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ne with the wind

随心而飘, 随意而写。 我自流连随风笑,凡人痴梦各不同。
个人资料
心雨烟尘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这世界这么小给,我抽牙神经的医生原来就是他

(2020-01-15 04:26:38) 下一个

这世界这么小,给我抽牙神经的医生原来就是他

在我一脚跨进牙医诊所,刚刚和前台秘书打个面招,戴眼镜口罩、皮肤白皙细高个儿、着深绿色手术服的G医生,带头叫了起来,“VIP到,请坐一号一座,为人民服务现在开始。”
呵,这么一个鸡蛋壳大小诊所,三四个座位上,也就是这么一个座位空着,我当然只能坐这个一号一座啦。不过这句玩笑话,却引出了一段令人想不到的有趣故事。

这是我第二次看见这位G牙医。凯撒医疗保险对我们员工很慷慨,但是KP没有自己牙医系统,每年支付的牙齿保险,一般人大概就够洗洗牙了。当然,我不会错过一年两次洗牙的机会。几个星期前去洗牙时,告诉我的牙医,现在右上侧牙齿对冷热都很过敏,会不会有蛀牙?
“你就下个星期三来看G医生吧。”我的看了十多年的牙医,不幸右手骨折了还没有全愈,请来另一位G医生来代班。我这人比较刻板印象,遇到新牙医马上要打听何方神圣?不过G的医学背景够坚强,经验也很丰富。没办法已经是年底了,看与不看,牙齿保险过几天都得归零。

第一次见他,我主诉,“最近几周经常有右边上侧牙齿疼痛,会不会是蛀牙?要不要补?”
这细高个儿在我口腔牙齿的键盘上用小锤敲敲打打,马上得出结论,“你不是蛀牙,你需要抽神经。”一听到要抽神经,我身上自主神经马上就先抽了起来。就在十月回国的时候,我一年没见的一个大学同学,满口白牙中有一个黑黑的牙守在门前,她一见我,马上把手捂住嘴巴,很不好意思的告诉我,都是抽神经的结果。我这才第一次知道,原来抽了神经的牙齿是可以变黑的,这模样太恐怖了。想着,要是发生在自己身上,弄不好还会造成抑郁症呢。
“这牙神经可不可以保留不抽?”我小心翼翼地问道。
“可以,我全听服务对象的。不过,你现在就可以回去了,今天算是白来了。“G医生也不紧不慢地回答道。
“如果不治疗,会有什么后果呢?”我展开了习惯性的为什么呢?
“那就疼着吧。然后从牙髓炎到根尖周炎了可能就没那么疼了,再然后不幸到颌骨骨髓炎了再继续。“G医生神情娴熟地回答着。

“抽牙神经有多少步骤?“我追问道。
要知道,我们的牙齿并非是实心结构,相反,牙齿内有牙髓腔的空心结构,牙髓腔主要包含神经、血管、淋巴和结缔组织。所以我们要知道,牙神经属于牙髓的一部分。而且我们通常所说的“杀神经”是根管治疗的一个步骤,根管治疗是治疗牙髓一种比较彻底的方法,包括抽神经,根管预备,消毒,充填。当你的牙齿因深的蛀牙等牙体疾病出现剧烈疼痛(尤其是晚上)时,你的牙齿可能已经不再健康,牙髓已坏死或者发炎,那么就需要做根管治疗。牙齿没了牙髓,牙齿失去了来自牙髓的营养补给,牙体硬组织会失去活力,牙齿就变成一颗“死”牙,久而久之牙齿就会老化变得脆弱,出现咬硬物时易劈裂的情况。另外,没有了牙髓的一部分人会出现牙齿变色的情况。这也是为什么医生在做完“杀神经”治疗后建议患者做个牙套了,也是保护牙齿,让牙齿用的时间更久一点。
G医生侃侃而谈,我一声就知道他非常专业。
“你今天算是碰对人了,我就是专门抽牙神经的专家。告诉你过了这个村,没这个店。“G医生非常得意地自豪着。
在专家面前我完全心服口服,然后一下决心“抽!”

