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green

在枫树下,讲故事
正文

出租车司机

(2018-10-02 13:41:48) 下一个

玛徳是出租车司机,干这一行有七八年了,收入不错,每周休一天,还可以陪陪老婆孩子,补一补电视连续剧,日子过得安逸而又平静。

这一天,时过正午,玛徳正空车经过金融街,突然路边有一着笔挺西装的中年人招手,他既刻靠边停车,西装迅速地钻到车里,马上指着前面的一辆黑色轿车说,"跟着它!"口气坚定,一脸严肃,玛德立刻意识到此人不一般,立即察看后视镜,打方向盘,汇入了车流。

正午的阳光直射到街道上,黑色轿车不疾不缓地驶出市区,上了出城的高速公路,西装警告说,"别跟太近,不要引起他们的注意。"

玛德心里猜测着,这家伙是间谍?他上车的地方离国安部很近,而且身形矫健,不像是跟踪出轨老婆的,因为在巿区时,他的车离黑车很近,他分明看到黑车里是四个男的,西装拿报纸挡着脸,装做看报的样子。玛德内心紧张又兴奋,电影里常有的情节此时发生在自己身上了,但旋即又耽心起来,一会儿一旦被发现了,发生枪战,自己该如何跑、跳、躲、藏,如果被捉了,该怎么抵抗?玛德心里反复演练着,又不时地瞥一眼黑车。

黑车进到了高科开发区,然后停在一玻璃大厦前,两个人下车进去,又拿了一个纸包出来,玛德的车藏在树后面,玛德屏住呼吸,静静地观察着。心里暗暗为自己的跟踪能力鼓掌。

黑车又回到了市区,玛德的车悄悄地也回了市区,黑车绕过天安门广场,停在南池子街口,三个人进去了,玛德压低声音告诉西装,"三个人都进了南池子大街",西装说,"等一下。"看着黑车离去了,才下车,疾步向街口走去,玛德心中肯定这人不是一般老百姓,快到街口,西装回头看了一眼,玛德立即低下头,并假装要开车离开的样子。

西装消失了。玛德解开领口,贴身的背心浸透了汗水,开着车回到车流中,盘算着该怎样跟朋友吹自己的睿智。

"嘟"计价器跳到了三百元。

"我靠,他没付钱!"

"啪!"玛德恨恨地给自己一个大嘴巴。"他妈的!玛德。"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