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green

在枫树下,讲故事
正文

新年第一贴,我给同事洗脑

(2021-01-01 07:22:18) 下一个

笑话从第  段开始。

 

昨天我上班了,二零二零年的最后一天,和一个不是意大利就是葡萄牙的家伙,还有一个老印在餐厅休息,感慨这糟心的一年终于过去了,天知道这老印的疑神疑鬼,老印普遍认为中国有灵丹妙药,就是不告诉其他国家,我说一个人可以保守秘密,你让过百万人保守秘密,那就不会是秘密。

 

这俩人都纳闷为什么中国可以做到控制疫情,同样是封城,咱们三月份封了一个多月呢?我说这是政府的做为不同,他们(指中国)关心大多数人的生命,不在乎个人的权力。咱们这边儿,关注的是个人隐私、每个人的人权,不在乎大多数人的生命,制度是一个错的东西,(不会英语制度一词,用的是System)另一个家伙说,这制度已经是几百年了,怎么会错?我说咱都是搞电气控制的,都需要稳定的系统,同样的是社会制度也需要国家稳定,于是乎就弄了一个愚弄人民的制度。三月份咱们封城时,从电视到超市,让人人戴口罩了吗?天天是谁戴口罩谁有病,骂那些戴口罩的人,现在政府规定,不戴口罩不让进超市,不戴口罩公司不让上班,为什么?开始政府就是愚弄百姓,不控制少数的传播者,搞得疫情失控了,让大多数人失去自由,错在最初的政策。

 

电影《拯救大兵瑞恩》看过吧?二人都点头,我说是不错的电影,挺感人,但是死了几个人?四个,为了瑞恩的妈妈不失去最后一个儿子,其他四个妈妈失去了儿子,让人感动吧?但是这是一个错误的制度造成的,一开就不允许瑞恩参军,瑞恩的妈妈有三个儿子,如果有两个参军了,第三个就不允许参军,这才是正确的制度,不是到战场上才展现国家关心他妈妈,让大家去送死。如果有一个正确的制度,对大家来说是很重要,没必要愚弄人民都去参军。二人居然都点头,同意我的观点,也许老印的点头不算同意,但至少没有反对。

 

两个人问我,你还工作到几点?我们准备开溜,我说我去帮约瑟夫那个老头子,调试完新机器再回家,那新年快乐,全家幸福,他们溜之大吉了。

 

男人吗,到了一起不聊大事就聊女人,谁也不会说你看我指甲辟了,或哪个牌子的护肤品,工作中,看到你划一个口子,至多是,我操,疼吗?没有人会叽叽喳喳地关心半天,更关心的是无人机打坦克。

 

新的一年开始了,多给这些人洗脑。

 

笑话从这开始,说有一个伙子特别爱吹牛,大家都知道了,风吹到他女朋友哪里,女朋友生气地哭了,问他,你究竟是喜欢我还是喜欢她?都说你爱她。小伙儿一脸懵,我也没有爱别人呀?姑娘说,辣么你告叙我,崔牛是谁?

[ 打印 ]
阅读 ()评论 (3)
评论
wingree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红米2019' 的评论 : 谢谢。
许家湾 回复 悄悄话 其实这就是两个制度的区别,很多事情都会导致不同的结局。
红米2019 回复 悄悄话 “不在乎个人的权利”,不然会有歧义。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