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green

在枫树下,讲故事
正文

雪下不停

(2019-03-04 14:35:10) 下一个
雪下不停
 
 
刘薇伸头看了一眼窗外,雪花被风裹挟着飘下来,没有沙沙的声音,只有风呼啸而过的号叫,已经是晚上八点半了,电视画面重复地播放着暴风雪的警告。
 
刘薇把脸尽量地靠近窗玻璃,又不敢贴上去,太凉,她的白色厢式货车停在停车场的西北角,背风的一侧的车轮已经被雪埋住了,她几次想出去把车挪到自己的便利店前,又几次放弃了这想法,因为这么做没有任何意义,停车场里空空荡荡。
 
刘薇打定了主意,今晚不回家了,今晚就住在自己的便利店里。她知道,就是九点钟提前关门,刨出自己的车,开到家也得需要二个半小时,休息不了几个小时,明早还得开回来,时间都浪费在和冰雪的搏斗上,不如和自己的大花猫做个伴儿,在店里将就一宿。
 
她又扫视了一遍停车场的入口,积雪至少有一尺厚,没有车进出的痕迹,看来今晚没人来了,她从收银台后绕出来,把店门落了锁,营业灯箱关掉,从货架上拿了一袋最近要过保质期的方便面走到贮物间,把电饭锅里装了两碗水,插上电,回到收银台,从柜台下拿出空的抽屉换到收银机上,并打出结帐收条,把装有零钱的抽屉放到柜台下,拿一本挂历盖好,关了店里的灯,只留收银机上方的灯亮着,大花猫从电暖气旁站起来伸了个懒腰,靠到刘薇的腿边蹭着,刘薇告诉他自己和他睡店里,不回家了,大花猫似乎是没听懂,依然跑到店门口等着送她。刘薇没理他,拿起自己的饭盒去了贮物间。
 
这贮物间还是老伴儿在世时改造的,有一个三层的货架,货架对面是一个长的简易床,平时垫子卷起来,可以当工作台,人困马乏时,可以放下铺盖,休息睡觉, 刘薇插上电暖气,铺好垫子和毯子,电饭锅里水也开了,她开始煮方便面,自己的饭盒里还有一块鱼排,她中午吃剩的,没有喂大花猫,大花猫现在太胖了,店里卖不掉的猫食和罐头都便宜了他。刘薇打开一袋榨菜,倒进碗里,拿白开水冲了一下,洗去大部分盐分和辣油。大花猫跑了进来,跳上床,好奇地看着刘薇,刘薇碎碎念着,"你脚也不擦一下,就敢上床乱踩,太不像话了吧?"拔了电饭锅,盛出方便面,坐在小凳上,准备填饱自己的肚子。大花猫靠过来,撒娇般地喵喵着,贮物间里温暖了许多。
 
刘薇一边吃,一边拿出手机翻看国内新闻,大花猫围着她的腿绕来绕去,刘薇蓦然想起了自己的老伴儿,他曾经常坐在这小凳上分货贴价签,然后摆到货架上,那是他们的一段平静的时光。
 
二十五年前,刘薇一家移民加拿大,和所有的移民家庭一样,打工买房,儿子上大学,然后买了便利店,夫妇俩平静地过着自己的日子,然后,儿子结婚生子回流上海,甩下刘薇和丈夫守着这家便利店。
 
丈夫的身体一直是很健康,但两年前体检时,发现了胰腺肿瘤,发展得很快,三个月的时间就撒手人寰了,刘薇安葬了老伴儿,店铺重新开张,老伴最后几天的话语始终萦绕在脑海里,"要坚强地活好,别回国,别指望亲戚们,靠自己养老。"刘薇和丈夫相处了三十六年,丈夫总是像大哥哥一样地照顾着她,他们在儿子结婚后换了大房子,那时的丈夫略有华发,高大英俊,刘薇最喜欢看他从浴室刚出来的样子,白色的浴巾围在腰间,光着膀子,肌肉若隐若现,未擦干的水珠挂在肋间肌肤上,像模特。刘薇有时会后悔,没有给丈夫拍几张半裸的照片,她有时会担心别人忘了她的丈夫是多么地有魅力。
 
叮咚嘀咚,叮咚嘀咚,手机视频的铃声把刘薇拉回了现实,她急忙拿起手机,显示是国内弟弟的名字,她没有敢碰屏幕,她不想让弟弟知道自己会困在店里,弟弟一家都不实在,整天吃喝玩乐,从不积蓄,住的房子还是父母留下来的,估计这又是吹牛的电话,说自己投资做什么了,然后就是借钱。刘薇盼着儿子或儿媳来电话,在视频里见一见自己的大孙子,小家伙已经五岁了,上次视频他让奶奶看他骑车,转弯,刹车,展示他很厉害的样子,刘薇看得满脸笑,孙子逞能,她喜欢。
 
