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生命的悲歌 -- -- 再记我家大门上的小鸟窝

(2019-10-26 16:31:31) 下一个

生命如歌,亦欢亦悲。

去年夏天,一对麻雀在我家大门上成功地哺育出了五只小雀,谱写了一曲生命的欢歌。(  生命如歌— — 记我家大门上的小鸟窝

今年春天,她们又回到这里,重筑新巢,产下四只蛋后,再次开始了这孵化生命的如歌历程。与去年相同,我也从发现鸟巢开始,便装上了摄像头,全程录像,并通过回放其中的片段,及时在朋友圈跟进报道这个让人开心的过程。

历时十余天,四只蛋已然孵出了三只,于是最近几日那位鸟妈每天的任务就是一边喂食那三只出了壳却还没睁眼的小宝宝,一边还在努力孵着第四只蛋。

本周一的早晨,鸟妈起床后照例飞出去采了吃食回来,喂好了雏雀们,继续趴窝里孵蛋。此时距上一只蛋破壳已经6天,鸟妈要压在长得跟雀巢差不多高,不停地动弹着的那三只雏雀身上孵蛋,已经变得不那么容易了。

八点多,孵蛋的雀妈又被身下的小鸟给顶了起来,飞出去觅食。三只雏雀趁机伸腿直腰,做了段广播操,第四只蛋则静卧窝底,岿然不动。

鸟界静好,一切如常。

九点刚过,采购回来的鸟妈又开始埋头喂食。正忙着呢,她忽然停了下来,抬眼远望,迅即惊惧地一纵身拍翅而去。几乎与之同时,但见花束一晃,镜头里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黑影,随之而来的是一只尖而长的鸟嘴,左右一扫,然后直插雀巢,咬起一只雏雀,腾空而起。雏雀无助地踢腿挣扎着,一眨眼便没了踪影。。。

剩下的两只雏雀大约是吓坏了,趴在窝底,一动不动。然而不到半个时辰,花束再次一抖,那只尖爪利喙的大鸟又踏枝而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恶狠狠地戳入窝中,叼起一只雏鸟,急速飞离!

又过了大约三十分钟,鸟妈回来了。刚才还热热闹闹的三只小鸟,只有一只孑遗。鸟妈站在略显空荡的窝边,踌躇了很久、很久。。。照片里虽看不见她的面容,但我想倘若鸟也会哭的话,此刻的她一定该是泪流满面了吧?

 

 

回到窝里后,鸟妈就开始拼了命地喂她那硕果仅存的雏儿。情知捕食者就在近旁,鸟妈高度紧张,每喂一口,都要抬起头来警惕地向外看一眼。这近乎疯狂的喂食过程,不同寻常地持续了大约有三分钟之久,也不知是不是因为鸟妈已经感到这可能会是最后的一餐了?

哺食完毕,鸟妈宿命般地轻轻趴下孵那最后一只蛋,以她这十来天来固有的姿势,继续践行她母亲的本职。

(视频以四倍速播放,时长只有实际长度的四分之一)

 

这是正常速度播放的上面那段视频,可以更清楚地看出鸟妈的警觉慌张愤慨无奈等种种感情。。。

鸟妈喂食完毕,又抱了大概十分钟窝后,终于还是迎来了躲不过去的最后时刻:那只凶鸟再次回转,驱走鸟妈后,先吞下雀蛋,然后咬住了最末这只劫余的雏雀,展翅飞去。如此,短短90分钟内,鸟妈前后辛苦了一个月才哺育出的后代,都成了别家的盘中餐。。。

二十分钟以后,可怜的鸟妈出现在了镜头边缘。只见她在空空如也的雀巢边伫立良久,然后,大约是为母性本能所驱使,居然又跳入窝里,摆好身姿,开始认真地孵起了这空巢!此情此景,真是令人扼腕。。。

然而失去了一切的鸟妈并不能享受太平,在空巢里卧了不到十分钟,就又被恶鸟驱走。鸟窝里垫铺着的细软绒毛,也被翻到外面。

两小时后,恶鸟又飞了回来,把那雀巢再翻捡一遍,似在寻觅最后的油水。本来被它晾在窝边的绒毛垫,这次更被抛到了花束外侧。

不一会儿,鸟妈也回到了她这面目全非的家来。照例先在巢外踟蹰良久,然后再跳进窝里,似要继续孵蛋。不过那失去了绒垫的雀巢,大约很难安卧。呆了一分钟不到,她便挥翅永远地离开了这伤心之地。

通过回放摄像头录下的视频而重朔这覆巢的过程,看到的是一曲生命的悲歌,感到的自然是无比的心痛。但是从雀妈一而再,再而三地要回来孵那空巢看, 貌似她对已经家破雀亡的事实,并不是十分了然?倘真若此,她大概也就不会因为失去了自己的孩子而太难过,而我们这些观众心下也可以跟着稍微释然一些了罢?

又:据鸟类百科,家雀在春夏两季一般要产六窝蛋,真正能孵成的不过三窝。所以我们这里目睹的,也算是家雀之鸟生中经常要面对的事件了。当此春色褪去,夏意渐浓的时节,估计这位鸟妈一定会不负光阴,已经开始在为建造她下个雀巢而飞忙了吧?

唯一的遗憾,就是历此重创,这位鸟妈大概再也不会回到这束花间来筑窝产仔了吧?We shall see.

 

-----后絮------那只恶鸟把雀巢中用羽毛铺就的内胆翻了出来,抛挂在了花束的外面。

 

明知道伤透了心的鸟妈不太可能再回来了,我还是把这绒毛内胆又给安了回去,让雀巢回到了从前的样子。

复归原型的雀巢没有等来鸟妈,倒是在遭劫整整四十八小时后,于今天上午再次得到这只猎食的大鸟的“眷顾”,又被翻了个底朝天。

看完了这些录像,如果有哪位鸟专家认出了这只捕食的是个神马鸟,还盼示下。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