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green

在枫树下,讲故事
正文

加国生活系列:二兰子(27)

(2018-06-28 06:52:37) 下一个


我们还是喜欢男的

久居多伦多的人都知道,这里的气候半年宜人,半年宜熊,五月到九月是美好的季节,鲜花,草地,水果,蓝天,空气,每一样东西都充满了阳光和甘甜。人们抓紧时间来亨受户外的每一寸光阴,有一个月是分配在四月还是十月连造物主也搞不清楚,这一个月或阴雨绵绵或昼夜温差二十度,但不至于冻人的冷,有的年份四月好天气多一点,而有的年份则十月里暖如阳春。或长或短,或早或晚,在于天意,而天意不可测。其它时间,随时可以下雪,这里的人都有一件好的棉袄和好的皮鞋,不一定是名牌,但绝对是御风挡寒,鞋要防水防滑耐盐保暖。不准备好这些,想在这里过冬,那就准备好咒天骂地的脏话和药品,与天争,看谁赢!

天气冷,人就热情。天气冷,爱也泛滥。

二兰子的店里有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主顾,她每次来都是让小潘打理,这也是小潘展示自己风趣幽默的时机,每回见到她俩说说笑笑,福建小妹和二兰子都投以羡慕的眼光,所以也就记住了她的长相。

两个月过去了,没有见到漂亮姑娘的身影,二兰子趁小潘喝水的时候问她,"咋不见你的漂亮林妹妹了?回国了?"小潘闷头喝水,甩了一句,"下班后我跟你说,去蒂姆咖啡。"二兰子意会到什么事,那分好奇和希望得到的确认让她整个下午都过得很煎熬。

快下班的时候,二兰子的妹妹和妹夫过来店里,送来一些自己包的粽子,二兰子把车钥匙给妹妹让她把车开回家,转告老刘自己晚一些时候回家,别等自己吃饭。

二兰子刚开始接纳小潘时,小潘就告诉了二兰子自己的身世,八岁时随父母移民过来,不到两年父母离婚,母亲搬出家门,后来和白人男友去了汉密尔顿,小潘跟着她爹一起住,她爹开始时做的是累脖工,再后来成了中层干部,买了房,她的日子很安稳,就是学习不好,她因为和另外一个女生争同一个男生而打架,险些被开除,十二年级时进到了欧亚普(OYAP)训练,同时 恋上了一个韩裔的男生,男生只是喜欢美发才来学习的,他在大学里主修工业设计,他总嘲笑小潘笨,后来小潘的老爹把他训斥了一顿,他就和小潘分手了,小潘不伤心,因为她也觉得他太把自己当个人物了。四年时间,小潘没有正儿八经地交到一个可心的男友,她也常说,一起抽烟喝酒的一大堆,能对上眼的,一个没有,找个男人嫁了,更是难。

下班了,二兰子上了小潘的丰田跑车,小潘说去咖啡馆,二兰子说"姐请客,去吃海鲜还是牛排?"小潘说,"那去湖边吃鸡翅吧,自酿啤酒不错。"二兰子说,"听你的。"于是小潘的跑车吱的一声就钻到南行的车流中,奔向安大略湖。

沙滩酒吧,面对一望无际的安大略湖,露天的座位没有几个人,屋里反倒挤得很,估计是晚风太凉,两个人选了一张有五把椅子的桌子坐下,看看没人注意,又抬头看了看跟过来的女服务生,问"我们放松一下,没问题吧?"女服务生说,"晚上天太凉,别脱太多。"二人扑哧笑了,"我们是伸伸腿,今天工作时间太长了。"女服务生立刻笑着说,"对不起,我的错,没问题。"
二兰子把腿伸到桌子下,搭到另一把椅子上。"请来二十个鸡翅,炸脆的,两扎啤酒,一份水萝卜色拉。"又问小潘,"你还想加点什么?"小潘说,"够了,还得保持身段呢。"女服务生麻利地离开她俩。

