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green

在枫树下,讲故事
正文

《琵琶行》中白居易没说的故事

(2018-07-17 18:51:14) 下一个

《琵琶行》中白居易没说的故事

 

一.寒冬月海难遇救主,大和尚指点新人生
          

弘仁六年冬,日本长崎海边,昨夜一场薄雪覆盖了冷冷清清的沙滩,村长浦上扛着鱼网正要穿过沙滩到自家的船上去,看到沙滩上有一大块木板,木板旁半卧着一个红衣女人,女人怀抱一个布袋,鼓鼓囊囊的布袋和女人身上还有零星的雪花,他赶紧放下鱼网,跑过去,人已冻僵,他立即脱下身上棉袄给女人围上,然后跑回村里去叫年轻人来帮忙。

紫烟醒来时,天已黄昏,小渔村里已有人家掌灯了,浦上家的灯略显明亮些,屋里挤满了人,大家欣喜、好奇地等她醒来,待到看她睁开眼睛时,人群骚动了一阵,然后又趋于平静,浦上的夫人端来一碗温热的米粥,她拿木勺一点一点地喂她,她实在没有力气讲话,只是眼睛可以转动,听到的也是只字难懂的语言。浦上挥一下手,让大家散去,待到她恢复了气力再做盘问。

几天过去了,长崎浦上家救了一个遇到海难的唐朝女人的事传遍了附近的村落,甚至传到了京都。

空海大和尚正在京都筹备金刚山寺开寺大典,也听到此事,并听说此女如何擅长言律,弹得一手好琵琶,便动了心,于是上奏嵯峨天皇,获玉旨恩准,派人将紫烟接到了京都。

紫烟见到空海后,心中像是见到了晴天,豁然开朗了许多,空海讲得一口流利的长安话,也叫唐普,与紫烟交流起来一点障碍也没有,二人是彻夜长谈,把端茶倒水的小和尚累得叫苦连连。

空海听完了紫烟的哭诉,递给她一方湿冷的方帕,让她敷在眼上,消去双眼的红肿,闭目静听,空海先诵了一段婆逻经,然后说,"人生苦短,苦已尽,新人新地,甘自来。"俯身到紫烟耳畔私语了好长一段时间。紫烟边听边诺,眉心舒展,脸色渐渐红润,整个身体都不由自主地精神了许多。最后一点头,说,"奴家依了大师便是。"


二.琵琶女秋夜咏清月,白司马送友湓浦口

这紫烟原来是大唐浔阳人氏,自幼聪慧,父亲本是浔阳文书兼职音乐教坊,但在贞元四年水灾时失去性命,母亲携紫烟和儿子投奔长安的亲戚,但母亲不幸染病身亡,紫烟和弟弟被卖到皇家音乐教坊,哪谁知,这紫烟是音乐天才美少女,只要你肯教她就会弹,只要你肯写她就会谱曲,穆善才曹善才精心调教三年五载后,她已是台上的红人,弹得了箜篌,拨得好琵琶,鼓得了琴瑟,吹得啭羌笛,乐器演奏件件拿得起放得下,恰一个乐界通才,她的大红大紫给教坊带来了巨大的财富,王公贵族,才子佳人纷纷聚来,在教坊里,夜夜笙歌,欢宵达旦。

花无百日红,毕竟紫烟和弟弟自幼就失去了双亲,别人教给的是音乐才能,没人指点他们积累财产以防后患,尤其是紫烟根本不懂得怜取眼前的幸福,出手阔绰,纸醉金迷。好日子随着战争的来临而逝去,弟弟被抓走当兵,他一个花天酒地里长大的孩子,不懂兵器与武功,随军出征剑南,没多久就被杀了。紫烟是哭了一场又一场,怎奈何红尘滚滚,知音尽去。教坊里来了一批又一批的青春年少,眉头眼角皱纹渐深,每次照镜子,自己都不愿看,更何况有钱有势的才俊们呢?已是走个碰头都没人爱理的干花香包,上天都在劝,三十大几了,还是嫁了吧!

