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文明比较的恰当态度与健康的民族心灵(三)

(2016-08-20 23:09:58) 下一个

(根据与友人的微信聊天整理)

(三)希腊文明

古希腊文明一般从公元前八世纪开始引入腓尼基文字创造古希腊文算起。前古希腊时期在同样的地域曾经出现过的其他种族生存过的痕迹被称为米诺斯和迈锡尼“文明”,现在的西方主流教科书认为它与古希腊文明之间没有种族和文明传承的关系。考古学上如果稍微认真一点的话,特别是如果稍微参照一下西方学术界对中华文明的考古学标准,古希腊文明假如真的存在, 并且之能够被称之为文明,即至少除文字以外同时能显示社会文化生活其他方面的证据,应该不早于公元前四世纪。公元前四世纪后的希腊地域开始“东方化”,即从爱琴海以东的高文明地区开始学习文化,使用趋于成熟的文字,艺术化加工后的日常器物等。没有文字和艺术修饰后的器物,在我看来,只能算是自然生存遗迹或村落遗遗址等,不足以称之为文明,即很多人共享的大区域文化。希腊时期(Hellenistic period)之前,希腊半岛有一些原始生存的依据,乃至被拔高成米诺斯、迈锡尼文明等,按照当今严格到足以否定中国夏朝存在的西方学术标准,那不能算是什么文明。

举一个不怎么著名的例子,江苏高邮的龙虬庄,最近90年代发现了一个距今5-7000年前的新石器时代早期人类生活遗址,发现有文字,也有比较原始的质朴器物。而且那些文字也象形,也会意,但无法考证出与殷墟遗址文字的关系,所以我不将它看作中华文明的“起源”之一。虽然就考古证据而言,那里发掘出来的文物,文字,就其性质而言,与古希腊时期以前的米诺斯、迈锡尼文明类似,然而假如按照现今严格的考古学上的文明认定标准,应当算是在今天中华地域上曾经有人生存过的村落遗址,与米诺斯,迈锡尼“文明”差不多,只是比它们更早。

“古”希腊如果说文字才有这点历史,而且还是学习得来的,无论如何我感到很困难将它与其他四大文明并列。要知道,中国的编年史是从公元前9世纪周室东迁开始的。从没有历史记载的初期文明如众多类似龙虬庄的遗址,发展到到有如此系统的历史纪录,中间需要多么漫长的文明演变啊。相比较希腊文明所在地,几个孤零无关的遗迹或遗址如米诺斯,迈锡尼,古希腊,凑在一起实在没有办法与古华夏文明相提并论,无论从时间,地域,文字,文明所含内容等各方面!更不要说关于年代确定的证据实在太缺乏!!

上世纪80年代,我就开始怀疑希腊文明可能是古巴比伦和古埃及文明的衍生文明。因为希腊地区没有足以产生大文明现象的地域和物质基础。所有的其他四大文明的形成都具有发达的农业必须依存的大河流域。而富饶的农业是古文明得以形成和积累的必要物质基础。古埃及之于尼罗河,古巴比伦之于中东的两河流域,古印度之于恒河,古中国(延续到1911年)之于东亚的两河流域,都具备了一个原生文明得以形成的必要水文条件,以便支撑一个人类摆脱野蛮状态的文明第一阶段,——农耕文明。

希腊的大文明形成的水文条件在哪里?我找不到。

所以,我一直猜测(当时的阅读条件很差,读不到书),希腊文明应当是一种进口文明加上本土希腊土著对之加工发展而来的。

来美国后零星读到了希腊与其他地中海古“文明”之间的关系,让我觉得,希腊人与其他爱琴海诸多古民族基本上是同一类的,甚至落后于腓尼基,阿叙利亚等。因为存在着希腊从这些位于它东方的诸民族“东方化(Orientalization)”的过程。在这以前,希腊地区的人们生活的就像江苏高邮龙虬庄5-7000年前的人,自然生存,也有一些类似龙虬庄人的文字(线性文字A、B),但后来销声匿迹,与后来的希腊文明没有关系。当中国人开始春秋时代勾心斗角的大历史,甚至到了秦朝即将统一中国的时候,希腊人才开始真正形成和使用他们的正式文字,即,与今天希腊有渊源关系的古希腊文字。

你让我怎么标榜那是一个“大古文明”?

