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千北

我不是专业医生,但对防病治病有兴趣,想多向大家交流,学习,多蒙恩惠。
个人资料
正文

老年痴呆 · 铝元素 · 及其他

(2013-06-17 23:32:41) 下一个

非常感谢满地找牙和御用文人2位网友关于铝与老年痴呆症的信息。

满地找牙给的信息(2011年一篇回顾铝元素与阿尔兹海默病关联研究的review http://bbs.wenxuecity.com/health/367846.html)。

御用文人的转发(铝是否是老年痴呆症的罪魁祸首?转引的这篇文章罗列了双方的根据,http://bbs.wenxuecity.com/health/367846.html)。

看后,有一些想法。

  1. 满地找牙给的文章,令人信服,铝元素与阿氏症有关。
  2. 御用文人转载的文章,假设转载报道给出的事实确凿,至少从上海铝厂的结果看,铝元素与阿氏症相关性不大。我的姨妈是医生,在一家很大的炼铝厂医务室工作很多年,从没听她说过厂里阿氏症发病率高。她已经患癌症去世,无法再去询问。直到78岁临终前,她头脑一直极为清醒。岭坡树村的高老年痴呆症发病率和随后的锐减,如果是事实的话,说明阿氏症与高浓度铝污染有关,但与以前积累的铝无关,或相关性很小。
  3. 与遗传有关。对于男性同卵双生子,他们的基因完全一致,如果一个患有老年痴呆,另一个得老年痴呆的可能性为45%。其它因素也起作用,对男性同卵双生子,如果一个患有老年痴呆,另一个终身不得或很晚才得的可能性为55%(见http://www.usc.edu/uscnews/stories/12030.html)。

在不考虑遗传因素的前提下,我的看法是,

  1. 进入脑部的铝会影响(增加)阿氏症的发病率,但除非浓度极高(例如岭坡树村的水平比正常值高出28倍),铝的影响可能不大,而其它的因素很重要,否则无法解释何以在采取保护性措施后(大大减低铝污染量),岭坡树村的阿氏症发病率很快锐减,似乎回归正常发病率。也无法解释铝厂的人群阿氏症发病率未见异常。
  2. 反过来看,如果铝对阿氏症的影响很大,很重要,那么因为铝的重度污染,阿氏症(或老年痴呆症)发病率除了会大大上升外,病人的发病年龄也应大大提前,我没有看到文献提到这一点(有谁知道的,请分享),岭坡树村的情况也与之不符。脑子里的铝超过正常值28倍,这个数字非常非常的高,但60岁以前的人发病率不显著,似乎与正常无异。如果没有别的重要影响因素,应该在50多岁,甚至40多岁的人群中发病率也应大大上升(由于不知道岭坡树村的样本大小,无法进行计算与比较)。在采取保护性措施后,发病率回归正常或接近正常,已经积累在脑子里的高浓度铝的影响不会突然消失吧。
  3. 有其他的因素,而且其他的因素对阿氏症的影响大大超过铝的因素,以至于铝的影响能够被大体掩盖。比如年龄的因素,是否经常用脑,全面用脑(脑的活动部位很多,范围广阔),等等。这样容易解释为什么铝厂人群的阿氏症发病率未见异常,也可以理解在采取保护性措施后,岭坡树村的阿氏症发病率锐减的问题。从很多报道看,显然经常用脑,全方位的用脑很重要。人们观察到,退休后过舒适生活,很少做家务,社交活动不多的人,容易的老年痴呆。那些人即使看书看报看电视,大脑的活动部位仍然是他们喜欢的那一小部分。不要小看做家务,带孩子等事情,需要记忆,计划安排,考虑协调很多因素,还要动手,牵涉到的脑的活动部位远远超过数学计算。

 

总之,我赞成当心并注意减少铝的摄入量,赞成注意体育活动。虽然我们不能改变自己的基因,但还是可以做很多事情来减低或推迟发病。而全方位的用脑在我看来是极为重要的一条。

 

为方便读者,把御用文人转贴的网文再附录于下(满地找牙给的是英文,而且很长,有兴趣的网友可以自己去看)。

 

《铝是否是老年痴呆症的罪魁祸首?转引的这篇文章罗列了双方的根据》

 

