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green

在枫树下,讲故事
正文

加国生活系列:二兰子(26)

(2018-06-20 14:04:18) 下一个

我投票给贾斯汀.特鲁多


星期一,对于美发店来说,一般是不太忙的,尤其是上午。

二兰子坐在大转椅上悠闲地翻看着杂志,小潘在给一个老人家焗油,福建小妹和小何还没有来,店里安静得能听到老人家喘息声。安静,有时是奢望,可在加拿大生活时间长了,人们会慢慢地适应,逐渐地喜欢,发展到享受这份无声的安逸。

"你好!"小潘向刚进门的两个人打招呼,又像是提醒二兰子来客人了。

进来的两个人像是母女,年龄大的脸色很白,是缺乏阳光照射的那种白,不像是本地人,因为本地人的肤色都略有阳光的痕迹,无论是什么人种,她的衣服是无领西装外套,藏兰色,内衬白色的棉质衬衫,高织加磨砂,这在这边的商店基本上见不到,给人的感觉是不俗不艳,价格绝对不低,但围她转三圈,也说不出是什么牌子。年轻人的打扮就一目了然了,都是美国货,高档品牌。二兰子赶紧站起身,热情立即洋溢着,"请问您们谁想剪发?"

"我妈妈剪。"年轻人扶了一下眼镜,把她妈妈让到前面,"妈,大家都讲中文,你自己说吧。"

"阿姨,请坐这里。"二兰子引领她到转椅前,"阿姨,您的头发不算长呀?您是想修一修?"

"我的头发都扎肩膀了,影响我的睡眠,请你剪短一点。"年轻人的妈妈脱去了外套,递给二兰子,二兰子立刻拿衣服架挂好,回身取了干净的罩衫给她围好,扶她坐上转椅,拿了一条干净的白毛巾铺在她肩膀上,双手托起她的头发,对着镜子,不同角度地端详着,拿梳子梳理成几把,分别抓到手里,又照镜子,又比量长短,不是迟疑,是在内心翻阅着一个又一个的美发方案,反反复复地观察顾客的气质和着装风格,然后提出近乎完美的想法,和客人共同完成一件艺术品。

"阿姨,您看这样好不好?您的头发是烫过的,发根部分已经是直的了,这样的话,剪短一些后,破坏了原来造型的曲线,我给您先护理一下,然后修理发梢,吹风完型,回家后,自己每周护理一次,三周以后您再来剪短,到那时发质恢复的较好,我们可以做离子烫。您看可以吗?"

"我觉得有点儿扎肩膀,是不是过长了?"年轻女孩的妈妈说。
"估计是洗发的水质过硬,伤害了头发,造成不够柔滑,您要是嫌自己护理麻烦,每周来一次我这儿,我们给您护理也行。发质改善了,就感觉好多了。"
"那也行,我每周一来一次,护理头发,还能找中国人聊聊天,在家焖死了。"
"你好,我妈的护发要多长时间?"年轻女孩问二兰子。
"至少一个钟,"二兰子说。
"妈,你在这儿慢慢地呆着,我一会儿再回来。"女孩说完,转身去逛贸了,也没等妈妈回话。

"您是来看女儿的?"二兰子知道女孩妈妈的郁闷,开始了聊天模式。
"对,我是北京来的,来了二十七天了,女儿天天忙,就是在家也只会气人。"
"您老是退休干部吧?看着像大官。"二兰子说。
"在北京,副局不算大官,现在退休了,我也就是普通一兵,人民群众。要在你们这西方社会住一段时间。"女孩妈妈说道。
"哟,局级还不是大官?您都有专车了。看这西方资本主义还行吗?"小潘插嘴说。
"西方国家好就好在民主,公民可直接行使权力,不过中国的民主集中制是最先进的制度。西方国家学不了。"
"公民行使权力?我是公民,我能干啥?"小潘说。
"孩子,你们这里正在选举,你要去投票去支持你喜欢的政党。这是多么神圣的权利。"
"我?我去投票?NO,我投与不投都一样,反正就那两个党,轮流执政呗!"小潘说。
"你和我的女儿一样,漠不关心天下事,这样做不对。"
"兰子姐,你去投票吗?"小潘问二兰子。
"我和老刘每次都投给自由党,我忘了是为什么了?反正老刘懂。"二兰子说,
"你瞧瞧,你瞧瞧,你们这些人,有了权力,不尊重自己的权力,怪不得美国人民选出了特朗普,拿民主当儿戏,这样的话,民主就是笑话。"女孩妈妈略有激动地说。"你们要仔细想想自己的诉求,认真研究竞选党派的纲领和政策,做出贴近实际的选择。不能盲目地投票或不投,你不去投票,就让哪些有不良企图的人占尽先机,让少数人占去多数人的话语权,到头来,你们承担不情愿的选举结果,这样不好,很不好。"
二兰子和小潘交换了一个眼神,意思是,瞧,遇见认真的人了吧。
"阿姨,你让你女儿投谁的票?"二兰子问道。
"我看了一下自由党的政策,以及自由党的一贯立场,相较于保守党的减税口号和支持本地的发展策略,我让她去投自由党,可她不去,她不关心政事。"女孩妈妈的语气中有些失望。
"阿姨,您移民了吗?您赶紧入籍,我们选您,我们这里的华人缺您这样的领头羊。"小潘说。
"我是中国共产党党员,我不会入籍的。你们年轻人要了解时事,关心国家大事,尊重自己的权力。"这次真的是失望透的语气。
"阿姨,这次选举有好几个华人代表,我不了解他们的党派,但我知道有人替我们说话。"二兰子补充说。
"所以呀,所以你们要去支持你们认为正确的选择,去投票。"
二兰子给她涂抹好了护发素,她就坐在那里,一条一条地讲民主的重要性,然后又讲统一意识的重要性,还把台湾当作反面材料批评了一通。小潘和二兰子故作认真地听着,不失时机地问个为什么。二兰子的盘算是,这二十几天,可把我的干部同胞憋坏了,今天一定让她说个痛快。

一个小时后,女孩回来了,领走了她的妈妈,小潘悄悄地走近二兰子,小声说,"共产党是好样的,连西方民主的心都操了。"

福建小妹正好进店,问,"你们在讲什么?"
小潘回答,"我们大清早就上了一课,这次选举你把票投给谁?"
"啊?又选举了?我投贾斯汀.特鲁多,真帅气!"小妹懵懂地说。
二兰子强忍着笑,差点儿憋出内伤。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