“来的客人都被你说的心服口服的,个个都要抽牙神经,您这不是要忙死我们的节奏嘛。”穿白底蓝花制服短发助理也一边打趣道。
“为人民服务,担当起该担当的责任。” G医生马上把他的工作与习主席执政理念并蒂开花。

G医生曾在自己的微信里这么写道:今天刚出锅做的右上智齿根管充填。 就根充本身来讲,种植牙对病人来讲太贵,他上半口只缺右上两颗磨牙,若拔掉右上智齿将来活动假牙极不稳固,所以我们诊所几个医生决定保留智齿根冲后做冠,将来做桥或者单侧活动义齿都会有一个稳固的基牙用来挂假牙。试着保留右上智齿,哥哥目前似乎是根管充填第一主打,只好由我受难,历经1个半小时,才完成,事毕浑身汗水淋漓,倍感生活艰辛,特此留念以自勉。

 
 
 
 
这人和人之间,有个信任度。我感到这个牙医团队非常有趣,而且很深得人心。于是脱口而出,“你们这个团队风趣幽默,配合默契,善解人意,能说会道,很容易赚取客人的信任度。”
“哦,不但会说还会写呢。”G医生马上跟进一句。
“会写? 写哪方面的文字?”我一听到会写,马上就没有抵抗力。
“政治评论;古诗韵赋;”G医生胸有成竹地回答。
“大洛杉矶地区,人人都知道,1300中文台有个晚上6~7点的rush hour,赵广渝主持的尖峰时刻,你听吗?”我好奇道。
“不但听,我还是这个节目忠实call
 in 听众。”G马上激昂地回答。
“那您是?”我试探道。
“谢谢主持人给我机会。”
他的声音如一槌敲在椅子上,噌的一下,立马把我从椅子上弹了起来,“原来那个人就是你。”
这下轮到我不淡定了。

每天上班的路上必听rush hour,我期待的一个call in 声音就是:“谢谢主持人给我机会。”
这个听众回答问题的方式很与众不同,常常总结性的摆上1,2,3,4...条理分明,思路清晰,分析到位。有时也很激进,有时候再说上几句古诗。一听就知道这不是一个等闲之辈,不过,也许是一个退休的老头,无所事事,整天守在收音机边,就等着和主持人分析时事。

现在看见这么年轻,这么帅的牙医,原来就是“谢谢主持人给我机会。”一下子我的认知全崩塌了。

“您的金句,‘谢谢主持人给我机会’就是您的标签。”我马上乐不可支道。

“这赵广渝对很多事情都非常有个人偏见。而且很不尊重打进热线的听众,经常挂我电话。我必须开头感激地说,谢谢主持人给我机会。让她听我把话说完。现在情况,果然有好转。”G医生不无感慨道。
“我听了这么多时间您的call in,但是从来不知道你的职业身份。”我又按捺不住起来。
“不敢透露啊,我怕挨揍!”说完G哈哈大笑起来。
“您工作也很忙?怎么打call in 呢?”我打破砂锅问到底。
“很多时候,我是下班路上打的。”日理万机G医生真是时不我待呀,足见他热衷参与,思维敏捷、善于总结、勇于表达。

记得有一次谈到要在南加Temple city给无家可归者建房,G就大鸣大放,“无家可归者就应该关进集中营”。可无家可归者中并非只是酒鬼和吸毒成瘾者,还有部分是退伍老兵。

还有讲起加州对非法移民的容忍,G就直截了当地,“让他们滚回自己的家乡去。”
主持人问,“你是不是移民?”
“当然,可是我是个合法移民。我辛辛苦苦的赚钱、缴税,凭什么要养活哪些寄生虫。”G讲话永远就是这么立场坚定又爱憎分明。

当年讨论北韩要使用核武的时候,G说,“就怕流氓有文化。”

就是最近,美国刺杀伊朗将军,斩首苏莱曼尼。一直是川粉的G终于忍耐不住了,又大放厥词。上两任总统领导的政府都对杀害苏莱曼尼态度谨慎。因为他们评估,苏莱曼尼死亡和他活着一样危险。美国人并不会因此而更安全。相反,与以往相比,美国公民正在更广阔的战场上面对更多遭到攻击的危险。伊朗军队是伊朗的核心组织,革命卫队又是伊朗军队的核心机构,负责境外任务的“圣城军”则又是革命卫队的精英骨干,而执掌“圣城军”的苏莱曼尼不仅仅是伊朗最高阶军事将领,更是饱受伊朗国民爱戴的公众人物,其低调沉稳的性格,令其同时受到伊朗激进保守派和温和改革派的信任。特朗普为何要在此时下令除掉如此重要的风云人物?他给出的理由是:“苏莱曼尼是策划杀害数百名美国人行动的墓后主使”,“他正在策划更多袭击行动”。但这样的说辞很难让所有人信服。特朗普选择了一种最极端、最不现实的方案。