就这样与家乡来的茶商匆匆忙忙结婚,心想的是嫁个富商,衣食无忧,快快乐乐,谁知道家乡那比得了京城,只想儿时的青山绿水,身处其中,方恨生活的粗鄙与寂寞。

秋风起,茶商又去忙客户了,侍女小红连个歌都唱不好,闷在家里好无聊,紫烟便带了侍女管家驾舟赏月,吃着鲜花香糕,喝着糯米酒,更是愁啊。

何以解忧?轻拢琵琶。

浦水平平,月影明明,芦花微摇,群山寂静。琵琶声声,心碎泪盈,秋寒难御,薄意无情,空家不归,小舟孤灯,知音不见,江海余生。

这琵琶的忧伤,在湓浦口水面凝起一层薄薄的雾,飘荡开来。

白居易拉着朋友的手,依依惜别,朋友道,"白司马,你总说这江州没有音乐,乡村僻壤,今天我们就在这琵琶声里告别了。"白居易一听一激灵,对呀,我他妈的是江州司马,本地强龙呀。遂高声一喝,"来人,把弹琵琶的那厮叫过来,重摆酒宴,今晚不醉不休。"

此处省略六百一十六字,详见《琵琶行》。


三.你来我往叙旧事,茶商遇难沉江底

紫烟月夜游湓浦口遇江州司马的事,还是没有盖住,被侍女小红和管家传得沸沸扬扬,不经数日传到浮梁,茶商一听,我的后茶园起火了,速归。

茶商进得家来,颇感意外,原来是凉屋冷炕,紫烟是长嘘短叹,今日她恰从后院采了花装饰花瓶,那把镙钿镶花五弦琵琶擦得锃亮摆在玉枕旁,还嘴里哼唱着什么大珠小珠落玉盘。茶商看在眼里,恨在心上。

依然是客套地问话,却凭添了许多欢快,当晚洗漱完毕就寝时,紫烟不再是扭扭捏捏,喘息和搂抱有了三分的主动。这一感觉,一下子使茶商软了下来。紫烟问,"是不是外面的野花香?"
茶商答,"茶树不开花,我园茶自香,只可惜,仍然引蜂蝶,招来司马郎。"紫烟心头一紧,不由得悲从中来,知道他在嫌弃自己没生孩子,而且必须把白居易的事说清。

紫烟道,"江州司马也是吃官饭的,我们惹不起,而且他斯斯文文,每次唤我弹曲,也都是给了钱的,夫君莫恼,我们只是清白往来。"

茶商回,"信你清白,然人言可畏,我的脸面上挂不住,还是和他不要往来吧。"

紫烟说,"诺,我即刻吩咐管家以后拒绝官家登门。"

从此相安无事约三月有余。

时值隆冬,茶商贩茶途中遇江上大雾,货船与官船相撞,茶叶尽失,茶商命丧江底,紫烟悲痛难抑,怀抱琵琶,对江而弹,江风阵阵,紫烟一身缟素,像一座孟姜女思夫的雕塑。

白居易远远地看着,泪湿青衫。

茶商的头七,紫烟与侍女泛舟江上,边唱亡灵曲,边撒纸钱,忽然狂风大作,侍女坠江,紫烟立即缩到船舱,抱紧琵琶和食盒,船舵失控,淘淘江水裹挟着小船向东流去。

紫烟在船上先是惊恐,后是晕厥,初次醒来是繁星满天的海上深夜,她吃着仅有的一盒糕饼,喝着还剩半桶的江水,天太冷,翻出箱里备用红袍披上,希望有船能搭救自己,可她根本分不清东西南北,也不知道如何驾船,只好任凭风浪推来荡去,数日后,再次昏了过去。

 

后记·一


前面已表,紫烟再次醒来时,已是身在日本,而且与空海大师彻夜长谈。

空海告诉紫烟,自你醒来没人了解你的身世,仅知你自大唐来,善弹琵琶,我荐你进宫去雅乐寮,凭你的才能必在众人之上,奉禄优厚,终生无忧,而且这里不同于大唐,你可以结婚成家。

紫烟宿于金刚山寺数日,空海安排煮饭僧给紫烟调养,紫烟毕竟天生丽质,不日就面色红润,神情气爽,步履轻盈,加上好学特质,现已可以讲些基本日语,学得日本礼仪。

空海择良日送紫烟到皇宫进雅乐寮,时值十二唐乐师都在恭迎,紫烟遂弹拨数曲,众乐师皆叹服之,当日便获封寮助一职,在雅乐寮是一人之下,众人之上,紫烟大喜。

弘仁七年,春分皇灵祭后,天皇命雅乐寮做春祭,紫烟一曲《春江花月夜》赢得皇后起身探望,并赐婚,嫁得二十四岁郎。次年得一幼子,天皇赐姓大江,从此以后大江氏繁衍遍日本。


后记·二

白居易时任太子少傅,见太子玩劣,提笔写辞呈,写罢,一身轻松,把玩手中斑竹羔羊笔,这笔是日本空海和尚所赠,隐隐然,觉得笔管中似有一物,抽去挂头,果有一绡卷,上书一行小字,"琵琶女·大江氏紫烟",愕然。
自此日,白居易嗜酒,号醉吟先生。

  

故事虽属虚构,转贴请注wingreen.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