"说吧,那个林妹妹怎么回事?"二兰子憋不住了,问。
"她是个拉拉,她自己跟我说的。"小潘说。
"从她看你的眼神里,我就知道了。"二兰子说,"你没答应她?"
"她是我不是!"小潘说,"上次她让我送她回家,在她家门口,她亲了我一口,我没躲过去,然后我就告诉她了,我们还是做好朋友吧,我还是喜欢男的。"
"多可惜呀,她那么漂亮。"二兰子说。
"为什么可惜?"
这么一问还真把二兰子问住了,对呀,为什么可惜?同性婚姻合情合法,还可以生孩子,二兰子支支吾吾地想说为男人们可惜,却没说出口。
"兰子姐,我知道你的意思,可你知道找个男人结婚在这儿是有他妈的多难。首先,印巴人我不能嫁,文化差异太大。其次,黑人、南美人我也不能嫁,文化落差太大。其三,亚洲边边角角的人和民族敌人不能嫁,老爹不干。只剩中国人和美欧了,可这些人倍儿贼。大学毕业的,有型的看不起我,没型的,我不来电。就靠茫茫人海里的回眸,我脖子都落枕了,也没有对上眼的。"
"你才多大?慢慢来。总得有合适的。"二兰子侧身,让服务员把啤酒和菜摆桌上。然后举起啤酒杯和小潘一碰,"我遇到老刘以前也是恢心了,可从碰见这家伙也就死心了,跟他过一辈子平平安安的,什么型呀,人鱼线呀,全忘了。"
"我要是有你的运气就好了,"小潘羡慕地说,"嫁给大学老师多好,可没有人看得起我一个理发的。"
"理发的怎么了?我们是有执照的技术工种,别人想干还不行呢!"二兰子稍有自豪,"没人看不起你,自信一点,好饭不怕晚,现在是缘份没到。"
二人啃着鸡翅,不知不觉啤酒见底,小潘举手叫服务员再来两扎。二兰子说,"一会儿你得叫代驾了。"小潘眯眼一笑,说,"没事,又不是头一遭。"二兰子翻出手机,开始翻看电话号码,"来,兰子姐,着什么急呀。"小潘接过服务员手里的啤酒,递给二兰子。
"我有代驾司机的号码,上次我们家派对用的,是老刘的学生,勤工俭学的,甘肃人。"二兰子自言自语似的,"对了,他人不错哦,今年毕业,个子挺高的,正好!"
这一句正好,声音蛮大的,小潘问,"什么正好?"
"你别喝了,我说你们俩正好,你得注意言行,别让她误会你是酒鬼。"
"我不喝酒,能让他代驾?我也需要喝酒壮胆才敢泡他呀。"
"不行,咱假装喝酒不能开车,是遵纪守法,但人得清醒,别酒后失言。"二兰子还是年长一些,心眼活泛。她打了老刘的电话,拜托老刘来接她,顺便把学生代驾带过来,还小声嘱咐让代驾穿的光鲜一点。

小潘还是盼嫁的,顺从地呡了一小口第二扎啤酒,就没再动那啤酒,二人吃干净了色拉和鸡翅,二兰子结帐的当口,小潘去了卫生间,再出来时,面颊上有了两朵隐隐的桃红。头发也整理的很利落,灯光下,不见丝毫的疲惫。

晚风带着湖水的凉气,把树的影子揺得细碎,二兰子和小潘站在酒吧门口,二兰子仍不放心地叮咛着,不能这,不能那,恨不得亲自出马帮小潘拿下这个即将到来的代驾。

老刘到了,学生代驾从车里出来,老刘介绍了一下小潘和自己的学生,小潘把车钥匙递给他,然后和二兰子拥抱告别。老刘和二兰子目送他们离开。

一轮明月,正从东方的湖面缓缓升起,二兰子和老刘击掌相庆,异口同声,"好兆头!"

 

 

 

 

[ 打印 ]
阅读 ()评论 (3)
评论
polebear 回复 悄悄话 非常喜欢你这篇小说,很写实,又很有幽默感。加国生活半年宜人,不宜人的半年熊冬眠 ;-)
妈妈的故事 回复 悄悄话 谢谢好文章!继续继续!跟读!
林下闲人 回复 悄悄话 哈哈,好准确地描述,半年宜人半年宜熊!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