比起政治评论和抨击我更感兴趣的是诗词。
“您的诗歌发表在哪里?”
“来,扫一扫,扫一扫。”
我话音未落,他已拿出手机,等我加微信。
我慢了半拍,我这人不太随意在微信里加别人为朋友。第一,我在微信上,基本上不发信息。非常偶然会发一篇我写的病房里的故事。第二,我也没这么多的微信时间去关心别人发的吃喝玩乐。近二十个Group已把我搞得晕头转向,在微信上,我和别人互动不多。因此认定,别人加我就是浪费,我加别人也如此。
“你扫还是不扫?我还要做下一个病人呢?”G看我犹豫在那边提醒了一句。
“扫!”为了这文字,挣扎地在喉咙口我吐出了一个字。

 
 
 
 

我的牙医真名我当然知道,他的笔名叫“关山”,他的政治评论文章言辞犀利,分析到位。一般都发表在《世界日报》上。光看标题就直击耳目:
香港的人性 从来只归顺強者;
香港动乱中美博弈与政治勒索;
刺杀何君尧香港正走向悬崖;
人权是斩向正义的弯刀;
NBA高官大嘴傲慢 目空一切;
极端自由理念 换得血案连连;
等等几十篇政治评论文。

再来读读他的几首近作诗词。

《七律》冬日感懷
關山

2019年12月7日起稿。

豈怪天龍抖玉鱗,山河一色意如新。
瓊梅牖外堆紅瑙,仙柏山巔聚朵雲。
子厚謫湘三省悟,潤之入陝亢龍吟。
英才自古難沉寂,各領風騷任爾欽。

牖:音同“有",窗戶的意思。
子厚:唐代大文豪柳宗元,字子厚,謫貶湖南永州時著有著名五絕《江雪》,其中有“孤舟蓑笠翁,獨釣寒江雪”之句。
謫:音同“折”,古代官員被貶下放之舉措。
潤之:毛澤東字潤之,1936年2月經長征進入陝北,寫下了著名的《沁園春·雪》,這首詞氣概非凡,筆調豪放,是近代中文古詩詞的上佳之作。

《七律》2019聖誕夜聚餐(草稿)
關山


2019年12月26日起稿。聖誕夜受Michael李邀請,去他朋友家聚會,驚奇於年輕孩子們高超的烤羊肉串技巧和茄子羹的手藝,感覺自己真實的進入了“舌尖上的中國”的情景中,品嘗了絕技美食,特以此賦記之。

赤焰翻騰碳火熏,
冰寒雖至有心情。
舌尖慎吮滴香串,
潤口頻酌茄子羹。
好友七八說近遇,
茗茶一盞品時新。
人生在世求歡聚,
紅酒三杯論古今。

 
 
 
 

《七律》深秋紅葉
關山
2019年10月14日起稿。

十月楓紅煜色嬌,
落英遺韻湧心潮。
黃昏獨坐情難已,
誰憶當年膽氣豪。

作为一个关心时事的幕后者,我每天还会津津有味听着rush hour. 在各持己见,龙虎争斗的发言者中,有一位技术精湛、思维敏捷、古诗墨文的call in 者,他不但能说还敢说,不但敢说还能写,他就是我的牙医-G.让人在忙碌的生活里又多了一份有趣的远方的向往。

                                           (本文照片由关山提供)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6)
评论
心雨烟尘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lilyzyl' 的评论 :
谢谢Lily文友,请查悄悄话。
lilyzyl 回复 悄悄话 这个医生诊所在哪里啊?正想换牙医呢...
心雨烟尘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cyberbug' 的评论 :
哈,半个上海人,半个北京人,不就是跟着爹妈吗。
他是正宗科班牙医出身,但不是在上海读的。您对医疗系统这么熟悉,莫非也是现在的交大人^_^

看来G的名气还真不小,提到“谢谢主持人给我机会”竟会有这么多耳熟能详的共鸣。

谢谢文友cyberbug,鼠年快乐,多打油哦!
心雨烟尘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二胡一刀' 的评论 :
哈,现在可以释怀了吧。
祝一刀文友鼠年快乐!
心雨烟尘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菲儿亲,侬额名句名言用来如此神作把我的自主神经也再一次吊起来了!
啊哈哈,要向文学城的风标看齐是不容易的!

