

3) Grizzly Bear, Denali NP.

 

 

4) Wild blueberries thrive in the tundra and provide the bears of Denali with the main part of their diet.

 

 

5) 柳松鸡(the willow ptarmigan)。外形与雉鸡相似,羽毛会随着冬雪的来临由浅棕色转为雪白色。

 

 

6) Alaska Range, drive on Richardson Hwy.

 

 

7) Caribou, Denali NP.

 

 

此次阿拉斯加之游,可归为以下三大项:

 

1)Denali NP,重点是 Mt. McKinley, 和野生动物。

2) 沿几条风景线开车看看,重点是 Denali Hwy #8。

3)海边走走,重点是乘小游轮看冰川入海和海洋动物。

Denali NP ,人称阿拉斯加的黃石公园,实际上前者要好去太多。先看一组数据:Denali 面积为 6.0 百万英亩,去年游客 38 万人;黄石公园仅 2.2 百万英亩,去年游客涌入 3 百多万人。游客多的地方是否景致好呢?答案显然是否定的,据闻今年中国国庆期间,华山一条道上挤滿人群,道路为之堵塞到深夜,那能是好景区吗?有人会说,黃石公园野生动物多,但须知那些动物大多只是人工放养,不设柵栏而已,Denali 的动物才是土生土長、自生自灭的原生态野生动物。而且生物群门类之丰富多样也远胜它处。

我们於九月二日进入Denali NP ,诺大个国家公园,只有一条 90 多哩的一条弯弯曲曲的土路,自驾车只能开进约 10 哩就再也无法进入了,公园的 bus 帶客进入,我们选择了 11 小時计划。开始有些担心是否太長了奌,恐怕 LD 体力不支,谁知她到晚上出园時抱怨時光太快!知道了罢,为啥一定得去那里看看。

Dale 是我们的驾驶员和导游,十分的敬业。他眼睛又特别的敏锐,总是最先告知在什么方位发现什么动物,然后車子悄悄靠近,关掉引擎,放下車窗,伸出長槍短炮,静悄悄的只听見相机快门的咔咔声。Dale 的管理十分严格,不准隨便下車,拍照時手不能伸出窗外,車子靠近以后游客不能发声。他反复关照這里是它们动物的世界,它们是主人,这里是它们的家,如果招得主人不高兴,要被赶走的一定是我们這些人,不管你是那里来的富翁或名人。他说:“ Wild places don't stay wild by Accident". 太精譬了!Dale 有時也不失幽默,一次我看到夕阳下几只驯鹿在远处山坡上散步,想請 Dale 多停一下車,就对他说,这个角度太好了,停一下車罢,我可能就在这里拍出一張照片登在国家地理杂志上,Dale 赶紧说,那可不要忘了我的名字,就挂名攝影助理 Dale, 众人笑。

那天不仅見到众多野生动物,一路上彩虹频現,至少有七八处。这里的彩虹也是奇了,看着从苔原升起,靜靜地挂在天空,整个彩虹呈现在面前,有時靠得是如此之近,似乎可以用手去摸一模。

那天天气很好,这从照片上可以看得出来,可惜云雾缭绕,始终无法一睹北美最高峰 Mt. McKinley 的尊容,多数人都是冲着此峯而来,不仅因为它是北美第一高峯 (6194米),更主要的是此山從几百米的平地陡然而起,直冲雲霄五千多米,山势陡峭,终年冰雪裏身,在霞光下,金光闪闪,可谓天下一绝。我们在 Denali NP 一共化了三天两亱,連 Mt. McKinley 的影子也没有见到,我想一定是缘份未到,不后悔,我一定还会再来。

Denali 的壮丽、大气是无可匹敌的,望着面前辽阔无边的苔原向远方的群山万壑伸展上去,把斑斓的色彩從大地一直涂上了天边。天高地迥,觉宇宙之无穷;兴尽悲来,识盈虚之有数。我望着望着,心里在哭泣,我這几十年的作为实在是太渺小了,但造物主却还是给我這样一个凡夫俗子一个机会,他在召示,什么是人世间的真美,什么是真正值得我们为此而终生追求。我开始有些醒悟,没有宗教情怀是很难成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旅游者的。

Denali NP 的导游小冊子上,有这样一句, 抄在下面作为本帖上篇的結语。

People were coming to see the once-upon-a-time land, the America that used to be.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