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green

在枫树下,讲故事
正文

加国生活系列:二兰子(31)

(2019-07-29 06:59:44) 下一个
难懂的世界
 
星期六的下午,二兰子的美发店里是异常地忙碌,手脚麻利的福建小妹一边为客人剪发一边给刚到客人发号,小潘和二兰子忙着给三个大妈烫头发,还利用等待固型的时间帮小妹的客人洗头。三个人忙得不亦乐乎。
 
晚上七点,终于送走了最后一个客人,二兰子坐在洗发的转椅上敲着自己的小腿,小潘把大大小小的白毛巾收起来,尽量地抖净上面的毛发,然后扔进洗衣机,加入洗涤剂,漂白剂,选择程序,洗衣机开始工作,然后坐到二兰子的对面。福建小妹把垃圾袋挪到门外,转身收拾自已的挎包,问到,"兰子姐,明天没有预约吧?"
二兰子回道,"明天睡懒觉,然后抓紧时间过夏天。"
小潘笑了,"你一个东北银还怕冬天呀?夏天冬天有什么区别呀?"
二兰子说,"真是城里的闺女,不愁吃不愁穿,原来我们在东北,夏天,瓜果蔬菜随便吃,花前月下随便溜达;冬天呢,大白菜冻豆腐随便吃,然后就是热炕头了。"
福建小妹说,"我都没睡过热炕,肯定很舒服。"
二兰子和小潘哈哈大笑,"是,是很舒服,让你的顶梁柱给你新家里砌一个。"
福建小妹笑着出门走了。
 
二兰子对小潘说,"地铁站?你和代驾进展如何?好多天没见他来接你了。"二人说着话,熄了灯,锁门,往停车场走。
 
在车上,小潘说,"敢情这代驾不只是接送喝酒的,还有儿童上学接送,还有奇奇怪怪的事,"叹口气,又接着说,"咱平头百姓真不懂有钱人的日子,他这两周都没时间来找我,他说他接了一个好活。"二兰子问,"啥好活?"小潘一五一十地说,"一个有钱的白人老头雇他两周当司机,说是来加拿大拜访朋友,自己从美国开过来的,然后开始雇司机,每天下午一点到晚上十点,包吃包喝,老头儿事挺多的,称呼他必须带SIR,毕躬毕敬,而且服装必须是正装,打领结,服装费就给了四千刀,马代驾高兴得偷着乐。"
 
二兰子听了都跟着兴奋,"怎么还有这种好事?"
 
小潘说,"也不见得是好事,不准暴露自己的加国身份,必须表现出来跟随他有一段时间了,第一天拜访朋友就装忘了东西在酒店,让代驾去取,其实东西就在车里,代驾开车转悠一圈回来,把东西给老头儿送进屋,众目睽睽之下,听老头儿埋怨。兰子姐,你说这是不是骗人?"
二兰子顿了一下,"代驾还是代驾,还是司机呀。"
小潘说,"那他不是配合演出吗?给骗子跑龙套。"
二兰子劝慰地口气说,"也许老头就是好面呢,弄不好以前是高官呢。"
小潘笑了,"破落了,满清遗少?"
车到地铁站外,小潘下车,嘱咐二兰子说,"别和别人说啊,盼着不是坏事。觉得挺丢人的。"
二兰子说,"没事的,好好过周末!"
 
小潘进地铁站,二兰子的车汇入车流中。
 
天空中,见不到星星,分明是晴天。
 
二兰子临睡前,把这事告诉了老刘,老刘说不一定是骗子,美国人吗,怪兽多。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