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凭栏袖拂杨花雪

(2019-03-30 18:33:51) 下一个

1: 坛子里找到了亲家,给大皮袄找到下家,终于不用担心砸手里了。

坛子里还找到了失散多年的大哥。兴奋很久。我这里冒个泡,声援俺哥好好写作。他是个被工程师耽误了的作家。

小时候一直想有个哥哥。打架的时候,好抬出名号吓唬人。后来有一次和妈妈说起这个,我妈妈一脸诧异:“啥? 你还需要个哥哥帮你打架?庄子里和你半大不小的,哪个没被你打哭过?”

我: “妈, 咱能好好聊天不? 我怎么可能。。。。”

我妈:“曙光和曙明的妈妈老说你揍得她儿子哭。。。”

我:“开什么玩笑,他俩那么高,我看见都害怕。”

我妈:“ 就是,我也这么说,曙光妈说,她家老二有一次和你妹妹吵架,被你从学校门口揍到家门口,后来只要路过咱家门口,一定绕道走。”

我:“那也许有可能, 欺负我没事, 不能欺负我妹妹。”这么多年了,我这护短的毛病老改不掉。

所以呢,哥,你放心大胆的写。谁敢呲毛,告诉我。

要是女的,我丝巾一拆,勾引她老公去。要是男的,我小西装一套,勾引他老婆去。

2: 春天总算来了,凭栏袖拂杨花雪,听起来很美。可是后院零落一地的枯枝,杨花,还是要收拾。折吧折吧, 点火,烤肉。妹妹说新鲜的肉不好切,放冰箱里冻一下,结果全冻硬了,石头一样,好不容易切了一点,少点就少点吧,本来也不知道这么吃健康不健康,也没准备做很多。

结果大皮袄说:还不够塞牙缝的。算啦, 你别吃了,要不我的筷子给你做牙签还不够粗呢。

大皮袄很干脆,不吃就不吃,我要吃面,葱花面,

我: 吃吧。真正的葱花面

3: 前院的杜鹃去年死了一丛。我一直想着,补一棵葡萄或是蓝莓。老是拿不定主意。现在不是都讲民主吗,开个家庭会,民主一下。 大外甥首先提出:“种一棵猫吧,我最喜欢猫啦。”我还没说话,她妹妹成功被带跑偏:“种三棵小悠,一棵螃虾。”小悠啊,连比带画, 原来是小鱼,这个螃虾, 我和妹妹一起嘀咕,难道是寄居蟹?上身是螃蟹,下身是虾?不可能吧,她才两岁,就能这么创造? 找来最近陪她看的海洋生物书,原来是螃蟹,发音不清楚。

我的心肝宝贝儿啊,你大姨妈我要是真能种出猫和螃虾, 那还不先给自己种个男人出来?

大皮袄坚决反对种任何东西,理由是,种啥都是他浇水施肥,剪枝修理。。。好吧,我算你弃权。

我妹妹:“种啥都行,反正葡萄蓝莓我都爱吃。 你多种点。。。”

MD,我还没种呢,你就惦记上了。民主来民主去,和没民主一样的结局。看来,还是要本宫专制才好。

4: 前几天哪位大侠说,推孩子不如推自己。我万分赞成。

上周接到R大的PHD录取通知。9月份要开始学习了,希望退休以前能毕业就好。

我这是在永远嫁不出去的路上连滚带爬,一溜小跑,越出溜越远啦。。。

管他呢,自己的生活,自己做主。我独立,我专制,我护短,我高兴。

 

 

 

[ 打印 ]
阅读 ()评论 (3)
评论
chunfengfeng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许你一世欢颜' 的评论 : 听人劝吃饱饭,真是一个大度的博客。
你现在怎么不写那些好看的民俗和传说,挺有意思的!
许你一世欢颜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chunfengfeng' 的评论 :
谢谢夸奖。
删啦。
chunfengfeng 回复 悄悄话 贴在笑坛比在怪坛要经久耐看!

你以前写神奇古怪很好看,如今写笑话也一样精彩!
其实不必贴出照片,因为文学城只贴文字,万不得已才补贴寻人启事!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