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green

在枫树下,讲故事
正文

光屁股追贼--民兵连长

(2017-01-21 11:30:19) 下一个

  光屁股追贼——民兵连长

 
 
一九七六年七月二十八日,凌晨三点四十二分,冀东唐山地动山摇,一场噩梦般的地震把唐山市夷为废墟。
 
华北平原的家乡也被震醒了,那天是下着雨,正在沉睡的我被我妈喊醒,"快跑呀,地震了。"我没搞清楚地震是怎么一回事,但本能地跳起来,跳下土炕,往外间屋子跑,可门是插上插销的,怎么也打不开,妈妈还在穿衣服,我爸用力拉了几次,插销扣就脱落了,我们跑到院子里,对面屋的哥哥们早就跑到街上去了。我爸从放杂物的小房里抓出一领蓆子,然后带着我妈和我也跑到街上。
 
邻居们都已聚拢到街中心,我们三个人顶着蓆子在雨中喊着我的哥哥们,人们互相打听着那里是震中,我依然没有搞懂怎么会地震,只听大人们在说,是不是邢台又地震了?胆大的三哥跑回屋里去拿衣服,刚一出来,就听大地嗡嗡嗡响,地又抖了几秒钟,"余震!"知青们在喊,"谁也不要回家,还会有余震!"大家都站在雨中等天亮,芦蓆下挤了好几个人,都是小孩子。
 
终于天亮了,生产队长来通知,震中是唐山,赶紧搭防震棚,近一两天还有雨,不要回屋睡觉。
 
于是各式各样的防震棚就在一天之间占领了村子外围的每一个场院,我爸从工作单位搞到一块大苫布,几根椽子木架起三角架,再绑上几根横撑,铺上木板,再铺芦蓆,把苫布盖好,绑好,就有了临时的家,我的主要任务还是看好那两头猪,一是猪聪明,地震前会不安,乱跑。二是有的人家像疯了一样,开始杀猪,杀鸡,吃白面。我妈怕那些人偷走,所以我家的防震棚离猪圈不远。
 
接下来的几天都是住在防震棚里,晚上时,会有大喇叭广播,让人们不要住在房子里,民兵会沿街巡逻,防火防盗。
 
谁知道这防震棚一住就是整个一夏天,秋天凉了以后,人们才陆续搬回家,可学生上课依然是在小树林里,没有作业和考试,刮大风和下大雨就是休息日,我们确实挺喜欢这样的日子,早起先听大喇叭喊上不上学。
 
说了半天,还未出现贼呢,因为一夏一秋没有一起盗窃案发生。
 
入冬了,人们除了睡觉前把衣服备好,随时预防地震好跑,晚上的民兵巡逻也撤了, 一切恢复正常。
 
阳历年过后,一家人的新婚房被盗,钱和新衣被偷走;一周后,一老人家的房子被盗,两袋面粉被偷走;两周后,又一老人家里被盗,钱和衣服被偷走。村里的治安员急了,安排民兵晚上巡逻,可还是时不时地就冒出一起盗窃案,村里一时家家自危,晚上没人出门,睡觉也警醒了许多。
 
北方的夏天来得颇快,五月份还没有过完,人们已开始穿短袖了,一天晚上,半夜时分,忽然听到街上噪动,接着是有人高声喊打,我妈催着我爸穿衣去看一看,估计是抓到贼了。
 
故事的经过在第二天早上就已经是完整的了,原来是地主崔庚寅昨天去儿子家吃晚饭,饭后觉得不舒服,儿子怕老人家出事,就让他睡在自己家中,安排小儿子和儿媳去老人的院子里看家,因为粮食都在老人的房子里。
 
小儿子叫崔志成,新婚不久,大家懂得,年轻人做那事比较频繁,半夜时,崔志成一时兴起,没吱声,准备偷袭自己的新媳妇,就把自己蔫巴俏地脱了精光,正欲动手,听到院子里有声音,他就悄悄地起身,光脚躲到门后面,同时抄起门边的烧火棒子,模糊地看到一把刀从门缝里插进来拨动门闩,他屏住呼吸,耐心等待,门闩开了,门被轻轻地推开,小偷刚要往里走,他是手起棒落,小偷的刀落了地,他又是一棒打出去,只划到小偷的后背一点点,小偷转身就跑,他是窜出来就追,过院子的门时,他打到小偷一棒子,棒子飞了, 他紧追,小偷一挥手,一长手电筒砸到他的脸上,手电筒也掉了,两个人是一个拼命地逃,一个是死死地追,而且还在喊抓贼,崔志成几次伸手欲抓住小偷,可小偷没有上衣,根本抓不住,俩人跑了一整条街,突然前面的小偷被什么绊了一下,踉跄倒地,崔志成骑到小偷身上,挥拳就打,一边打一边喊,这时有动作快的邻居跑出来,拿手电筒照着这一对地上翻滚的俩个人,分不清谁是小偷,一个满脸是血,一个是…..民兵连长,连长只穿一条裤子,另一个一丝不挂。谁也不停手,谁也不松手。
 
几个邻居围上来,按住他们,崔志成喘得上气不接下气地说,“他是,他是,小偷”。民兵连长只是喘气,不说话,胆大的小伙子上去一脚踩住连长,“说,是不是?” 连长没有说话,答案太明显了,几个人把他一通狠踹,这时有邻居给崔志成拿来一个大裤衩,让他穿上。过了一会儿,治安员带着两个民兵来了,把被踩在地上的连长绑了起来。准备送到派出所。检查崔志成没有大伤,告诉回家穿衣服,也去派出所。
 
原来是在大家都住防震棚时,民兵连长利用巡逻的机会进到每一个估计不太穷的家里摸了底,然后等取消了巡逻就开始行窃,偷的衣服和粮食先藏在自己家中,找机会转到十几公里外的妹妹家,或卖或藏,后来被找到一部分,天气转暖,为了防止被抓住,他都是光膀子光脚行窃,结果无巧不成书,碰到小年青的崔志成和爷爷换住了一晚,恶迹败露。不然谁也不可能怀疑到民兵连长贼喊捉贼。
 
俗话说,光屁股的追贼,胆大不嫌寒碜,可这一幕的的确确在七十年代末的华北平原上演过,崔志成也成了小镇的名人,如果问光屁股追贼家住哪,都会指向他的家。后来改革开放,他先成了包工头,后开了建筑公司。
 
公审大会时,许多人都去看了,民兵连长被开除党籍,判刑五年。送到新疆去劳改。
 
此连长就是当年打死刘顺田的主要行凶者,终于恶有恶报。
[ 打印 ]
阅读 ()评论 (6)
评论
happybob 回复 悄悄话 好文,有意思。
wingreen 回复 悄悄话 刘顺田是《白菜包子》里被刑讯而死的特务
偷来的菜谱 回复 悄悄话 过后想想当时的情景,真的是搞笑
sog 回复 悄悄话 怎么到了突然冒出个刘顺田?
不言有罪 回复 悄悄话 呃,你肯定不是在抹黑?据说,毛时代是夜不闭户路不拾遗,人人高风亮节的。当然,我们在毛时代长大的,都知道那是个恶魔当道民不聊生的悲惨世界。
石假装 回复 悄悄话 写得真生动。民兵连长代表了那场革命的一部分,被这样的人统治可悲。终于得到报应了。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