考虑到那个时期的教化古希腊的东爱琴海诸民族皆为古巴比伦的遗民,说希腊文明是在古巴比伦文明的余绪影响下发展而成的应当是有根据的。所以说,称希腊文明是一种次生文明是有充分依据的。(阿契美尼德与古巴比伦之间的关系暂不讨论)

最不可动摇的根据,就是这个“东方化”。这个“东方化”全方位地将古希腊在公元前8世纪之前的村落文化改造成了具有陶器,文字,以及后来的神话,戏剧等等文化成分的新型文明。这个时候的希腊文明在逻辑上有点像唐宋时期的西夏国,或者秦朝或者唐朝以后的日本“文明”,当然日本文明总体而言也是一种次生文明。只是我们现在没有确证徐福是不是真的到了日本。如果真的像日本人说的那样,那么这个次生的开始应当可以比较早地算到秦朝。

这也解释了为何忽然间在希腊凭地里冒出了博学广闻的苏格拉底,在相当于孔子的时代。通常这样的博学之士必须产生于宏大久远背景下的文明场景之中。

其实在孤陋寡闻的我后来知道“希腊东方化”一词之前,我已知道希腊是以海洋商务立国的诸多城邦国家。经由发达的海运商业交流,希腊人获知了很多来自东方个民族的文明成果,加以消化,综合等等。已经有充分的依据证明希腊文明的派生或次生性质

至于那个热情的德国商人海因里希和后来的英国考古学家在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考证”出来的前希腊时期,米诺斯和迈锡尼遗迹,结论得之仓促,饱受质疑。中性客观理性地去诠释的话,他们发掘出来的文物,不同时代混在一起,即便是最古老的部分也在时间上与古巴比伦,古埃及时期重叠;在性质上,与后来”东方化”之后的希腊出自同样的模版:都是海运商贸作为主要经济方式,进口文化,甚至不知道有多少改造,也不知道与巴比伦,埃及是什么关系(估计应当在行政上是独立的可能性比较大),但至少柏拉图的文章里大量提到埃及,甚至他关于大西国的描述也明白无误地说明转述自埃及传说。所以也很难说是原生文明!

这说的是希腊文明,西方文明的最主要源头之一,尚且如此次生,更不用说后来在罗马人以后的以高卢人,日尔曼人为主体的现代意义上的“西方人”的“西方文明”。称后者为三生文明或四生文明都是理由充分的。

关于古巴比伦(美索不达米亚)文明对希腊的影响,就我孤陋寡闻所知仅举几个很重要的成分:1)文字,完全来源于腓尼基,没有什么融合的问题;2)神话,有学者认为完全来自于美索不达美亚文学某些经典的再创造或者再表达。也有学者认为是依据这些经典对希腊本土土著神灵思想的重新表述;3)陶器,象牙,金属制品:来自东爱琴海诸民族的这些技术成为日后希腊地区的主流手工技术。这几方面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代表了一个社会文明生活的最(!)主要内容。

可以这么说,在当时的环地中海地区,越是靠近东方的地区,越是得到更多两河流域文明(如古巴比伦)的熏陶,其文明程度越发达。就好像当时的中原地区与周边夷蛮戎狄的关系一样。希腊在那时是比较边缘的蛮夷地区

有人觉得这样的历史似乎与他们心目中辉煌高大希腊形象相距太远。是不是当时的希腊融合了古巴比伦文明然后产生古希腊文明。我说,融合,你先要有自己的文明基础才能谈得上有资格跟别人去融合。希腊在哪个时候没有资格。只是一个被教化的地位。

这样说是有根据的:化,在先。东方化时期是西方学界公认的。希腊首先被东方化,开始形成文字,器物,神话;或者说,是当时地中海东侧文明影响波及,被开化。教,比方说,苏格拉底以及以后的学者都无一例外地谈到他们学习东方文明的前辈。

古希腊相对于古巴比伦文明,相当于西夏王朝在唐宋时期昙花一现。西夏的文字,器物,政治和社会结构,典章制度都来源于学习中原王朝,后来也与古希腊一样烟消云散。甚至不能与朝鲜、日本之于中原文明相比。后二者得中华文化精髓能够与其母文明一样,至少一直存活至今。

日本在明治维新后很发达,所以在亨廷顿那里获得了一个独立文明的光荣称号;希腊亦然。都是很值得人家骄傲的。

补充一点,上面这些叙述都是基于主流学界认可的考古资料所做的分析。实际上,主流西方学界至今仍然有一个被强力压制着的声音,否定这些考古资料的可靠性。乃至文艺复兴时期发现古希腊文献在可靠性上都受到了难以撼动的质疑。当然这是另一个话题。这里暂时不谈。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hola! 回复 悄悄话 谢谢,写得真好,不是介绍文明What ,而是从时空来看整个人类文明的连贯起伏,管它对错,只要是自己的视觉,今晚好好阅读,谢谢了
登录后才可评论.