辽宁省阜新县卫生学校吴琪医师给本刊来稿,要替铝说几句公道话。他谈到:国外有人报道摄入铝过多可导致老年痴呆。 一时闻,各报刊相继登载这一消息,许多人因之不得不一把铝制餐具束之高阁了。”“原来,有的科学家从老年性痴呆患者的脑组织中发现铝含量比正常人高二至三 倍,于是认定铝是导致本病的凶手。”“但也有一些科学家将患者的血液、毛发、脑脊掖的含铝量与健康人作了比较,发现两者根本没有明显的差异。”“现在美国 _科学家则说老年痴呆症是一种比已知最小的病毒还小一百倍的慢性病毒引起的。”“而市售的铝餐具,绝大部分是锯,钛等铝合金,它性质稳定,而且人体允许的日平均铝摄入量为85110毫克,使用铝制餐具不会导致铝中毒。

《科技日报》早些时候也发表文章说过:正常人对铝的吸收率甚低,通过铝制炊具而摄取的铝是微不足道的,因而不必望铝生畏。

可惜的是,这些为铝说话的论据看来尚不够充分。

 

又有报道

恰好在邀时,《环境保护报》于49日发表了《痴呆树揭秘》的报道, 说是海山县高河乡岭坡树曾出现一种怪现象:该村老人一到60多岁,一个个便先后发呆,有的傻笑,有的流口水,有的喘粗气……不少人生活不:能自理。经 查,惊奇地发现该村与铝制品厂相邻,便靠,铝锅、铝铲、铝筷子,甚至茶杯也是铝的。全村唯一的一口水井竟在铝制品厂排污道的旁边,井水混 浊不堪。经法医鉴定,该村老年死者的脑组织中铝的含量果然比正常人商出28倍。原来,致使老人痴呆的祸根就是铝。文章接下来,于是,海山县政府对岭坡 树采取了保护性措施。从此,痴呆树再也投有出现过痴呆了。不过,如果说铝中毒是长期积聚所致,阿以一下子就痴呆全无了呢?文章对此并未作出解释。

 

早在1986年,《中国食品报》就报道,我国医学工作者呼吁,应尽快淘汰铝制餐具,并声称食品卫生监督机构、商业部门、炊具生产厂都有义务和责任过问这个问题。理由也是:铝离子可使幼儿智力发育异常或迟缓,加速脑组织老化,诱发老年性痴呆。

请看,铝的问题如此迫切,人们能不加以重视吗?

孰是孰非

我们考虑,铝在自然界的分布很广,几乎无处不在,水里有,泥土里有,食物 里也有。农民世世代代用以净水的明矾就是铝。胃肠溃疡病人往往要长期服用含铝(如氢氧化铝)药物.铝制炊具也早就进入了寻常百姓家。铝并不是人类的新朋 友。现在既然提出了铝的严重危害问题,既然曾有读者对此表示过关切,作为医学保健科普刊物,似应尽力给广大读者提供一些孰是孰非的材料.于是,我就向有关 单位、有关人员请教了。

 

在研究所里

痴呆是一种智力缺损,是一种精神疾病,当然与脑有关。所以,我首先求教于中国科学院上海脑研究所。复信说是本所目前没有人从事老年性痴呆病因的研究。登门以后仍是这样答复。转而请教上海生理研究所,从事过研究微量元素的于宗瀚副研究员等同志对铝与老年痴呆相关的说法持谨慎的保留态度,他们答应有机会用动物实验一下再说。他们的家庭使用的都是铝制炊具,他们目前并不担心铝毒。
  治痴呆网_中国第一防治老年痴呆门户网站

我又来到上海市劳动卫生职业病研究所。该所职业病科的医生因为讲不出什么避而未见。业务办公室的两位中年医师告诉我,该所建立30年来,尚未发现铝材厂、铝品厂的工人有过什么职业病。

到铝厂去

我想到了铝品厂。我寻思,假如铝能给人们造成危害,铝品厂工人势必首当其冲,因为他们成天与铝打交道。。。。。。。。。。。。

 

在号称全国最大铝品厂的上海
  copyright 治痴呆网

铝品一厂,原是技术人员,现为工会主席的沈国胜同志说道,他们已从报上看 到铝能引起痴呆的消息,但他和他的同事不相信。他说,该厂生产铝饭锅、铝菜锅,铝盆、铝盘已有68年历史,产品远销海外。目前退休的334名工人中,无一 例患老年性痴呆。不仅如此,这些退休工人还大多被聘请到外地企业去搞技术服务,从智力到身体,他们都好得很。他说,他曾去日本考察过铝品生产,日本家庭炊 具虽大多使用不锈钢,但还有20%是铝制的。他说,牙膏用铝包装,软包装的可口可乐、啤酒,汽水也用铝,日本的罐头同样用铝。他说,读大学时没听说铝危害 健康,他们厂也不属有毒有害工厂,环保部门从未收过排污费,连溶化铝的工人也没有特别的营养补助,铝害之说从何而来!
  
