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green

在枫树下,讲故事
正文

百姓生活:与妻子的对话

(2020-02-08 09:35:05) 下一个

百姓生活:与妻子的对话

 

这是为了显着不土才用妻子一词,平时俺都是媳妇儿媳妇儿地叫,或者说老婆,土吗?我觉得不土,俺都进城好多年啦,谁要说这圪瘩儿,那损色,俺一时都想不起来是啥意思,还得感叹,唉,家乡话都快忘啦,这可咋整?

 

上个星期下雪天,和老婆去冷冷清清的华人超市买菘,冰天雪地,老婆开车晃来晃去的,我一时没忍住,提出严正警告,"能不能别晃?把车开稳点儿?"

老婆说,"雪太滑,我又不是故意地晃,晃一下你,咋啦?"

我一听老婆没发火,立即顺杆爬,"你说咋啦?这一晃,一晃三十年过去了,我都老了。"

老婆瞥了我一眼,"老了?从认识你就没年轻过,跳舞都是慢四,注意啦,前面下坡,拿手捂着脑袋。"

我双手捂住脑袋,问,"不是该捂眼吗?车技不在线的时候。"

老婆说,"我是怕你脑袋里水洒出来,把我的车座弄湿了。"

我说,"我的脑容量大,水再多也洒不了。"然后把手放下来。

老婆说,"明白了,你说你的脑袋是空的。"

我立即打溜须,"错!我的脑袋里全是你。"

老婆说,"鬼扯,信你的话,我早倾家荡产啦,别再烦我。"

……

时间过得太快,这一晃2020都二月份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