大花猫伸了个懒腰,刘薇也站起来,把锅和碗涮洗干净,然后到前面店门口,隔着玻璃向外望了望,警报器突然响了,嗡儿嗡儿……,大花猫吓得窜到她脚下,她越紧跑到警报控制盒,按下解除键,然后,小喇叭就有保安在讲话,她立即回答她就是店主,今晚雪太大,回不了家,自己忘了解除监控,保安问她地址和名字,及每月交费的时间,她依一回答,保安然后告诉她注意安全,挂断了电话。
 
她再次向外看了看,雪小了很多,风也减弱了,停车场依然是空空荡荡,马路上几乎没有小车来往。
 
大花猫也站在门边向外望着,刘薇问他,"我每天回家后,你在店里跑来跑去,为什么监控警报不响?"大花猫喵了一声算是回答,然后跳到暖气上,寻找一块可以躺下来的温暖的地方。
 
刘薇站在半明不暗的店里,想起了自己的儿子,冬天的上海是不是湿冷?儿子能习惯吗?他们一家住了几年了,也没听他说过南方的冷热,只是一味地说工作忙,合伙人退伙了,找资金,找客源,反正是天天都忙,每次视频都是说不了几句,就把孙子推过来,孙小听不清奶奶的口音,每句话都要说两遍,但可爱的是他能给奶奶唱歌,展示他的新技能,有一次伸手把金鱼从鱼缸里捞出来给奶奶看,告诉奶奶他家养鱼了。他妈妈赶紧让他把鱼放回去,儿媳妇在视频前一晃,刘薇就看到了她脖子上的珍珠项链,那项链绝不是便宜货,刘薇心隐隐地疼了一下。
 
外面的风减弱了,可雪仍然在下,店里静极了,刘薇在窗户和柜台间的空地慢慢地踱步,她没任何睡意,这时房间角落的牛奶筺里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有老鼠!刘薇的第一反应是召唤自己的大花猫,她轻声地喊了三遍,牛奶筐里的窸窣声停了,大花猫没有出现,刘薇有点儿生气,她自言自语地说,平时吃东西,一喊一个准,让你抓老鼠了,就不动窝了。
 
刘薇走回贮物间,看见大花猫卧在自己的小床上已睡着,她过去把大花猫薅起来,把他拎到店面的墙角,放到牛奶筐旁边,大花猫转身想走,被她一声喝斥,你敢!大花猫愣了一会儿,伸头嗅了嗅牛奶筐和墙面的缝隙,转身向刘薇喵了一声,然后,又想走开,刘薇伸脚把他挡住了,大花猫又对着牛奶筺喵喵叫了两声,转头看着刘薇,这时一只小老鼠的头从牛奶筐的把手空里探出头,小老鼠毫不在意刘薇的存在,从牛奶筐里走了出来,刘薇上去一脚把小老鼠踩在脚下,刘薇能感觉到骨头在脚下断了,大花猫喵喵地叫着然后是呼噜呼噜的不满的声音,刘薇拿起牛奶筐上的废纸包起死老鼠,大花猫盯着她手中的纸包,刘薇嘚啵着,看什么看?你又不吃,又不抓,你和四害都成一家子了。然后找了一个塑料袋,把纸包装进去,系好塑料袋,扔进了垃圾桶。
 
刘薇洗漱完毕,回到小床上,躺下来翻开着自己的手机,过了好一会儿,也不见大花猫进来,她放低音调,喊,花花,花花,没有任何回声,也不见猫的身影。
 
刘薇放下手机,关掉日光灯,只留一盏桔黄的夜灯,翻了一下身子,却睡不着,她的脑海里浮现的是自己不在店里的夜晚,猫和老鼠玩捉迷藏,笨拙的大花猫总是差一点儿捉到老鼠,大花猫累了,小老鼠跑到猫的盘子边,吃起了猫食。刘薇一边想一边骂自己杀死了猫的小伙伴儿。
 
猫都需要一个伴儿,那怕是世代为敌的老鼠都能变成朋友,刘薇闭着眼睛,轻蔑地笑了一下,然后,叹了口气,泪水禁不住流下下来。
 
雪,还在下,风停了,街道如常。
 
[ 打印 ]
阅读 ()评论 (4)
评论
喜清静 回复 悄悄话 娓娓道来的悲凉故事。
yamyam 回复 悄悄话 世事如是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xiaofengjiayuan' 的评论 : +1
xiaofengjiayuan 回复 悄悄话 平静的语气,轻轻的道来,看得我眼泪出来了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