抱抱亲儿,鼠年快乐!
cyberbug 回复 悄悄话 有意思,这个“谢谢主持人给我机会”是给人印象非常深刻的。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他最早上赵广瑜节目时是做嘉宾的。可能跟赵不是太达,就只能call in了。北京人听口音就知道,怎么又是半个上海人?在那儿上的学?如果是学牙医的话,该是现在的交大医学院了。
二胡一刀 回复 悄悄话 完全支持你的提议,就麻烦你去把这个收容所和集中营都分不清的糊涂蛋揍一顿。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心雨的每篇文都写得这么好,有内容,有笑点!抽神经,让我都吓得神经吊了起来。“谢谢主持人给我机会”让我想起了Dave Ramsey的“better than I deserve ”经典名言,哈哈哈。。。
心雨烟尘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我胖我的' 的评论 :
小胖妹妹啊,这洛杉矶藏龙卧虎的人还真不少。我粗粗的看了一下,从2017年至今,他单在世界日报上发表的政论文章就有50篇以上,诗歌更是不计其数。以前只知道他在电台里call in能说会道,特别有自己的见解,敢于说真话,现在才知道,原来人家是有文化底蕴托着的。

我也在这牙医诊所听说,有很多医生文武双全呢。

谢谢妹妹!
心雨烟尘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迪儿' 的评论 :
啊,迪儿,原来我们也是一个屋檐下的,握手!
我也听中迅,高宁的《今日话题》,这应该算是1300的灵魂节目了。因着我的工作是7p~7a,因此上班听《尖峰时刻》,下班听《今日话题》。

这G医生若是不开口说话,就是一个文质彬彬的白面书生,诗人气质。迪儿也说对了,他是一半上海人,一半北京人,但从小生活在北京,所以是京片子了。

迪儿听过他的发言,我周围熟悉的中国同事,也听过他的发言,大家不谋同辞。这会儿见到了本尊,直让人跌破眼镜。

哈,下次再听估计他还是那么皮,但自然而然会想到他还那么有文化。

谢了迪儿亲!
心雨烟尘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山里人家168' 的评论 :
生活还真不容易,我在医院里看见的这么多的Homeless 真是本生就有很多问题。
谢谢山里好姐妹的理解和共鸣。
心雨烟尘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二胡一刀' 的评论 :
一刀文友,G医生还真没赚到多少钱,没看到他做一个牙髓腔治疗浑身大汗淋漓一个半小时吗?不过有一点你俩很像,喜欢泄愤。您这会儿不就和他打平了吗?还窝着一肚子气吗?俺知道他在哪儿,要不要去揍他一顿?哈。。。
我胖我的 回复 悄悄话 哇,这真是个人物啊,文武双全。看来不会作诗的牙医写不了好政论。
迪儿 回复 悄悄话 心雨的偶遇太戏剧了。我对这位听众印象深刻,若是我,也会从治疗椅上弹起来的。

我早上上班开车主动听《今日话题》,下午回家时被动听《尖峰时刻》。对这位“谢谢主持人给我机会”太熟悉了,以为他是一位生活不顺愤世嫉俗的北京大爷,竟然是一位儒雅医生。以后再听,感觉会不一样一些。

可惜,我离得比较远,冬天天黑得早,收音机信号很差,《尖峰时刻》听不成了。等白天长了,信号变好,再接着听他的高论。
山里人家168 回复 悄悄话 一楼别那么激动,昨天与来修仪器的白人工程师随便聊起加州要把流浪汉收容中心盖在哪的问题,他就说为什么不集中盖在几百里外的的地方呢,我知道持这种态度的人很多没挣多少钱,辛苦工作的中产而已。
二胡一刀 回复 悄悄话 这个抽神经的医生自己就是神经。挣了点钱把自己当回事了,把人关集中营的屁都放得出来。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