www.zhichidai.com

防疫站同志的看法
 

我来到江苏省卫生防疫站环境卫生科。蔡祖根科长及科里的其他向志都不清楚 铝是否与痴呆有关,至少他们没见到有说服力的材料。他们说,徐州那里有个铝矿,生产中对环境有污染,不过不是铝本身,而是氟引起的。江苏另有几家铝制品 厂,可并未列入环境卫生的监测对象。该站食品卫生科科长、曾参加多本食品卫生营养书籍编写的周树南同志,对铝与痴呆的关系也说吃不准。他顺手翻翻《食 品毒理》,《食品卫生工作手册》(1985年版),说书上都未提及铝毒。
 

有关资料这样说
 

我从1982年出版的,由北京、上海等许多单位共同合作编著的《职业病》 书上看到:铝在自然界中蕴藏量很大,占地壳总量的7,45%蔓。铝及其化合物可经由消化道和呼吸道进入体内,但吸收率都比较低。”“进入体内的铝,可 分布于体内各个器官。肝、肾、脾,脑和甲状腺是蓄积量较多的器官。”“铝主要通过肾脏和肠道经由尿和粪便排出。虽然书中有给兔每日口服明矾0,1克, 观察一年,部分出现贫血的话,然而没有明确提出铝对神经系统的损害问题。
 

一些书报在谈到老年痴呆病时,常说它原因不明,也有说由于脑萎缩引起的。今年32日美国《新闻周刊》的报道则说:科学家最近取得了研究老年痴呆症的突破性进展,因为在患者第21条染色体上发现了此病的遗传基因。该报道说,研究人员认为,老年痴呆患者有家族性和非家族性。前者子女的患病机会为50%;后者的子女只是获得了某些遗传特性,至于是否发病,则受其它复杂因素的影响。

 

顺便提一下油条问题
 

近年来,国内不少报刊在大众食品油条上面也作了不少文章。起始说,炸油条 的油脂在高温状态下会起化学变化,会致癌。推而广之,就说炒菜时亦不可将油烧得太热。后由油脂研究所的同志通过实验观察,宣告这不会产生问题,此事才作 罢。然而一波刚平,一波又起,现在又有人对油条,油饼中要加少许明矾而忧虑起来。例如,今年就有文章说;明矾中的铝离子对细胞和神经有一定的损伤,故长 年吃油饼,会不同程度地蓄积铝离子,能引起老年性痴呆症。还有文章说,炸油条时,每500竟面粉就要用15克明矾。也就是说,如果我们每天吃两根油 条,.就等于吃了8克明矾。这样天天积蓄起来,其摄入的铝就相当惊人了。据说为了防止引起老年痴呆症,为了不让油条催人老,文章奉劝老人们,不要一年三百六十天,天天以油条为早餐”!
 

我不想再去调查油条,油饼中究竟加了多少明矾,有没有这样长年吃油饼一年三百六十天,天天以油条为早餐的嗜癖者。这里的关键仍在于;铝究竟是不是导致老年痴呆的罪魁。明确了这个问题,油条风波恐怕也就迎刃而解了。
 

疑问和看法
 

几经奔波,仍无定论。一向被视为无害的铝,忽然成了老年痴呆的 祸根,有关科学工作者显得茫然无措。他们都没有见到进一步的可靠资料,他们只能谨慎地声称吃不准。我呢?孤陋寡闻,学无所长,对铝的认识更肤浅,按理 就更没有发言权了。不过,我想还是把上述所知如实公之于众,由高明的读者运用自己的智慧去判别是非。当然,我还要_坦率地提出疑问,就现有材料看,导 致老年痴呆的 原因究竟是铝?是病毒?是遗传?医学家似乎仍在探:索之中。在这种情况下,我国医学工作者”(有几个?)就呼吁淘汰铝制餐具——这个涉及国计民生和一千 家万户的问题——是不是轻率了些?我国和世界各国使用铝锅的历史至少已有好几十年(一说三四百年),油条更是我国特有的美食(前几年还到国外展销过,且大 受欢迎)。如果它们确能使幼儿智力发育迟缓,加速脑组织老化,诱发老年性痴呆,确能有害健康,岂不是说,现代人的智力因为使用铝锅和吃了油条而较从前 低下了?老年痴呆者因此电越来越多了?而事实是,本世纪的科学技术发展远远超过以往,老年痴呆并未证明有所增多,人寿则大大延长了。看看今日的孩子,显然也决不比明清时代的孩子笨。对此,不知该如何解释?

 

按照现有材料,我的看法也是;恐铝症尚需论证。目前,用一下铝锅,吃两根油条,似不必过份惶惶不安。一旦有了可靠而明确的结论,我们都会老老实实地按照科学去办事的。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