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green

在枫树下,讲故事
正文

加国生活系列:二兰子(29)

(2018-08-23 19:44:49) 下一个
天道酬勤
 
 
人的命,天注定。中国北方人的基本认知。福建人不愿苟同,在他们的世界里是,人的命,三分天注定,七分靠打拼。
 
福建小妹的命是苦的,这是小潘说的,二兰子和老刘都不同意这一说法,尤其是老刘,他常常劝着二兰子,试图告诉她命运的苦与甜是命运的主人自己的主观意识,客观只能影响主观意识而不能起到决定作用。
 
二兰子只是听一听老刘碎碎念,什么主观客观,物质和意识,她根本不在乎,她唯一关心的是两个人吵不吵架,经常谈论什么事。福建小妹和小潘这两个员工的恋爱生活是二兰子的茶余饭后主要谈资,二兰子很少看电视,更别说追剧,她的观念是娱乐节目是人们放松一下心情或打发时间用的,尤其是电视剧,没有必要跟着编剧抹泪,陪着导演拖延时间。她偶尔会看一段,那也是有客人说某人物的发型好看,她观摩观摩。
 
小潘说福建小妹的恋爱不是恋爱,因为小妹的男朋友很少陪她逛街看电影,多数的时侯是小妹去看男朋友,给他送水果和啤酒,去帮他收拾家。再就是,逢节假日,小妹的男朋友不送礼物给她。问小妹为什么,小妹说他的钱没空,他的钱太忙了,每月都交到同乡会,帮别人做事情。而且小妹的男朋友现在已经是合伙人了,半年做户外的庭院车道,半年做地下室和室内装修,每天都很累的,小妹说自己应该照顾他。
 
二兰子见过小妹的男朋友,高个子,人很开朗,诚实,是可靠的男人样,他说他希望小妹做美发的工作,尽管他雇了几个人给自己干活,需要可靠的人去监工, 他宁可雇大学生,大学生们会讲两三种语言,和客户沟通容易,拓展力强。另一原因是他怕这些人惹小妹生气,因为这些人有时浪费材料、磨洋工。他希望小妹开心地工作生活。
 
二兰子问过小妹,小妹很心疼自己的男朋友,她说每每闻到他身上的汗味儿,她都能感到自已的责任,那就是让他保持健康,穿得体面一点,不为柴米油盐操心。小妹自己的话是:"他将是我家的顶梁柱,在外面是普通人,在家里是VlP。"
 
一天早上,小妹给别人理发,手不停地上下翻动,手指上有一明晃晃的戒指,二兰子示意小潘有新情况了。等小妹收完客人的钱,客人离开了,二人急忙上前问,"咋得了?你咋不通报一下呢?"
"星期天他带我去看房子了,完事后去买了一对戒指,他一个,我一个。"
"算订婚了?还是求婚了?"二兰子问。
"买了房子,冬天回国结婚,拜祖。"小妹说。
"那我们是不是也可以喝喜酒呀?"二兰子问。
"圣诞节时,我们请大家喝喜酒,这戒指,我是忍不住才戴出来的,戴得太早了。"
"有人买就得有人戴,什么早呀晚呀!"小潘的语气略有那么一丝丝的妒意。二兰子的敏感神经立刻察觉到了,赶紧安排小妹去叠毛巾、扫地。
 
二兰子回家后跟老刘说小妹的事,老刘说天道酬勤,小妹以后的日子会很富裕、很踏实。
 
正巧,二兰子的妹妹和妹夫来了,妹妹是一脸的不高兴,二兰子心中揣度着,估计和小潘的代驾有关。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